第7章 无始杀来

……

无始钟从紫山离开,降临圣崖威压盖世。

让无数人都在猜测,是不是不死山中的无上存在破封而出,触动了无始大帝的后手。

整个北斗星域陷入莫名的恐慌中。

到处都在传,圣崖中,被镇压的无上存在被人放了出来,恐怖绝伦,将会掀起无边杀劫。

在得知圣崖的变化后,各大圣地皆想唤醒一位底蕴携带帝兵前往查看,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盖世人物也正在跨越地域而来。

众多底蕴查看后皆心惊,原本五十几座的漆黑大山,淌血的大成圣体石棺,无始大帝刻下的阵纹,通通都被磨灭了。

就连封神榜也不知去处,更不要说里面镇压的无上存在。

有底蕴看见莫名显现的身影,借助帝兵查探,却发现那至少是一位媲美大帝的无上存在。

如今脱困而出,想必整个北斗,将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东荒!

北域,蛮族中。

篝火旁,叶凡几人正用真龙神药和圣血帮助李黑水疗伤。

“我他妈早晚活劈了他们,将远古杀手神朝踩成狗屎!”李黑水咬牙道。

叶凡出言安慰:“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也建一个大教如何?”

“你想开宗立派?叫什么名字?”

“天庭!”叶凡吐出两个字。

“算我一个,我加入进来,君临天下,灭掉那些敌人。”李黑水当场响应。

随后他们讨论起最近发生的大事。

“圣崖被毁了,据说其中的封神榜和漫山遍野的帝纹都消失了,没有了踪迹。”

“什么?”叶凡目光惊讶,圣崖,不仅有帝纹,还有镇压的不死道人,他原本准备以后持帝兵解放封神榜,顺便将不死道人给斩灭。

一旁的一名老蛮说道:“没有错,各大圣地世家都携帝兵而去,查探后得出惊天结论,疑似有无上存在复苏,脱困而出……”

叶凡惊了。

不死道人,被无始大帝镇压万年都没死的恐怖存在,如今竟然脱困了!

当初有当世圣人庇佑都差点被绝世手段斩掉…

最近太古一族也逐渐复苏,人族如今,可找不到几尊王者和圣人。

更不要说无上存在…

北原!

王家!

闭关处,王腾无尽仙威环绕,如同真仙在世。

他挥手之间便有无数的法则呼应,所有的规则都在争先恐后的往他而来,想要为他驱使。

王腾走出闭关处。

一路上的王家子弟皆投来注视目光。

“腾儿!”

有人喊住了王腾,王腾定睛看去。

原来是自己的一位叔父,修为是仙台二阶三层天。

“叔父,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说道:“腾儿,你族帝王崇在外面被人废了,但因为是正常争斗,我们老一辈不好插手,所以想请你出手……”

王腾拒绝了。

“请恕腾儿拒绝!”

中年人着急了:“是那人先辱我王家,你弟王崇看不下去才动手的…结果那人却异常狠毒,且修为非常不凡…”

王腾思量一下。

“不是自主惹事?”

中年人喜上眉梢:“当然不是!”

“是别人先挑衅的?”

“五祖可以作证!”

王腾搜索记忆。

很快便来到一处院落。

一个年轻人苦海、仙台完全被废,躺在床上,寿元只有几年可活。

哪怕是大成圣体练成大药宝丹,也只能挽回生命,无法重新修炼。

王腾进入,沉默了。

床上的青年醒了,艰难起身。

“族兄…王崇给王家丢脸了…”

王腾伸手示意他不必起身,淡然且冷漠的说道。

“你的修为无法找回,轮海被废,可还想修行?”

床上的青年激动了。

“我…我真的还可以修行吗……”

“嗯…只是那修行之路异常艰难……”

“无论如何艰难,只要能修行,我都无悔。”

王腾驻足。

“此法只修肉身,名为古神诀。”

……

叶凡叫嚣神灵谷,且传出域外有一人名为“疯帝”,并且烙印下了一些景象,里面是老疯子手撕祖王的录像。

王腾了解消息后便继续闭关。

他如今的修为越发深厚,修炼在他这里,其他人所遇到的瓶颈,对他而言就像摆设。

修为深厚的让他都感到不可思议。

特别是体质,莫名便修成了万劫道体。

凭借大成圣体炼化的宝丹,他现在仅仅凭借肉身,就能硬刚叶凡的圣体而压制!

更不要说滔天的仙三法力和道则。

突兀之间,仿佛是几日半月过后。

当!当!当!

自从上次无始钟响起之后,再一次响彻整个东荒,传来了北原。

仿佛在昭告即将出世的祖王,有大帝回归,要镇压世间。

王腾目光明灭不定。

“当……”

王腾:“……”

无始钟声响起,过了五天。

他淡然的喊到:“弥老。”

老人穆然出现。

“我们去趟紫山!”

……

突兀,响彻云霄的无始钟仿佛被人强行按下了暂停。

响到一半的钟声没有了后续。

圣城内,有老不死的存在推测,无始钟哪里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

就在此刻,无上帝威降临北斗。

五域皆感应到了那盖世的帝威。

恍若无始大帝复苏。

无始钟压塌诸天,在紫山内与神秘的力量在斗争。

当!

钟声继续响了起来。

却不像是自主响,而是绝世生灵砸在无始钟上,才让无始钟响起。

当~!

紫山周围,普通的尘土早已成为灰烬。

无始钟被弥老一拳一拳的轰击,可怕的力量波动全部被控制在紫山内部,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当当当!

终于,裂痕出现。

任凭帝器神威盖世,如同大帝临世,也只是如同而已,算不得比肩更不要说等于。

“崩~”

无始钟打出哀鸣,钟声已经出现裂缝。

暗中的力道却没有任何减弱,反而越来越强。

无始钟被轰击成渣。

帝兵碎片将整座紫山都给射开,四散而去。

王腾:“叫你丫的吵民,遭报应了吧。”

……果然,话不能说的太绝对。

王腾心中伴随着便秘的表情。

看着眼前,令人顶礼膜拜的身影。

无始大帝。

他从仙域前的那个世界,撕裂了古今时空,跨越时间来到了这里。

虚空中,有两道身影明灭不定,王腾武道天眼死死运转。

他被弥老护住,仙威浩荡却没有伤到他任何。

惊天的帝威从紫山传出,太古族中,不死道人从神源中惊起。

“无始小儿!”

东荒人族,遮天蔽日的威压,虚空中大道被压制的景象以及君临整个天下的身影,无一不在告诉人族,大帝重临世间。

有斩道王者从闭关中惊醒,更有圣人喃喃自语。

“这……难道是圣崖内的无上存在……它还没死!逼的大帝虚影显现?”

几乎有三位将要化道的圣人向着东荒横渡而来,欲前往紫山查看惊人事实。

紫山上空中,无始的身影矗立在哪里,霸道且绝伦,伟岸无边。

他看向弥老。

无法看穿,帝眼之内,只是一片混沌。

又看向王腾。

普通圣人,目光便能破尽万物,灭尽生灵。圣人一眼,足矣让斩道王者退却。

更何况是大帝一眼。

仿佛时空被截断,王腾周身的时空都随着这一眼被定住。

无数的法则都在争先恐后的避开王腾,深怕伤害到他。

然,大帝之威无可阻挡。

紫山都在崩溃。

弥老伸手,施展惊天手段,化为一个轮回大世界,将王腾庇佑其中。

两道身影在虚空中对决,相对而立。

“人间何时出了你这样的存在……”

老人笑了。

“你可能忘记了…让老朽帮你回忆……算了,你现在也不知道…。”

王腾无法看见的手段在虚空中碰撞,溢出千万道莫名的气息。

无始大帝伸手一招,时间的力量在他手中生生逆天,无始钟碎片被他摄入手中,转眼间便以惊天手段修复。

当~!无始钟声响起。

“主动消耗本源……隔着很远的时空引动时间法则,好手段,好魄力!”

弥老似赞叹一般说道。

“你这样的人物……为何还留在这个世界…而且在我的推演中,你应该不存在才对……”

帝音轻轻传来,任何一个,都压塌紫山的虚空,让无数的黑洞出现。

王腾心惊,不愧为无始大帝,恐怕一声大吼,就能让整个北斗星域崩溃成虚无。

弥老突兀一笑。

莫名之间,老人的身影也如同跨越时空一般。

轰!

那片空间的所有时间都溃灭了,王腾天眼流血,也无法看清。

轰!

突兀有一轮弯刀明晃晃的袭来。

“不死天刀!”

王腾内心卧槽。

天刀无情,向着无始大帝斩去。

一刀之下,混沌海都被撕开。

然而无始战力惊人,即便以一敌二,也没有任何畏惧。

就在此时!

有另一件仙兵从虚无中冲出。

另一位红尘仙!

王腾:“……”该怎么说呢,好像感觉这一次吧,彻底玩大发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