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高原来人

王腾从北原出发,向南岭而去。

叶凡最近的消息是在南岭传来。

灭杀了因为剧情不可逆转性而去找蛮族的太古生灵。

更是大开杀戒,只手之间,杀大能如同屠狗。

南岭!

朱雀城!

城内一座开阔的古宅,园林成片。

为神灵谷一族的重地,当初十二年前,与王腾同行的少年紫天都传出消息在这里。

无数强大的太古生灵在这里蛰伏,大能都不是少数,更何况天骄的紫天都。

但今日。

有惊天杀气冲宵,惨叫声不断,古生灵的头颅飞向空中,鲜血淋漓。

“是他,圣体,在为他的朋友野蛮人报仇。”

“这样的强势与可怕!”

叶凡手持滴血的剑,杀到府邸深处。

“紫天都滚出来授首!”

“你就是那个圣体,真的回来了。”

有人形生灵走出,紫发紫眸。

“我族帝回东荒了……让我看看,你圣体有什么本事。”

炮灰的路一去不复返。

王腾刚到南岭城池,便听闻圣体归来,日斩大能,夜杀古族的消息。

终究是要人去死的,只要不是他在乎的人死,王腾并不会有任何的波动。

等王腾来到朱雀城时,府邸中血腥冲天,让他花费了短暂的时间适应。

有人认出王腾。

“那不是北帝王腾吗?”

路人吃惊大呼,“什么?……卧槽,还真是!”

“北帝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圣体!”

“有可能,毕竟北帝可能要一雪前耻,重证无敌心也说不定。”

王腾看着府邸中的惨状,眸光中有莫名的道晕流动,前字秘自主运转。

他看到了叶凡的持剑而行,犹如天神下凡屠戮古生灵,就连人形古生灵,也如割草般倒下。

黄金圣域无比可怕,压的堪比大能的古生灵无法还手。

熟悉剧情…但王腾却并不想去改变什么。

他始终不明白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或者说,穿越这件事,有什么意义。

难道只是为了简单的穿越?

换位思考后,一定有更高层次,或许他无法理解的力量在作祟。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王腾,命一条,不畏任何。

王腾一边飞行一遍思量,自己已经改变了王家灭亡的命运。

然后神灵谷必定遭殃,说是改变,其实不过是替换了而已。

在这个时候,冥冥中仍旧有一丝执念,将北帝的身份捆绑在自己身上。

看来,与叶凡一战,不可避免。

东荒北域。

一座亘古长存的黑色大山上,有一身影背负双手,看向南岭。

“人族的圣体,有点意思,值得一杀。”

王腾虚空中跨步而行,道与理在交织,让他跨越空间。

突然,有一道黑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武道天眼射出神光,洞察虚空,却只看见一片虚无与混沌。

“你是?”

王腾驻足虚空,面对黑影脸色冷静。

“不错不错,你就是始祖大人要找的那人。”

王腾面色一变:“什么始祖?你到底是谁?”

虽然可能是偶然,但王腾可不敢太过相信巧合,所有的巧合都有必然。

始祖,能以始祖称呼的,在遮天这个三部曲中,唯有诡异族群,无上高原当中,厄土中超越路尽仙帝的恐怖生灵,高原的始祖。

“我乃是来自高原的生灵,小祖可称呼我为弥老,至于具体原因,日后小祖自会到达高原知晓。”

王腾面色不变:“那么你来是为了什么?”

“为小祖护道,必要时刻可以完成小祖的要求。”

王腾内心思绪绕转,思量完毕。

“好,弥老,你以后是跟在我身边,还是暗中护道。”

弥老却道:“全凭小祖吩咐。”

王腾道:“弥老,你是仙吗?”

“不是。”

“那你的修为。”

“大概能将人道领域的巅峰强者吊起来打。”

王腾:流弊,为大佬点赞。

有了一个打手,王腾完全不慌任何势力。

知道自己背靠整个高原后,他已经无所畏惧。

大不了就入诡异族群,葬下今生,落下来世。

众所周知,遮天只是一个破碎的宇宙,是荒天帝以神通从古今中挽回的世界,所以这里的一切必定会被他注视,可是他现在自己都朝不保夕。

没有手段来收拾自己。

王腾行走虚空中,突兀,虚空中有冷光袭来。

杀机滔天。

王腾伸手弹开冷光,武道天眼配合前字秘看向虚空某处,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出现。

王腾沉声冷喝:“人世间!”

遮天里,有三大杀手组织,人世间、地狱、天庭。

天庭已经被众多荒古世家和圣地灭亡,天庭之主死在了圣涯。

唯一还活跃的只有人世间和地狱。

号称只要钱到位,远古圣人都杀给你看。

曾经派出十八位化龙境界的老辈杀手阻击化龙的摇光圣子,大山都被打崩,却依旧让摇光圣子逃了出去。

“以杀证道,成就不朽。”

虚空中轻音传来,却是冲满杀机。

王腾武道天眼开启,一出手便是前字秘配合乱古秘术。

“乱古圣术!永恒放逐!”

暗中的身影惊了,哪有人一上来就放大的。大哥你大招不耗蓝的吗?……

时空层层叠叠被剥开。

一股惊天的杀气震动万古虚空,杀手用出了惊世秘法,付出天大的代价,化为一团血光逃出。

王腾驾驶乱古战车追出,四周四神兽追随,犹如中央天帝。

杀手都惊呆了,要不要脸,我用血遁,你开车?

最终,杀手还是跑脱了。

王腾回到朱雀城。

明月阁,位于南岭朱雀城上空,是一座天阙。

里面有一个小世界。

神灵谷少主,以隆重礼节宴请紫天都。

王腾在众多路人的注视下进入明月阁。

“王兄!”有人向前来,查找记忆后,此人名为陈元,是一名足矣称的上天才的年轻高手。

“陈兄。”

“紫兄在内,还请王兄随我来。”

王腾应道:“好,多谢陈兄。”

一处园林内。

几大年轻高手和紫天都(du)在谈论。

“元古,凰虚道几人都很少显化世间,不知是否过了仙三斩道那关?”

紫天都道:“那几人深不可测,的确是古皇血脉,将来成就难以确定。”

却又接着道:“他们是否斩道,我不清楚,不过若是对上你们人族的圣体根本不成问题,应该可以斩杀。”

“那可不见得。”

王腾入内,接上紫天都的话,紫天都面色一喜。

“王兄!你说不见得,何出此言?”

王腾轻轻说道:“因为圣体正在来杀你的路上……”

铮、铮、铮、

有人一路闯进园林。

王腾接上刚刚的话:“哦……已经来了。”

来人仗剑高歌:“紫天都你为我而来,我岂有不奉陪之理,今日杀你!”

园林外,可怕的太古生灵横列,每一尊都能杀死大能,成为一个凶地的起源,却被叶凡一剑劈死了大半。

“紫天都你不是为我而来吗,真是辛苦你了,不然我还要去东荒杀你!”

叶凡平静说出话语,让园中的年轻高手如坠冰窟,心底发凉。

叶凡扫视园中。

“哦,原来是北帝,手下败将,你们一起上吧。”

王腾面色不变,处之泰然。

“你以为可以镇杀我?……”

紫天都站起身,威武高大,紫发紫瞳。

“连你都斩不了,将来还怎么当世无敌?”

话语在众年轻高手听来狂妄无比。

王腾却知道,他有狂妄的资格,因为他是叶天帝,背后站着狠人,给他安排好了机缘。

原主虽然也有人,但乱古大帝早已死去,也无法媲美红尘仙的狠人。

后台硬不过叶凡,被打死是应该的。

“哼!”两名古生灵走出。

身上鳞片交错,威猛无比。

“大言不惭,就算是古皇的血脉也不敢这样说,更何况你一个人族废物圣体!”

“我族沉睡太久,你不过人族一种体质而已……”

两个古生灵说完就向前杀去,转眼就被叶凡用六道轮回拳给轰杀成碎肉。

紫天都终于出手。

王腾眸光中星河幻灭,配合前字秘开始解析叶凡的战斗方式。

人王印……翻天印……抱山印……六字真言……圣体,硬的堪比传世圣兵的材质,非圣人肉身不可匹敌,行字决,可以用前字秘克制、兵字秘,斗字秘、……

最终,紫天都,双手碎裂,胸膛爆开,他败了。

“你可还记得一个叫东方野的人族青年对他们斩尽杀绝,可曾想到今日。”

“当然记得,不就是那个未开化的野人吗,很是难杀,却终究被在坠鹰崖,血溅石壁。”

最终被叶凡打的四分五裂。

“太古王族不过如此!”叶凡背负双手。

王腾目睹一切,没有任何波动。

死就死了,这是命运的选择,与他无关,他是冷血到骨子里的人。

王腾起身,来到园子出口,有人拦路。

其为“人欲道”传人,历天。

王腾目光平静。

“让开。”

另一边,燕一夕也向这里走来。

“我要是不让呢?”历天玩昧的笑道。

王腾目光将他从头看到尾:“让开。”

白衣倜傥的燕一夕和历天一起拦在王腾面前。

王腾:“……”说不得要做一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