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太初禁区易主

……

“听说了吗?时隔十七年,北帝从星空古路回来了!”

消息传的飞快,同时也勾起人们对北帝为数不多的记忆。

自与叶凡在姬家战败之后,王腾便从耀眼的北帝逐渐默默无名起来。

哪怕是在瑶池显现了圣人修为后,也被诸多势力所不认可,其后更是毫无对抗古族的心思,有人物暗中发话,声称王腾不配为人族圣人。

然而哪怕是这个域外圣贤齐至,成仙路将开的关键时刻,一位圣人,也能爆发出恐怖战力。

有人在担忧,万一北帝发怒,可能会让东荒血流成河。

早在王家覆灭的消息传出时,叶凡等人便以古天庭之名昭告世人。

站在道义的绝对角度,声称王家勾结太古种族,放出无上存在,对古之大帝不敬等等。

王腾在一座城池驻足,终于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叶凡在五年前从地球回来,几乎是被天皇子追杀到踏上星空古路。

两年后随着域外永恒国度的降临,叶凡再次回到北斗。

各大势力获得了进化液的提取配方,开始收集各种材料和神性矿物。

因为不死道人的存在,天皇子手持古皇令,进入太初古矿后获赐太初命石。

叶凡等人也在收集素材,可惜在被古族追击下无法有效快速收集,大部分人都不敢得罪一位存世的不死神灵。

于是在种种原因的交织下,他们决定覆灭王家。

北原王家,因为出了圣人,有帝兵镇压底蕴,在北原荒古世家中隐隐有第一家族的势头。

然而……王家圣人踏上星空古路,可能带走了帝兵。整个王家,可能没有一尊圣人,为了保险,他们更是联系了段德,借来了吞天魔罐合二为一,就是为了牵制乱古战斧。

一夜的时间,犹如当初神灵谷覆灭。

经历了整整一年,才在众人心中退去热度,但提起时,总有人在担忧,圣人不死,一定会造就无边杀劫。

中州!

奇士府!

王腾目光平静,他浑身萦绕莫名气息,平凡且从容的跨过山门。

“来者止步!”

山门内,一位大能传来声音,他飞速的向着王腾疾驰而来。

“何故闯我奇士府山门!”

王腾驻足,他停在空中,思索后道:“在下王腾,前来取走我府邸之物。”

“王腾!”来人心中大惊,北原王家早已覆灭,却仍旧有一圣人在外不死,如今归来,怕是会引起滔天杀劫!

王腾取出奇士府的标志,金色的腰牌上闪烁光芒,正面刻北帝,反面刻王腾。

那人苦笑道:“请便。”

来到自己以前的洞府,里面灵气浓郁,几乎成雾。

更有几株药王生长,还有一些原主的杂物。

王腾将药王移植到自己体内的一个小世界中,又将杂七杂八的杂物收进自己苦海。

他转身离开洞府。

府邸外。

奇士府老府主驻立空中,王腾目光平静,上前点头问好。

随后一步迈出,消失在天边尽头。

老府主身边有人问道:“老府主,王腾他如今……”

老府主深深叹了口气,凝视着王腾消失的方向。

“人杰啊,人劫……大难将起。”

……

东荒北域,生命禁区太初古矿内。

王腾目光平静,直视无数至尊神念。

“你是谁?”

王腾眸光深处,有丝丝缕缕的雾霭在沉浮。

他开口道:“不用管我是谁,我来与你们做个交易。”

至尊神念不停的扫过,无数探测秘法将王腾一次次的扫过。

“获得不死山,那老鬼传承印记的王腾?不,不对!你的修为!你到底是谁?!”

从太初古矿内,至尊真身即将苏醒,他们的神念仿佛看到了什么,顿时大受震撼。

王腾再次平静的强调:“我说了,我是来与你们做个交易的。”

某一道声音传出:“你有什么可与我们交易的,不过乱古传人,一个连准帝都不是的大圣……”

“关于成仙!”王腾目光逐渐冰冷的吐出四个字。

“你不过小小的……这是什么!”

王腾指尖出现一缕仙威,比古之大帝更加神秘莫测。

王腾目光平静,他觉得不必在浪费时间。

“你们所处的这个宇宙,天地法则残破,所以你们无法成仙长生不死。而我乃是来自世界之外,拥有你们无法想象的力量,而你们,只需要换一个天地法则完整的世界,就能成为真仙。”

至尊神念沉默了。

“你如何证明……”

王腾看向界面。

“呼唤高原意志……”

……

时间过去许久。

古矿禁区内,几位老者驻足王腾面前。

嘴里不断喃喃自语:“这便是长生吗?”

王腾跟随他们一起,亲眼看见他们所渡的劫难是多么的恐怖,但是……竟然每一位至尊都渡过了!

王腾心中闪过一丝震惊,不是说所有至尊都是自斩过的么?

为毛渡劫还是成功了?

“不对,既然我们成仙,按道理整个宇宙都会知晓,为什么此刻却无法拽取天地之力?”

“因为你们不是当前宇宙成仙,所以不受当前宇宙法则承认。当然,这并不影响你们。”

王腾缓缓回道。

“小友,那么你说的交易是……”

王腾目光扫过整个太初古矿,他开口道:“这里的一切都归我。”

三位老者点点头:“从现在起,这太初古矿内一切,归小友所有。”

……

万龙巢,这里夺天地之造化。

老者点点头,心中似乎在感慨。

“成仙原来只是起点。”

东荒!

北域。

继王腾归来之后,西漠须弥山上传出消息,斗战胜佛将要出山,欲前往太初古矿。

这一日,从西漠地区,一道佛光横跨两大地域,成为金色的拱桥,从西部地区横跨到东荒北域。

斗战圣佛要进太初古矿。

这则消息如同轰炸般,传遍东荒北域。

“他……难道是想进去寻找续命的方法?”

“还是说,他要借助这座不朽的神矿来突破当今的境界,迈出那至为关键的一步?”

举世瞩目,北域所有人都在关注太初古矿。

但也有人在担忧,圣人王腾家族被灭,至今没有踪迹,一旦现身,恐怖会掀起惊变。

三日后,王腾看着三位老者无语。

“往事沧海桑田,时间无情。”

“纵观整片古史,无数人为成仙而亡。”

“吾等,早已没有了去处。”

“还望小友能让我等继续在古矿内沉眠,等待小友一起离开这个宇宙的契机。”

王腾只能点点头。

不死山内,不死道人眸光璀璨。

他从不死山中一步跨出,横渡来到太初古矿内。

“你们!红尘成仙了吗!”

三位老者摇摇头。

“这不可能,天地法则残缺,不允许人成就真仙,只能九渡红尘,方有一丝机会成仙!”

接着他看到了王腾。

“原来是你!你的修为……”

不死道人语气惊叹:“是了,是你的话,所谓成仙也不过等闲而已。”

四人在太初古矿内交谈,所云者玄而又玄,王腾压根听不懂。

其实是他们说的都是太古语言。

……

东荒!

北域!

生命禁区,太初古矿外!

段德与斗战胜佛持古皇令进入太初古矿。

太初禁区内。

三位老者从入定中睁开眼。

“有人来了。”

“持古皇令而来。”

“怎么办,是驱逐还是……”

太初古矿处,扩散出一片仙雾,段德手持一枚古皇令,嘴里在与三位老者交谈。

“多了一枚古令,从未见过!”声音从矿区内传出,昭告禁区外所有人,他们只是低语,就有无数法则浮现,告知关注的众生。

“小友,你看这……”

王腾目光睁开,他看向段德,该位渡劫天尊,与他并无任何直接或者间接交集。

“满足他的要求。”

太初古矿内,先后冲出三道仙辉。瞬息而至,击在段德身上。

“噗!”

段德身躯裂开,化为一缕一缕的气,消散在天地之中。

老者眸光中仙威弥漫,他缓慢开口道:“没错,是完整无缺的渡劫天功。”

王腾在注视虚空,他武道天眼透过距离,从古矿中看到了斗战胜佛。

大圣绝巅,体内涌动的力量刚烈且霸道。

“斗战圣猿一脉最是刚烈霸道,你看似老迈不堪,但是体内血气澎湃,若出则可以吞天霸地,我感应到熟悉的气机,你很像一个人。”老者开口,眸子有光芒一闪,瞬间幻灭。

“内心刚烈,跟当年那只猴子很像,你与他什么关系?”很久后,古矿中老者开口道,声音在法则的传递下透出古矿,在斗战胜佛处响起。

“斗战圣皇是我的兄长。”斗战胜佛说道。

“斗战圣皇法力无边,要成就战仙,你身为他的胞弟还需要来太初古矿吗?”老者的眸光一瞬间冷了下去,想必曾吃过亏。

“你来太初古矿所谓何事?”另一位老者开口道。

“求一块太初命石。”斗战胜佛说道,不卑不亢,眸光凝视那片雾霭,他没有走过去,事实上离古矿还很远。

“为你自己续命?”

“为了我唯一的侄儿。”

古矿中,传来一声冷冽的笑,道:“你兄长自负到认为可以化为战仙,还照顾不好他的子嗣吗,需要来此求石?”

老者冷笑道:“若是旁人,我赐下一块命石也无妨,可斗战圣皇曾放言,他无需这一切,一力可破天!”

“是我为侄儿求一块太初命石,并非我兄长相求。”斗战胜佛说道,像是一杆标枪般立在那里。

“还不是一样吗,兄弟,父子,叔侄,能差到哪里去。”

“我来此只想求一块太初命石!”斗战胜佛声音洪亮。

“你走吧,不会赐下。”太初古矿的存在拒绝了。

“此地不属于你一个人,我持古皇令而来,需要一块太初命石!”斗战胜佛说道。

“你在狗叫什么?本座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声音一下子变得无比冷酷,杀机盈万古,自太初古矿中震出。

“慢!”第二个声音响起,同时一枚锈迹斑驳的铜令出现,这是另一位无上存在,道:“刚才那个人在身体炸碎前,说将此令送圣猿,三枚古令在手,要求的确都该得到满足。”

“斗战圣皇想一力破天,傲视古今,曾言无需其他。过去种种,你我皆明,太初命石不该给他的胞弟,且他刚才对我不敬,当斩!”

一道可怕的杀念,像是瀚海一般冲了出来。

“吼……”

突然,一杆仙霞艳艳的黑铁棍自斗战胜佛的头颅中冲出,一个上抵九天、下踩九幽的金色巨猿化出,发生一声响遍天宇的大吼,镇压九天十地。

“斗战圣皇!”王腾心中惊讶,传闻帝兵皆是帝与皇自身道的延续,可以重现大道,看来果然不假。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