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高原

……

【接驳成功。】

界面内金色的字迹显现,随之而来是城市冥冥中的波动。

王腾目光扫过文明废墟,确认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原来这里是万年前一个无比繁荣的科技侧文明废墟遗迹。

那个文明已经初步勘测到了规则的用处。

甚至能够简单改变基本规则,造就1+1=3的壮举。

然而,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他们灭亡了。

也许是在扩张的途中遭受未知灾难,也许是惹了某些唯我独尊的遮天强者。

总之,这个文明永远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沦为历史的沙粒。

王腾按照界面的指引,从隐藏的空中之城中心,得到了一些在万年时间下,依然存在的科技造物。

基因药剂——能永远改变并进化一个人的基因,无任何副作用。

王腾:“……”

随手扔进自己小世界,王腾继续按照界面指引,踏上星空古路。

五色祭坛处,光芒一闪而过,又是一颗陌生的古星。

只不过,这里的祭坛,断了。

踏上星空古路之前,奇士府老府主曾告诉众人,古路已断,有些地方只能自己去续。

王腾起身,冲出该颗古星。

在这个星系之间横渡,然而很可惜,这里古星上,有生命,但没有文明,哪怕有文明,王腾也不一定能懂该文明的语言。

时间辗转过去三年。

这一日,王腾再次渡劫。

所谓雷劫中,无数的天劫降下,威力将一颗古星毁灭成灰烬。

更有无数人杰被显化,前来击杀王腾。

可能是诸界本源凉凉的原因,王腾现在只能硬抗渡劫。

凭借他的体质,被大成圣体曾经洗礼过,强大且拥有不朽的气息。

在无数的天雷下更加强大。

仙台第五阶吗?

王腾目光平静,他一步迈出,身影闪烁之间,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另一个无穷远的星系内。

然而刚出现,死亡的危机就笼罩他的心头。

前字秘莫名预警,告知他有大凶。

王腾目光一凝,心中忍不住震惊。

超新星爆发……

如果普通人直面黑洞,他会在一秒内失去所有除黑洞引力外的所有引力,两秒内随黑洞漩涡的边缘旋转,随后不停的丢失感觉与视线,然后在黑洞的中心被搅碎。

可惜王腾不是普通人。

遮天法的强悍之处显现,肉身无双,以身比肩天地。

轰!

耀眼的光芒从这个星系往外传播,也许在无穷光年外的科技文明能捕捉到这一次释放的光芒,感叹星星死亡的壮烈与震撼。

王腾平静的看着这耀眼的光芒,无穷的物质波从他身边散过,法则在这里短暂的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即便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不存,他也在艰难的抵挡物质波。

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无非就是死亡,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极短的时间内,物质波还在飞快的逃逸。

然而在超新星爆发的中心,又是无法想象的引力出现,将一切往回拉。

王腾:“……”

他终于受够了,取出封神榜,抬手将该玩意儿向着黑洞扔了过去。

无始大帝的后手什么的,拜拜了您勒。

随后赶紧往外跑。

他以行字秘极速逃跑,心中在振奋,这很刺激。

不过一息之间,他便跑出了几个古星的直径距离总和,几乎逃出了这个星系。

轰!

仿佛引发了什么不得了的连锁反应。

那里光芒大震,一片耀眼的光芒泯灭一切。

在那光芒过后,该星系中的颗颗生命古星在一瞬间被瓦解,消失。

王腾:“!”

他倾尽全力的飞行,几乎在星空中成为一颗燃烧的流星。

终于。

光芒过后,那片星系成为了彻底的黑暗。

也许最终成为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黑洞也说不一定。

王腾强制让自己冷静,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慢从小世界中取出一套衣物穿上。

还好自己跑的快,不然可能会重伤。

王腾看向界面。

心中一阵思索,是时候回北斗了,已经过去几年时间。

虽然遮天原著中,永恒国度有那什么进化液,但路途遥远,徒增变数不值得。

【请注意!】界面上突然显现金色的大字。

并且序列声音在王腾心中直接响起。

“宿主请注意,序列探测到时空正在剧烈波动,有您当前无法干预的剧变正在发生,请做好准备。发生剧变倒计时10……9……”

王腾强制自己冷静。

时间不过十秒,快想想自己能做些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

【它来了。】

仿佛诸界本源降临,天幕一瞬间黑了下去。

王腾目光凝重,他周围的时间与空间正在飞快变换。

仿佛一个刹那,又仿佛无比遥远。

横跨了时空,打破了常理。

幸运与奇迹初次在高原亮相。

光影闪烁。

王腾踏在一处诡异的荒漠之上,这里的沙土呈现黑色,仔细看去还有丝丝缕缕的气息在流动。

让人心悸与感到不适。

王腾目光平静,内心毫无波澜,当面对未知情况时,不要惊慌,不要恐惧。

要尽量平静的面对,这样——你就能死的有面子点。

【我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序列无法探测,正在对比资料推测结果中,请小心。】

厄土!

天穹之下,不详的气息弥漫,冰冷的冻土沉默且压抑。

王腾驻足,无数的基本法则在传来悲鸣,它们混乱且无法构建基本逻辑。

王腾驻足了一下,无数的法则以他为中心,在他身上重新显现,万劫道体在接纳那些法则本源。

普通人在这里,会因为沉默压抑而产生幻觉,发生无法想象的诡异变化。

王腾目光平静,灰黑色的诡异力量在天穹下弥漫,王腾武道天眼看去,根本无法望到冻土尽头。

王腾心中叹息,强如序列也只能麻瓜。

他很无奈,也很难办。

丝丝缕缕的诡异气息在涌进他的身躯,与诸多法则一样,融入他所开辟的世界中。

王腾心中升起无数明悟,乃是诡异力量向他传递的信息。

这里是,高原。

天穹上方,无数的诡异力量涌现,凝聚,渐渐化为一个巨大的头颅。

“你来了。”

那巨大的头颅站在面前,遥遥俯瞰王腾。

整片高原随着它的出声而呼应,仿佛它便是这里的主宰。

王腾想要表现的有点礼貌,可是翻遍整片识海,都没有对此等大佬尊敬的称呼。

所以他沉默了。

“我知道你有许多的疑惑,不过你可以理解为,我们之间是利益往来。”

王腾出声:“利益往来?”他现在修为不过一个小小的圣人王,怎么可能为面前这位“主宰”带来任何价值?

那人开口:“没错,我付出代价,从造物主那里呼唤圣界,从而得到一个改变既定命运的契机,你放心,当你降临这里时,你的代价就已经支付完毕,就差结果了。”

王腾结合序列界面上的任务。

他心中顿时明白了一切。

“原来如此。那么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那人点点头。

“是的,你应该知道,过去是由无数既定的事件决定的,即使那些事件无法考证真假,但却构成了一个时空过去历史的确切要素,我们称之为描点。”

王腾点点头:“我知道。”

那人继续开口:“而描点虽然确定了历史的稳固,但并不是所有的事都会被历史冠以描点。所以,回到过去是较为容易的。而且可以改变一些没有被历史确认为描点的事。”

王腾目光平静:“这我也明白。”

“相对于此,未来与过去最大的不同就是,过去是既定的,我们可以任意的选择描点进行,而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它由一些既定发生的结局构成。我们能改变既定的过去,却无法改变既定的未来。”

王腾沉默了。

“既然这样,那么我的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吗?”

那人摇摇头。

“通常来说是这样,乃至于这里那些造物主们,甚至更强大的存在都无法去改变未来,他们只能玩弄过去。然而你不一样!”

王腾皱眉。

“不一样?”

那人再度开口:“你要知道,对于我来说,你当初所在的那里,包括这里的诸界,无论是法则本源还是命运,乃至于时空长河,对我而言都是虚妄,我随意一击,就能让整个高原外的一切世界消失,归于死寂。”

那人突然变的严肃了。

“听好了,最初的造物主们在创造世界时,先以一个他们熟悉的世界作为蓝本,完成创造,随后进行不断的增添与修改,最终得到一个复杂混乱的时空。

哪里发生的一切是既定的事件描点,哪怕是圣界来人,身为永恒权柄执掌者的你也只有观看的权柄,那里被称为中心时空。

然而,有其他造物主觉得那个时空不错,具有借鉴意义的话,他们便会在那个中心时空附近,以平行世界之术,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蓝本世界,然后改变其中的事件描点,让一切变的不一样,我们称之为同位时空。

这里便是一个同位时空,所有造物主在创造那个同位时空时,大部分都会在虚空中创造,但如何确定复杂无比的混乱时空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于是就有了与虚空链接的世界之门。

只有当满足某个条件时,世界之门会被打开,同位时空的我们才能摆脱造物主既定的描点事件,从与我们相关的最后一件事中脱身,得到最终的自由。

而你,便是那个条件!只要随着正常的时间流逝,那个条件终究会因为你所达成!”

王腾思考有一会儿。

“既然终究会达成,那么你拉我来这里……”

“所有同位时空中的我已经覆灭了,它们所有最后的力量,包括中心时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才迎来了唯一的契机。

你可能不知道同位时空的多少,但所有同位时空中,你是唯一的奇迹与幸运,对我而言。”

那头颅缓缓道来。

王腾点点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