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一次死亡

荒天帝,乱古末代时期九天十地主角,大道选中的应劫之人。

仙道巅峰,恐怖的路尽生灵。

战力惊人,足矣号称网文排名天花板。

“不用紧张,我来此只是分身,小友放心。”

悠悠的声音示意王腾不用紧张。

王腾内心深吸一口气,理论和实践是两回事,知道和做到之间,更是无比遥远的距离。

哪怕他来自那个世界,里面的力量体系无穷无尽,诡异且神秘,能击杀天帝的手段不少,但又不是他目前能做到的。

哪怕他以奥秘手段唤来世界之灵,估计也不够荒一掌拍的。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荒终于开口道:“我来此只有一问,小友你是站诸天,还是站诡异。”

王腾:“……”这该怎么说呢?按道理不应该那么早就惊动荒天帝呀,他现在不应该在高原血战吗?

王腾面容平静:“当然是站诡异。”

时间静止了,在一瞬间,仙帝神念扫过,碾破世界壁垒而来。

化为王腾穿越至今最大的劫难,要将他劫杀在此。

王腾世界中,乱古战斧神灵复苏,滔天帝威在显化无上大道,庇护王腾身躯与真灵。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人道领域的巅峰修士,在残仙面前都只能饮恨,更何况战力古今无敌的荒。

弥老脸色一变,他伸手之间将王腾拉开,以诡异力量挡下了王腾之劫。

在时间静止的刹那,整个遮天宇宙几乎崩溃。

大道断裂,修行之路从根本上断开,天地将要踏入绝灵时代,不仅不产生灵气,还要从生灵身上汲取生命精气。

轰!

不祥的气息席卷诸天,让北斗星域万物凋零,苍天泣血。

王腾还是没有逃脱,原主修炼的仙台道崩,身躯泯灭,魂光被万劫磨灭,他无法理解的力量在时间长河中斩灭他的痕迹消除他所带来的因果。

王腾真灵矗立虚空,他的神形似一阵光芒。

凝视着荒天帝,面无表情。

他缓缓开口:“虚空之中,众生万灵皆是食物养料,而这一切。起始于六道轮回的错误,虚空劫灰之终焉。那幕后存在,其名——永恒夺念者!”

时间长河在更深层次的凝止了,无数血红恐怖的管道出现在遮天宇宙,扣开了链接虚空的世界之门,来到了这里。

诡异与不详的气息,伴随着偶尔的虫鸣尖叫声。

一只虫子,被王腾说出的秘密吸引而来。

虚空之中,力量只是虚妄、财富只是云烟。真正拥有价值的是秘密,还有查看秘密的资格、权柄。

【新的世界坐标已确定!检测虚空乱流校准……失败!】

【法则权柄检测中……检测法则从属覆盖对比……失败!】

【最终结果:该生命不具有知晓此秘密的权限!这里是……全新的修行侧世界!】

序列从虚空中,伴随着管道缓缓滑过。

无数的虫族从管道中出现,目光鲜红,身躯仿佛闪烁光芒,那是免疫物理伤害与魔法伤害的神秘术法。

虚空中一声虫鸣,无数的虫族铺天盖地向着荒天帝而去。

密密麻麻的虫族,足矣让人看的头皮发麻。从管道中,源源不断的出现。

无量杀机绽放,滔天神光从虫族间炸开,一瞬间泯灭了场中涌出的所有虫族。

【目标属于……未知道路体系生灵,力量等级:绝世!】

【不可力敌!】

【平行世界之术正在准备中……绝杀术法正在准备中……唤醒永恒夺念者…分析该生灵神魂是否符合基本通用法则、力量是否遵循基本生灵法则!】

【世界之门开启程度:7%……无法通过,寻找宿主,记录世界坐标。】

【开始撤退!】

血红的管道逐渐消失了,序列也从世界之门内,以荒天帝无法看见的手段离开。

“那……究竟是些什么?”

他喃喃自语,伸手波动时间长河,寻找王腾的身影。

“死了吗?但为何无法找到劫灰?”

难道是我突兀出手,因果报应模糊了我的推演吗?

时间长河上方,不止有一名仙帝在注视这里。

他们皆传音而来,询问荒是否灭尽异数。

在他们联合推演下,惊觉时间长河波动剧烈,于是端坐万古之前,数名仙帝一起出手推演,笼罩整片古史查找诡异族群的异数。

然后由最强的荒,遣分身杀之。

……

遮天宇宙之外,是九天十地的碎片,随后是诸天万界,然后是界海,界海内,一滴水便是一方诞生人族天帝的世界。

在界海外,有上苍,是一处净土,长年与诡异族群斗争,有仙帝坐镇。

界海与上苍之外,是高原,广袤无垠,万千宇宙坠落都无法填满其一角,是大祭的开始,也是诸天黑暗血洗的源头。

高原!

呼啸的风声变的更加残酷。

似有绝世生灵在发怒。

高原上诡异力量涌动,接着,一道身影从高原上出现,惊人的仙帝道果重新涅槃,他在此登临路尽领域。

且拥有了神秘的真灵神光。

“你…遭遇了什么。”

有一道身影屹立高原尽头,发出询问。

“回禀始祖,我没能保护好小祖。”

高原尽头,又出现了三道身影,他们亘古长存,目光足矣让界海中一方世界凋零。

“是荒,他出手了。”

始祖冷漠无情,缓缓道出冰冷现实。

“吾等既然已经复苏,何不去灭掉诸天万界根基,再次血洗生灵,结局自然破灭重塑。”

“咦?”有始祖看见了超出他们理解的事物。

“那是……”时间长河中,有片段被他们截取。

“发生了我等也不知道的事吗?”

始祖看向界海,眸光让一方强大的进化世界崩溃成虚无,亿万生灵死亡。

“上苍……。”他们皆低语,然后目光流露出冷血。

高原尽头!

意志在这里沉思。

无数基本法则在告诉他,序列来临。

这是带来幸运与奇迹的那位存在,也惧怕的事物。

是“那人”存在遭受毁灭的真正根源。

也是它力量的来源与衍生。

高原上传出指令!

“血洗上苍!”

……

遮天宇宙!

荒天帝离开后。

【寻找宿主中……发现权柄执掌者!】

王腾真灵不灭,他屹立遮天宇宙成为真正的旁观者。

无法接触,无法触摸,没有存在。

这让他心中一阵失落,自己就这么凉了吗?

真是丢了穿越者的脸。

悔不当初,早知道就苟且成仙得了。

谁知道,王炸来的如此之快。

王腾皱眉思索,如今自己这个形态,估计是真的死绝了。

乱古战斧回到了王家,神灵复苏庇佑那个家族,那么自己的因果也还的差不多了。

毕竟自己避免了王家的灭亡,还给王家留下了两件帝兵和数不清的资源。

【序列请求加载……是否同意加载序列!】

王腾的眼前出现了界面,金色的光芒上浮现字迹。

金手指吗?可惜来的太迟了。

“同意。”

【序列加载中……加载成功。世界坐标记录完成。】

【本序列仅存能量足矣释放一道复活术法,随后将失去大部分功能,仅能维持基础的信息收集与处理功能,宿主是否确定使用?】

王腾:“还能复活?”

界面上浮现字迹:“宿主真灵不灭,随时可以真灵重塑肉身。”

王腾思量一下:“确定使用。”

……

后悔!

悔恨!

难过!

王腾看着界面上呈现黑色的…经验值、商城、抽奖、签到、选择、召唤、拼夕夕砍不死功能。

界面如今只剩下仅存的交流功能。

王腾内心在无能狂怒,金手指来的太晚了。

伴随着光芒闪过。

王腾再度回复肉身,魂光再次点燃。

【根据宿主数据,已经完成复活。】

【鉴于宿主身份尊贵,本界面将提供特殊服务解答,宿主将拥有一切序列相关奥秘知晓权限。】

王腾:“……”

一段时间后。

不死山、生命禁区、荒古禁地、……

无数的神念在交谈,他们在激烈讨论。

“仙,确实存在!”

不死道人敲棺定论,让一阵至尊心神颤动。

突然,在荒古禁地,有滔天气势传遍。

一位身影在荒古禁地中闯荡,古皇威压冲天而起。

她携带有古皇兵,是一位圣人级别的存在。

那件古皇兵是一件雨衣,神蚕领的古皇兵。

神蚕公主,她要去寻回她们一族的九妙不死神药。

轰!滔天帝威声势惊人,荒古禁地内,天璇圣女与几名荒奴联手大战神蚕公主。

荒古禁地内无法使用神力,除非当世圣人祖王,否则哪怕是绝世大能,进入荒古禁地也无法动用法力。

她越来越危险,如果不是古皇兵护住,恐怕早已喋血死亡。

这时,斗战胜佛持斗战皇兵冲出。

在危险时刻将神蚕公主救出荒古禁地,却在荒渊之下,惊出了一名存在。

那名存在恐怖无比,如果不是有古皇兵庇佑,只手就能捏死当世圣人。

……

王腾回到王家,乱古战斧神灵复苏,重新回到他手中。

又死了一次,王腾万劫道体更加强大。

对于乱古经的百战百败领悟更深。

同时,真灵的永恒特性在逐渐同化肉身。

王腾开始了闭关。

准备前往中州,就在昨天古华皇朝送来了请柬,邀请王腾前往中州探寻羽化神朝的遗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