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女侠刘雨涵
  • 刘老大
  • 零度空维
  • 1763字
  • 2022-01-01 11:23:25

在开封城没有人不知道女侠刘雨涵的。

说是女侠,那也只是在坊间,在明面上城中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贴着她的通缉令。要问她犯了什么事,官府也没个准信,只是隐约间与开封马家有关。马家的家主马邪败是一个绵里藏针的老贼,别看着表面随和,真动起手来眼都不眨一下。他的资产据说每一两银子的上都流淌着鲜血,可谁也不敢乱说,毕竟人家面子上做的足足的,该交的钱一文不少,该救济的人也都照料到了。

可疑点来了,她一个平民女侠,怎么能招惹到开封马家?平日里就算有小偷也不敢靠近马家的宅门,她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从马家拿钱,有命拿她也没命花,马家的钱都是有记号的,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马家的人。

描述又几无差错。幸好自己住的地方偏僻,父母又都不识字,要不然二老的心脏可受不了。但她的人生轨迹也因此改变了,每天尽量不出户,只在家里洗衣淘米做饭,迫不得已的时候才掩上面纱小心翼翼的出门,也是极力躲着人流。

终究是有人把她的信息供到了开封府的青天大老爷尹凶年那里。尹青天一听,立马下令派几名得力的衙役去捉拿刘雨涵。他们很快到了刘家的大门前,突然用力猛地把门一撞,谁料想这门竟没有锁,一群人摔了个面朝地。

过了好久,他们才从地面上爬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只见,他们的面前不远处是一位正在洗衣的女子,浑身上下无不彰显着紧张。一名衙役上前问她:“姑娘,你可知道女侠刘雨涵在哪里?”

“知道,我就是。”她虽然有些害怕,但也不会因此说谎。

“你确定?那女侠刘雨涵罪大恶极,被抓到后定然是凶多吉少。你若是受了她的胁迫,可不要瞒着我们,有我们帮你伸张正义。”

“我没有受谁的胁迫,我就是你们说的女侠刘雨涵。”她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也算得上小家碧玉,这点胆量还是有的。接着她又说,“我虽是女侠刘雨涵,可我真的什么事情都不曾做过,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这个不归我管,我只负责把你带到马家。”衙役古井无波的说。

“马家?不应该去开封府吗?”

“青天大老爷给我的命令就是这样,别的不给我管。”

马家又是马家,自己跟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刘雨涵一路上都这么想着。

开封马家。

那些衙役把刘雨涵送到马邪败的面前就走了,偌大的正厅也只剩下马邪败和刘雨涵了。马邪败抬头打量着她,眼神中的兴奋呼之欲出,他上前一步试图拥抱刘雨涵,却被她眼神中的惊恐惊醒了。

他连忙道歉,说自己有些失礼了,不过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刘雨涵问他,“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何会顶着女侠的帽子惹上你马家?”

“你确实犯了罪,偷走了我的一样东西。”

“我生平从未踏进过马家一步!”

“你偷走了我的心。”

刹时间,刘雨涵呆在原地面露吃惊的看着马马邪败,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权倾滔天的人喜欢上了自己。

她竭力稳住自己的心绪,问了句为什么。马邪败喝了一口茶后,悠然的说:“那日,姑娘你在桥边赏花灯,我正巧从旁路过,你的婉然一笑令我陶醉。从那以后,我茶不思饭不想,只念着姑娘你了。”

“那为何我要顶着女侠的帽子?”

“不妨告诉你,那是为了面子上的需要。我要是直接问你,你断然不会答应,我要是强抢民女,面子上自然又会受损。只好出此主意,既能见到姑娘你又能保全住名声,可谓是一石二鸟。”刘雨涵没来由的想吐,一个为了自己的面子不顾他人的人是多么的恶心和虚伪。

马邪败有些忘我的说,“现在不一样了,就算你不答应也没用,外面的人只知道你是犯了滔天大罪的女侠,再有官府的配合,没人会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再者说了,跟我在一起,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人生得以如此难道不好吗?”

刘雨涵越发觉得恶心了,她得想一个办法离开马家。在听到“荣华富贵”到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于是对他说:“你有多大的荣华富贵?”

马邪败一愣,旋即笑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马家财库。

马邪败指着面前如山堆般的银两,对她说:“这就是我的荣华富贵,你要是和我在一起,有我的一半就有你的一半。”

刘雨涵又说,“我可以靠近些看看吗?这么多银两是我平生从未见过的,我想更真实的感受它们。”

马邪败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当然可以。

她快步地向前走,面露羡艳。马邪败知道自己要成功了,从来没有人能抵挡住这个诱惑,可他很快发觉自己错了。只见,刘雨涵朝着那“金山”狠狠撞去,在阵阵倒塌声中沉沉睡去,她以另一种方式离开了马家。

马家的每一两银子上都流淌着鲜血……

纸包不住火。

坊间流传着“马家邪败,女侠雨涵,一个绵里藏针,一个宁死不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