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祝福》续写
  • 刘老大
  • 零度空维
  • 992字
  • 2021-09-18 12:45:29

祥林嫂确凿在鲁镇死了。

初死的时候,鲁四老爷皱着眉头神色不善地对四婶说:“真是晦气,什么时候死不好,偏偏挑在祝福的时候。真是个扫把星,那个卫老婆子下次再敢来直接把她骂一顿得了,找的什么扫把星。晦气!”

柳妈停下手头的杂活,望着窗外余下的雪,打皱的脸忽又笑了起来,惊的余雪一跳一跳,如同顽皮的孩童。她的眼角有些湿润了,祥林嫂恐怖的神色、那个门槛、舒畅的神气,撞的她大脑一阵阵的疼。而她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小的好处,虽不够替自己赎身,但添置几件像样的旧衣裳还是足够的。打扮打扮,说不定,说不定……

祥林嫂的灵魂行走在地下阴暗的青砖上,她不时朝四周偷也似的瞄,无一不是面目狰狞的鬼怪。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她的身后是两名鬼卒,如青山般站着,沉默不语。走了不知多久,隐隐约约有几道黑暗的光照了她的眼,接着她的面前便是一名尖牙獠嘴的阎王坐在大厅东边,它的身边有一个在写什么东西的判官。祥林嫂吓得一哆嗦,不用鬼卒提醒便双腿跪在了地上。

“大胆祥氏,违越礼度,一妇一夫本是人之常情。料你荒淫无度,不守妇道,竟又嫁一人。,乱了人间风气。按律当处以极刑,打入十八层地狱,轮为畜生道。”阎王一拍惊堂槐木,吓得她又是一哆嗦,双腿不住地抖。

“我没有,没有,我在土地庙捐了门槛;我没有,没有,我已经在土地庙捐了门槛。”祥林嫂大声地为自己辩白,她希望在阴司能有鬼明白自己的心意,哪怕只是说一句“你没有”也好过“你放着罢,祥林嫂!”

“你捐过门槛,捐的是多少千的门槛?”

“整整十二千,十二个老鹰钱,花了我一年的工钱。”

“才十二千。”阎王小声嘀咕道:“既然这样,这锯开两半的极刑可以免了,但其他的可不行。我也得照规矩来,你说是不是?坏了规矩,我也得被锯成两半。”

“可,可是柳妈说捐了门槛可以赎去我这一世的罪名,免得死了去受苦。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

“不把你弄到十九层深渊就不错了,还跟我讨价还价,就你那十二千够做什么的,要不是念你确实太惨谁搭理你,给我往废里打。”阎王挥袖离开,不带走一丝黑暗。

祥林嫂的哭声响彻阴司,让人为之动情。阎王的脚步声愈淡,祥林嫂的哭声愈大。鬼卒的冷漠与此时贪婪吸取被打散的灵魂形成浓重的对比。忽而哭声停了,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余雪的地面上仍有爆竹放过留下的碎纸,似乎为大地穿上一件碎花裙子。一个竹篮,一个破碗安静的躺在没有碎纸的空地上,却再也没有人会拿起它们使它们散发应有的味道了。

卫老婆子又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