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兄妹
  • 刘老大
  • 零度空维
  • 923字
  • 2021-09-18 12:44:13

“哥哥,你别走。”

“哥哥,我错了。”

“哥哥……”

冷坐在家乡石桥巷的梧桐树旁听着旁边木桥镇余老头拉着正宗蟒皮二胡。风轻轻地从她身后刮过,雪一样的蒲公英纷纷而起。这时你望着它就像它望着你的颜容,你的美好夹杂在其间向远处舞去,掀起了一段冷童年时的回忆,正值立夏。

二十年前冷很小很小,她的名字也不叫冷而叫顾晰。她家住在小镇的中间,四周热热闹闹的,马戏团、庙会、小吃。光清一色地胡扎糖就有小几十种,那时的她很幸福,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

顾晰并不是一个人,她有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哥哥顾哲明。她与他不只是兄妹更是故晰童年时唯一的玩伴。爸爸妈妈总是很忙,只能在每次过年的时侯从遥远的大城市里飞过来陪他们,待在家里的日子也不过那短短的几天。

临走时,每次都会重复那几句话。

“注意休息,不要总是熬夜。”

“一天要吃三顿饭,上学不要迟到。”

“不要忘记喝水,用电要安全。”

“故晰多听哥哥的话,不要让我们操心,爸爸妈妈还要挣大钱。”

每一次都是如此。但在故晰幼小的心灵下留下了很深刻的东西,一月的天气冷在人们的心里,痛在人们的身旁。风在“石头”上刻下的一句话——永远永远要听哥哥的话。你是妹妹,一定要听哥哥的话。

这种信仰在故晰17岁的时候结束了。那一年,雪下得很大很大,整座小镇都披上了雪的外衣。故晰拉着哥哥的大手在街上看野眼,时而吃吃时而喝喝,好不快活!

就在这快乐的时刻,一位富商模样的人从两人的身旁经过。故哲明顺手把那人口袋里的钱包拿走,故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时并没有说破,而是回到家后与故哲明一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哥哥,你把钱还给人家吧!”

“不行,你难道不知道咱妈啥情况吗?”

那时候,他们的母亲被查岀得了癌症,肺癌晚期,父亲在外地拼命的赚钱来支付那高昂的医药费。

“我知道,但咱也不能偷啊。”

“你这孩子真是死脑筋,这不叫偷叫拿。反正人家有很多钱,拿他个千儿八百的,就像给牛拔毛一样,轻松无比。”

“你这是无理取闹。”

“行,我不讲理,那我走。”

……

一走就是好几年,这几年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化,母亲和父亲相继离去。自己每天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的。一天下午,她在菜市场帮工时看到了一个人影,仿佛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身影。

“妹……”

听,花开了;听,花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