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唐生苓歌
  • 刘老大
  • 零度空维
  • 2075字
  • 2022-02-06 08:48:15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刀了,但他还是又用劲砍了几刀,直到鲜血不再喷涌到他白净的脸上,那样会遮住他心中宣泄不完的恨意。突然,一声轻微的啪嗒声将他从迷惑中唤醒,他又一次的不知为何会提刀杀人。接着,他拎着那把刀跑进卧室,刀上流下的鲜血,在地上画着歪曲的线条。他慌忙的打开衣柜门,走进了那个只有他与那个人知道的通道。

他习惯性的闭上眼睛,虽然他知道满墙壁上都是用鲜血做的图画,可被灯火一照,还是有些骇人。这时,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走到了他的面前,用聊家常似的口吻对他说:“唐生,你又杀人了?”

唐生这次沉默很久,嘴里还在小声逞强着:“难道我除了杀人后来你这里,其他时间就不行吗?”那名女子没有回答他,而是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叹了口气。而后转身向通道的尽头走去,待她再回来时,已经变成了唐生的模样。

她顺着通道回到那个充满血腥味的屋子,而那唐生却紧缩自己的身体,手中的刀也被那个叫做苓歌的女子拿走了,这让他在空旷的通道里忍受着如山河般的恐惧。自己为什么会提刀杀人呢?此时的他脑海中已有了答案,是因为对他人的恐惧,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孤独。

苓歌轻轻地关上衣柜门,躲在一个角落里抽泣着,就在她放声大哭的时候警察来了,时间卡的刚刚好。带队的高夙警察听到哭声,立马持枪冲进卧室,却发现自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躲在角落里抽泣,在他身旁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刀……

高夙觉得很奇怪,这男孩在被逮捕时只是哭,但他一点戾气都没有,像是一个仅仅在哭泣的少年,什么震惊中城的碎尸狂魔案都与他无关。不过他很快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的脑海里环绕着客厅里那一地的“碎渣”,经过法医检验,正是那失踪的五个人。

唐生毫无疑问的被带到刑场,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破空声,一朵血花绽放在唐上的太阳穴旁。唐生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紧闭着,脸上是被鲜血抹乱的笑意。在场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一个如花般的男孩,内心怎么会如此的狰狞?

此时化为灵魂状的苓歌在天空之上俯瞰着刑场的百态,她哪里是什么内心狰狞,只不过是因为帮了唐生很开心而已!而真正的唐生在屋子里数着数,十九八……一。

“唐生,我回来了!”苓歌扑到唐生怀里,虽然不能真正触摸到她的身体,但她还是甜甜的笑着。唐僧却冷着脸推开他,他说别离我那么近,恶心!他见苓歌愣在那里,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了,慌忙补充道:“我刚才杀了人,很恶心。”

苓歌勤快的拍了拍唐生的肩,“哎呀,我还是只鬼呢,怎么会在意这些?”突然,唐生满眼通红的瞪着她:“你为什么要帮我?”苓歌回答道,“不为什么,我只想让你一切都好。就算是你犯的错,我也会用尽我的力气帮你掩饰。我也想看到你的笑脸,那样我的内心说不出来的一种暖意,那你为什么会又让我帮你呢?”

这次是唐生愣在了原地,他的千言万语化作了一个哭泣,他就这样和苓歌在通道中相拥。虽然这一次的事情结束了,可如今的家再也回不去了,他不能住在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家中。

只有等自己的哥哥唐声从外地回来才能想办法,才有可能离开这个家。这几天他只能和苓歌委屈生活在通道中了,可他转身身的一刹那却发现没有了苓歌的身影。

他开始慌乱起来了,毫无章法的在屋子里搜寻,却再也不能见到苓歌,只在通道中找到了一个本子,因为在通道中这个黑色的本子显得异常耀眼。

唐生打开了本子,本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纸条掉了出来。上面认真的写着:唐生,我走了,我希望下辈子不会再以鬼的模样来见你,我愿我们都是平凡的人。

他放下本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的面前是挥之不去的那白裙的模样。

……

与苓歌分别已经十几年了,但他没有一刻不在梦中与她相遇,与她相拥歌舞。如今的他在他哥哥唐声的安排下换了一个身份,他不再叫唐生了,而是叫唐苓。

今天他被他哥哥安排去相亲,依唐声的意思是他不能一辈子在失望中度过,应该换一种活法。于是他僵硬地坐在餐厅,二十六岁的他迎来了他的第一次相亲。

唐苓看着眼前身穿白裙的女生,不禁想到在十几年前,也有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她叫苓歌。

唐苓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想到了临别时对他说的话语。面前的女生戴着墨镜,看着正在对着自己发愣的唐苓不由得笑了起来,摘下墨镜,轻轻抚摸他的脸旁:“唐生,是我啊!”

唐苓的眼圈在那一刻变得通红,他不顾形象的抱着面前的女生大哭,他断断续续的说,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之后在他哥哥唐声的陪同下,他们飞速地领了结婚证,又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那一天,唐生或是唐苓对她念了一首诗——

明日的青空映照着昨日的人,每片云儿上都是你。

风也不舍我的相思消散,于是你于无风的夜空数星。

城市灯火下的人不会像我那般幸运,能听你哼起小调闪烁。

我有时也会在青石山上驻足,满山遍野都是你踏过的足迹。

我会点起一团松火,幻想被火光照映的脸庞及淡淡的温柔。

也许就此睡去是很好的解药,那时我的梦里都是你。

你依是昨日的模样,我们于梦中像昨日一样,一样是你。

苓歌听到这里眼圈泛起了红色,她想唐生已经找到了答案,而她又想那个答案是不是她?

她在人们热烈的祝福声中,低头小声去问唐生,只见唐生的脸泛起了红晕,微微的点了点头。

于是,她拉起了拉他的手,在牧师的见证下说了一声我愿意。

是的,他也愿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