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舞剑弄弦
  • 刘老大
  • 零度空维
  • 1540字
  • 2022-01-14 23:29:30

已是深夜时分,白日的喧华已被黑夜的宁静取代。周围黑漆漆的,隐隐约约只有一丝微弱的光亮,不时有风吹过,吹得野草飘摇。

辛弃疾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走着,腰间还别着个酒葫芦,手里拿着一把精巧的利剑。他摇摇晃晃地走着,脸上的红晕在黑夜中也能看清。

突然他被石头绊了一下,摔倒在地,疼得他不由得呻吟几声。他摸摸腰间,发觉有些潮湿,用鼻子嗅嗅,一股酒味扑鼻。原来是酒葫芦碎了,酒撒在他的身上,他手中的剑也滚落一旁。

辛弃疾不由得低声暗骂一句,伸手撑地想要站起身来。待他站起来后,发现原本洁白的衣服已变得灰黑。他于是用双手拍打衣服,想要把灰尘去掉,可到头来手也污浊不堪,只剩下那把剑明晃晃的。

他弯腰拾起剑来,继续向那光亮处走去。经过这一摔酒气也消散了几分,走起路来倒也不那么摇晃了,只是他的心情还是那么沉重。他的心里仿佛憋着一团火,想要把这世上的一切都燃烧殆尽。可他却不能,因为这世上还有他所留恋的东西。

近了,越来越近了,辛弃疾已能看见那光亮处。那光亮处不是别的,正是他在山间的草屋。准确的说,是草屋房梁上的灯笼所照射出来,为夜行的他提供一丝光明。

他多么希望这一丝光明能驱散他内心的黑暗,但这一丝光明仅仅是一丝微弱的光明。他快步走到草屋前,推开门来,径直走了进去。

屋里有些散乱,东西大多堆在地上,床上则都是关于兵法一类的书籍,只有书桌上充满一些文人色彩。他把那柄剑放在书桌上,自己则充满疲惫的坐在地上,眼神中充满了忧伤。

自己不被任用的愁苦汹涌都涌上心头,到头来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还有手中的那把剑。辛弃疾习惯性的往腰间摸寻,想要找些酒来慰藉自己的心灵,可翻找半天也没见着酒葫芦在哪里。

忽然他转念一想,原来那酒葫芦早已碎了,他不由得苦笑几声。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总也比什么都不干强。如今的自己到底还能干些什么?他突然没有了目标,自己的未来如这黑夜一般没有光明。

他轻轻敲打着地面,发出一阵阵旋律,如他的心境一般忧伤。突然他看到屋外那一丝光亮,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沸腾起来。对了,他明白了——即使在这黑夜中都仍有一丝光明,又何况自己呢?

想到此处,他急忙站了起来,拿着那把利剑轻轻地挥舞起来。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竟舞起了剑舞,那一瞬间他仿佛回到沙场上。他仿佛又在奋勇杀敌,在与敌人较量,舞的剑舞也有了几分锋利,似乎饱含杀机,可又蕴含着自己的深情。

不一会儿,他停止了挥舞,身体被汗水浸湿。可他的神情却是舒畅,仿佛往日的忧愁顿时消失殆尽,剩下的是数不尽的美好。

他把剑放好后,又来到了书桌旁,拉起椅子坐了下去。在这种时辰下,何不大显文风?他把纸小心地铺平,用镇纸镇好,用笔敲打着脑袋,用力思考该写些什么。

他抬头忽然看了看星星,一瞬间才思泉涌,抬起笔来写岀了流传千古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他低头看着自己写的词,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随后,他又用手拱出酒杯状对准月亮,说了一声“干杯”一饮而尽。他脸上仿佛真有了红晕,我想那是幸福的红晕。

剑也舞过了,词也写罢了,接下来又该干些什么呢?直接睡觉倒有些辜负着良辰美景,一个想法岀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再一次直起身来,在屋里翻找着什么。终于在一阵尘灰中,他找出了不知何时放在这里的古琴。他费力地把古琴身上的灰尘擦拭掉,自己也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他盘腿坐了下去,把古琴放在自己的腿上,搜寻脑海的记忆尝试着拨弄它。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尝试几次之后他弹的有了些起色,也能完整地弹上一曲。

在拨弄琴弦的过程中,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在太阳完全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时,辛弃疾抱着古琴沉沉的睡了下去。

嘴里还时哼着自己昨晚写下的词,他的身旁正是那把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