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要他的女孩,永远耀眼,光芒万丈

“酒酒,喝下它。”

沈洲熟悉而温和的音在耳旁落下。

陆听酒看着冷战了好几天的男人,终于愿意跟她说话了。

心下微微一松,“阿洲,你不生我气了吗?”

陆听酒长相极美。

漂亮娇小的脸蛋肤白如雪,第一眼看过去便令人惊艳。

尤其是一双精致的眼睛干干净净,像是漫画里被人捧在心尖不染尘世的小公主。

沈洲漆黑的眼底掠过一丝难辨的暗光,温和的语调不变:

“酒酒,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可以为我做任何事吗?”

“那就喝下它。”

陆听酒微微低头。

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到他手中的杯子上,轻声的问,“阿洲……这是什么?”

“酒酒……”

“沈洲!”

“你跟她废话什么,直接给她灌下去!”

另一道熟悉的女声蓦然在房间内响起。

陆听酒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内的女人,清澈的眼眸瞬间睁大,眸底布满了不可置信。

“阿洲!”

陆听酒蓦然转过头,看向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意外的男人。

瞬间冷怒道,“你答应过我大哥不再见她的!不见她的!”

“阿洲,你答应过的!”

“不可以言而无信的……不可以的不能说话不算数的,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沈洲看着第一次对他满眼怒意的陆听酒,一时微微怔住。

反倒是虞明烟开口了,得意的语调里掩不住的嘲弄,“啧啧~”

“还真是被所有人捧在心尖的小公主啊……”

“单纯天真得可怜!”

虞明烟慢慢的走了过去。

她弯下腰,伸手擒住陆听酒白皙的下颌。

下一秒,蓦然用力,“直到现在,你还不清楚吗?”

虞明烟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语调生冷,“若不是陆家的权势,你以为他会看你一眼?”

陆听酒根本不信她的话。

她视线偏移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洲,“权势吗?”

“可是,阿……沈、沈洲,”陆听酒被死死的扼制住了下颌,擒在虞明烟手腕的双手渐渐失了力道。她艰难的出声,“陆氏的大部分股份我已经转到你名下了。”

“……还……还不够吗?”

不知道陆听酒的哪个词蓦然激怒了沈洲。

他大步朝她走去。

推开虞明烟。

沈洲宽大的手掌突然覆上陆听酒细白的脖颈,泛白的骨节用力收紧。

鹰隼般的目光像是淬了毒,裹着彻骨的寒毫不犹豫的刺向几近窒息的女孩。

沈洲语调生冷,“酒酒,你该不会以为我要的就只是这些吧?”

陆听酒的喉咙被他的手掌掐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放……放开……放开我……”

陆听酒双手用力的捶打他,也不能让沈洲手上松一分力。

虞明烟见状,也同时按住了她。

把桌上一直放着的杯子递到她的嘴边,诱哄的语调却透着森冷,“酒酒啊,很痛苦是吗?”

“喝下它就不痛苦了……”

沈洲眼神一冷,眼底是再也不用掩藏的狠意。

掐住陆听酒喉咙的一只手,改为强行的擒住陆听酒的下颌,强迫她张嘴,“给她灌下去!”

虞明烟蓦然发狠,把杯子里的液体全部强硬的给陆听酒灌了下去。

“十一年前你就该喝下的!”虞明烟眼神狠厉阴鸷,“过了这么多年也不晚!”

不过几秒,虞明烟突然松手。

“咳咳……咳咳……”

陆听酒整个人失了力气,顺着椅子滑落到地上,弯着身体止不住的低咳。

喉间一股腥甜突然涌上来,压制不住,陆听酒一张口就喷了出来。

陆听酒像是终于察觉到什么。

缓缓低头,视线落在地毯那一摊鲜红上……

整个人身体蓦然一僵。

同时。

沈洲看到后,脸色瞬间大变。

他猛然偏头看向一旁神情无异的虞明烟,生冷的语调落下,“你把药换掉了!”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虞明烟整个人立在原地,眉眼间神色不变,唇畔牵起袅袅的笑意,“……那又怎样?”

“我们不是说好,只要她精神错乱变成一个傻子,就拿她威胁霍庭墨转让霍氏集团股份!”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要了陆听酒的命,我们拿什么要挟霍庭墨?!”

沈洲满脸烦躁,朝虞明烟低吼道。

“放心,查不出来的。加了一点东西,查出来最多是酒精中毒。”

“现在已经给她灌下去了,她必死无疑。到了这步,你觉得霍庭墨会放过我们?”

“而且,沈洲,”虞明烟语气讥讽,“别告诉我,从一开始就想要毁掉她的人不是你?”

沈洲神情一怔,看着口中还在不断涌出鲜血的陆听酒。

转念之间,低咒了一声。

想到那个男人的狠厉,沈洲心底蓦然生惧。

上前几步,沈洲想把还在不断低咳的陆听酒抱起来。

先逼她写下一封,转赠她名下所有财产给他的遗书再说——

砰——

别墅的门从外面突然被闯开。

一身寒冽气息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尤其是在看到陆听酒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

霍庭墨黑不透光的眼底,瞬间掀起寒涌。

周身气息在刹那间降至最低点。

男人狠厉的一脚踹开了沈洲。

沈洲整个人被踹飞在墙上,后又狠狠的被反弹在地。

当场受不住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跟在霍庭墨身后的一大片黑衣保镖没等沈洲反应过来,就直接把他按在了原地。

动弹不得。

同时,虞明烟也被人扼制住。

面容冷峻的霍庭墨大步走到陆听酒身边。

缓缓蹲下,小心翼翼而隐着颤意的把她抱进怀里。

男人低沉沙哑的音,叫出那个不被她允许的称呼,“酒酒……”

“我来接你回家了。”

霍庭墨的手掌轻轻覆上怀里女孩白皙的脸蛋,手指一点点的抚去她唇角的血迹。

低哑的嗓音里忍不住的颤意,“说好的三年之约,你不能不守信。”

他这么多年才等来的一次机会,她怎么能够失信……

面容始终冷峻的霍庭墨,森寒冷冽的气息袭布全身。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愈发虚弱的陆听酒,就要带她离开。

然而——

怀中的女孩却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霍庭墨整个身体微僵,停下脚步,低头看去。

男人整个下颌线条无声的绷紧,艰涩的两个字从他口中溢出,“……酒酒?”

陆听酒无力的抬了抬眼,眼前模糊一片。

她有点看不清晰男人的面容。

陆听酒泛红的眼角,不断的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泪。

她用仅剩的力气抓住了男人的衣角。

虚弱的气音从陆听酒被鲜血染红了的唇瓣中,断断续续的溢出,“沈…沈洲…他说过…他爱我的……”

“他骗我……骗我……”

霍庭墨在那瞬间窒息了几秒。

心脏处像是猛然被带有倒刺的刀狠狠的插进去,在拔出之时,又突然被无数根针死死的封住。

细细密密的疼得透不过气。

可霍庭墨还是低下头,漆黑的瞳孔里掩不住的疼惜,“酒酒,那你亲自来惩罚他,好不好?”

霍庭墨低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里,渗着一股深深的惧意和祈求。

同时他抱着她的手,前所未有的紧。

他怕她就这样离开。

……

霍庭墨还是没能等到女孩的回应。

一如从前的许多年。

陆听酒下葬的那天。

原本是她最不喜欢的天气。

大雪。

霍庭墨为她遮了云雾,天空晴朗万里。

就好像是陆听酒耀眼的人生中,从未有过阴霾。

霍庭墨用最盛大的婚礼,将还没来得及爱他的女孩带回了家。

全城红妆,烟火满天。

他要他的女孩,永远耀眼,光芒万丈。

婚礼的最后。

一身黑色西装的霍庭墨看着碑石上印入骨髓深处的遗容,深暗的瞳孔里布满灰寂,透不进一丝光,“酒酒……我动了他,你会不会生气?”

说完之后,霍庭墨沉寂的瞳孔掠过一抹自嘲,“应该会的。”

“你……你那样爱他。”

“不过,酒酒,”霍庭墨从喉骨深处溢出低哑而宠溺的声音,“这次我们就不原谅他了,好不好?”

身后的夜空烟火满天。

碑石上女孩的笑容,异常明艳。

霍庭墨的目光落在照片上,恨不得将上面的女孩融入骨髓。

“酒酒,我们结婚了。”

“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安静而盛大,万人祝贺。

霍庭墨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本结婚证。

削瘦用力到泛白的指骨,裹着颤意不舍却轻轻的将结婚证放在她的墓前。

霍庭墨猩红着眼,跪在女孩的墓碑前,低沉喑哑的嗓音模糊得不成样子:

“霍太太,新婚快乐。”

那是霍庭墨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