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古怪的青铜棺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69字
  • 2021-07-21 07:58:59

“你你……,老周啊,你们俩合伙欺负我这老实人!”老肥气道。

这么一下倒是缓和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大家原地休息一下,这里暂时是安全的!”辰说。

我们背靠背坐下来,吃了点压缩饼干充饥,恢复体力。我喝了点水,拿出手表一看,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外面应该是天黑了。

“我总感觉这里有问题!”我四处看看,说。

“这里的能见度又升高了!”辰伸出手,看看模糊的状况说。

是的,辰说的没错,这里的能见度确实升高了,大概能看见三米远了。

“我们在等一下,估计这雾就会散了!”杨雪说。

我发觉,我脖子上有点疼痛,像是被虫子咬的一样,条件反射下,我一巴掌打了过去,通过触感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果然,那是一只虫子。

我头开始有点晕,头脑发胀,我一看那个虫子,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快走,快离开这,这里有百足毒鳖!”我刚一说完,就看到了墓室的四周孔洞里爬出了许多百足毒鳖。

“跑!”老肥喊道。

我挣扎着起来,跟着他们跑向墓室的大门,为今之计只有打开墓门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赶紧找到机关,快来不及了!老周,老肥!”杨雪急得喊道。

“我在找,在找!”我头很昏,我咬牙坚持着没有让自己晕过去,我环顾下四周,现在墓室里的雾已经散了,我看到了整个墓室的布置。一眼看去,全部都是长了白毛的皮俑,形态逼真,呈现跪拜的方式,是朝着我们这边的,到底有什么寓意我暂时不知道,不过我看到了有个皮俑的整个身躯都贴在墙壁上看清了才知道,那不是皮俑而是件器物。

“那里,把它按下去!”我用尽力气喊道。

我用手电筒照着那个“皮俑”,辰跳过去,把它按了进去,瞬间,墓室的大门大开,见到门开,我再也撑不住了,整个人眼前一黑,倒了下去,辰过来,把我扛起来,说:“走!”

我们跑出了那个墓室,听得墓室的大门轰地落地,我们知道我们安全了。

“老周怎么了?”老肥上前问。

“快来帮忙,他被百足毒鳖咬了!帮我按住他!”辰催促道。

老肥和杨雪赶紧上前按住我,辰把绑在小腿上的匕首拿出,在我被咬的地方做了十字切口,他低头帮我把毒血吸出,然后又帮我消了毒,包扎伤口。

“没事了,幸好处理及时,再过久点就没命了!”辰松了一口气拿出酒精漱口。

“真像颗草莓啊,哈哈!”老肥取笑道。

当我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我的头还很晕,不过我能接受得了。

“我怎么还活着!”我问。

“怎么,巴不得死啊?”老肥笑了笑,说。

“去你的!你才盼着死!”我没好气地骂道,然后看了看这周围,说:“这里应该是陪葬坑!”

“嗯!你还能起来吗?不然,还是休息一下吧!”杨雪担心地问。

“可以,我能行的!”我挣扎着起来,杨雪赶紧过来扶着我起来。

“你呀,得感谢辰,是他救了你!”老肥笑眯眯地说:“要不是他那一吸,你就没命了!”

我走到辰的面前,说:“谢了!”他点点头,没说话。

我没怎么在意他的表现,反正一直以来,我对他的印象都是冷冰冰的。

我看了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墓室,显然比先前的那个墓室要大且大的不止一点两点。我也从未听过陪葬坑能如此庞大,这里的棺木粗略地算怎么也该有百来件。

“这陪葬坑的规格好大啊!”老肥看了一圈后,感慨万千。

整个墓室,由东西南北两条路分为四个部分,棺木就摆放在这些个部分里面,而且十字路口中心的地方还放置了一口青铜大鼎。

我们走近大鼎一看,这鼎是在一个平台上的,看这些边缘花纹不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更不像是商周,应该是在战国之后的,更具体一点,这是汉代的金银铁器上特别爱用的铭纹。可汉代已经广泛使用铁器,不应该用青铜的呀,这到底有什么用意。难道是说,这是汉初的墓?可是也不对啊。这里靠近岭南地区,岭南的冶铁铸造业开始于战国时期,兴盛于汉代,楚地的先进冶铁技术是岭南冶铁技术的主要来源,那么陪葬品应该多为铁器,可我们一路看过来,陪葬品少得可怜,现在看到的大鼎却是青铜所铸。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特殊意味!

“为什么会用青铜呢?”老肥自言自语,估计也想不明白。

“看这些棺木上有着这些统一花纹,我觉得这应该是个群葬,来自同一个族群!”杨雪看完棺木后说。

我脑中的一根筋突然被搭上了,我高兴地说着:“我知道为什么不用铁器了,极有可能青铜对这个族群来说有着特殊的含义,所以不是他们不用铁器,而是不喜欢用铁器!”

虽然这个说法比较牵强,不过现在,也只有这种说法才说得通。

老肥走上平台,看向和人一样高的青铜鼎的鼎内,说:“我的乖乖,全是人头!”

“啥?我看看!”我也走上去,一看,果然全部都是人头,这是用人头来祭祀吗?那用来祭祀谁的?难道是是这些陪葬棺?不可能的啊,没理由给陪葬坑祭祀呀!

“你们看,上面是什么?”杨雪突然说道。

我们赶紧把手电往上面照去,只见一青铜棺椁被铁链捆住吊在空中,正是青铜大鼎的正上方。

“我还以为不用铁器,原来也还是用的!”我说。

“有呼吸声!”辰一脸凝重。

“什么?辰,你是说着青铜棺里面有呼吸声!”老肥知道辰的听力十分强,不可能说假话的,他十分震惊。

“嗯!呼吸声很轻,现在越来越重,像是在喘气一样!”辰说。

活物,青铜棺里的居然是活物!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棺里居然有活物,几千年未死的那种,太可怕了!

“此物大凶!非妖即怪!我们赶紧离开这!”辰十分惊恐地说:“呼吸声越来越大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