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赌局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100字
  • 2022-06-24 22:58:41

“好臭!”我捏住鼻子,说道。

“嗯,我也闻到了!”老肥露出一副苦瓜脸,说:“是真的臭!”

这帮人叫我们停下来,然后塞给我们三个防毒面具,示意我们戴上,他们也都戴上了防毒面具,辰双手被绑住控制在一旁,领头的叫手下帮辰戴好防毒面具,就继续让我们往前走。

“有防毒面具不早点拿出来!”老肥吐了一口口水,骂道。

“别愤愤不平了,小心人家把你这防毒面具收回去!”杨雪特烦老肥嘴碎的样子,然后瞪了他一眼,说道。

老肥苦巴巴的,立即噤声,看着他吃瘪的样子,真是笑死我了,可谓一物降一物,还是杨雪治得住他这个嘴碎毛病。

走了差不多一两分钟吧,我就看到了一处泥土泥泞的地方,表面的泥土是白色的,有点已经有了霉菌,大部分都已经是变成了灰白色。

“这是什么东西?看着这么像……”我看着直犯恶心,说道。

“这应该蛇的粪便!这里应该是它排泄的地方!”杨雪说道。

“我们要从这走过去?不是吧!这么泥泞,深度起码到大腿,赶紧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路,我可不想从这过去!”老肥一脸嫌弃地说。

别说老肥了,我也不想从这过去,啥呀这是,看着就已经恶心死了,还走进去,还不如杀了我,看来刚刚的那股味道就是从这里传来的,不过我很想知道那条蛇是怎么通过这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会不会我们的方向有错?

“旁边有个小道!”辰对我们喊道。

我拿着电筒往旁边一照,确实有条小道,但是很明显得看得出来,那里空间这么狭小,只能容纳一个人从上面过去,而且尽头还不一定有路下来,因为这条路是塌方形成的一条有些倾斜的缓坡,要是走过去,得特别小心,不然掉下来不死也没了半条命。

我们倒是可以爬爬,但是,这帮人就不一定了,因为他们还带着一个受伤的人,我能想得道,这小道他们决计是不走的。

这时,杨雪靠近我,然后假意低头整理一下衣服,其实小声对我说:“辰通过手语告诉我,这边是错误的方向,但是一个必死的局!”

我回头看了一下辰,辰看向我点点头。我转过头来,一想,看来两个方向对应一生一死,生门也罢死门也罢,墓主人是想要来到这里的人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就像是一个赌局,来自墓主人和盗墓贼的赌局。

不过,我思考了一下,按照辰之前说的,巨蛇是守护墓主人棺椁的守护兽,而且它还为我们指路,那是不是说明墓主人是想要盗墓贼找到自己的棺椁的,因此,巨蛇这里留下它排泄物是为了阻挡去路,提示盗墓贼的吗?可是按道理说,墓主人一般是不会把自己的棺椁暴露给盗墓贼的,不然也不会在墓里留下这么多的机关保护自己死后的躯体和安息之地不被人打扰。现在,我实在弄不清楚了,这墓主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干什么,我感觉很奇怪,感觉特别的诡异。如果我猜测的都是真的话,那么墓主人真的是颠覆了我对摸金校尉纪事里记载的那些墓道机关意义的所有认知。

“走吗?”我回过神来,问了一句:“这路有点难走,你们确定要从这过了吗?”

领头的和他的手下嘀咕了几句,然后那个手下就过来对我说:“我们队长说了,你们先上去,探完路,我们再上?”

“你们决定好了?我的意思是那个受了重伤的,确定他能走吗?”我说道。

“这个你不用关心,我们会处理好的,队长说功劳是属于一个人,而不是属于两个队长的,懂吧!本着大家是自己人才救了他,至于活得下去活不下去就看他的造化了,利益高于一切!”

我算是听明白了,他们这是打算要把他放弃啊,都是自己人怎么能这么狠呢?难道这就是美国鬼子的处理方式?追求利益不择手段,哪怕是放弃一些人或者一些道德的礼义廉耻。

算了,反正到了前面,碰上了机关也不一定能活着下来,或许在这里,熬个几天,伤势好些了,说不定能自己走出去。看着他们给他留下了食物和充足的物资药品,再次帮他上了药处理了伤口,然后就把他丢在了那里,看着我感觉很可怜。

在领头的催促下,我们开始往上爬,这岩壁有塌方过,所以有很多不规则的地方,人慢慢地小心一些还是能爬上去的,但就是有点高,大概就是三层楼这么高吧。

我是第二个爬上去的,杨雪爬得很快,她先到了那个道上,将三爪勾固定好,把连着的绳子丢下来,然后我才借助绳子爬上来的,老肥在我后面。

我们三个人到了这处小坡,在下面看着还感觉有点很狭小,上来一看,才知道原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走,只要是眼不花,体力好,正常人还是能安全通过的。

“都没事吧!”杨雪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没事!老肥,你有没有事!”

“没……没事!就是有点累!”老肥喘着气说道:“那颗珠子就是好啊,你吃完了,真是变了一个人,生龙活虎!”

“别贫了,我们先到前面看看,回来再叫下面这帮龟孙子!”杨雪看了看下面,啐了一口唾沫说。

“别这样说,下面还有辰呢?”我说道。

杨雪捂住嘴巴,一脸的我什么也没说过的样子。

“那也照样骂?”老肥说道。

“哦?我和杨雪记住了,等安全回去了,我立马将这事告诉辰,也不知道你这身膘能顶得住挨打几顿!”我不怀好意地说道。

“老周,哦不,大哥,你就放过我吧,辰那小子下手可狠了,没轻没重的,一不留神,我估计半残!”老肥一阵后怕。

“那可好了,我去医院看你,我认识个医生很厉害,应该能把你从半身不遂的边缘拉回来!”杨雪笑着说道。

“杨雪,你不能这样子哈,我们可是结盟的搭档呢!不能落井下石!”老肥哀怨地说道。

“哈哈,话题结束,辰还在别人手里呢,别贫了,到前面看看,探探路!”我提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