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又见凶兽图腾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12字
  • 2022-01-20 09:33:04

休息好了,大家准备出发,顺着这条阶梯往上走,走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了三条路。辰示意让我用寻龙盘看一下,我表示很无奈,磁场太不稳定了,而且还不知道方向,我就算是拿出寻龙盘也是无奈得很。

于是,大家商量后,随便选了一条路。这条甬道里我们看到了有人走过的痕迹,而且人数还不少,不过看痕迹是很久之前的了,不过有人走过的,对我们来说,可谓极好,因为前面肯定没有多大风险的,机关什么的估计已经被人淌完了。

我们便不在小心翼翼地走,大步流星,但还是要好好观察周边的环境。

也大概走了有了几分钟了吧,穿过长长的甬道,来到了一个小型的地下城。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我们来到的地方,空间很大,里面街道和楼房罗布,就像是一个建在地下的城池。

老肥感叹带道:“这是把整座城池都复制了进了吗?”

“都小心些!”辰出声提醒道。

我们走入这座小型城池,城门上刻着两字,但是却是古体的,甚至有些损坏了,已经看不出什么字。我们没太留意,推开了城门,里面只有一条长长的狭道,更奇特的是,我们走完了这座城池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城池里只有十字路口,要么直接是死胡同要么就是个十字路口,周围成散开护卫状态,拱立着最中间的一座高楼。

我们走完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辰说,最有可能是出路的地方只有中间的那座高楼。

于是我们开始来到那座高楼下,这楼的位置正好在城池最大的主十字路口中央位置。

突然间,老肥发现了不一般的地方,他说道:“这座楼轻易不要进去!”

“为什么?”我问道。

“你们看,这楼的楼顶处,那里有四个吸盘的模样,这是古代浇筑留下的痕迹!”老肥镇定了一下,继续说:“铁水封楼!好大的手笔,这楼里封着的,可能是……”

“妖吗?”杨雪小声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是祸害!”老肥也不敢说,因为只听过哨子棺会铜水或者铁水封棺,但从来不知道还有铁水封楼的,里面被封住的到底是多么厉害的东西。

“你们看,这楼底基座上的图案,有没有熟悉的感觉!”辰突然用手电照在基座上,说。

“兕、鸣蛇、梼杌、诸怀、钩蛇、夔牛、穷奇、饕餮,八大凶兽图腾!”我惊叫出来:“周巫女的那个地下河古墓!”

“嗯!”辰点头道。

我的乖乖,又一次碰见了这八大凶兽,这里明显是古女真族的贵族墓啊,怎么会出现巫女一族的东西呢?我实在想不通。

“这里怎么会有这八个图腾!记得假王老五不是说这是周巫女一族的吗?”我不解地问。

“有没有想过这里不止一个墓呢?”辰对我们说道。

听了辰的这句话,我懵了一下,是啊,如果不止是一个墓呢?我们之前一直被情报误导,误以为这里是有两个墓,看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极有可能存在三个墓。看来,那个风水师用甬道将两个墓连起来了,看来这么一说,藏龙墓真正的主体是这两座墓,而我们之前进来的地方其实只是意外发现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里面封的该不会是那个东西吧?”老肥嘘声问道。

“谁知道呢?”我知道老肥说的是之前封在青铜棺里的那个东西,我表示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我仔细一想,这周巫女一族恐怕不会这么简单,肯定有大问题在这里面,随即我感叹了一下说:“周巫女一族真是有太多的隐秘了,让人着迷!”

辰突然间让我们不要说话,我们全都停了,大气不敢喘,我们知道辰的听力异于常人,他肯定是听到了什么。

“有机关动的声响!”辰说着,突然小声说:“有人来了!”

我们四人偷偷地往旁边走,躲在暗处,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一帮人顺着路上来,我听得清楚,全是在讲一些叽里呱啦的外国语,完全听不懂。

“外国人!”老肥小声说道。

“嗯,外国人,看着好像有十几个人,全副武装!不过,好像他们中有人受伤了!”杨雪的视力也是很惊人的,她能透过淡光就能看得清楚事物。

“那个集团的人吧!”我说。

“应该是!”老肥应道。

“不好!”杨雪说道:“他们在想办法打开那座楼,他们手上拿的应该是小型定向炸弹,我们快走,离开这里,如果这楼里真的有不祥之物,那极其危险!”

“走!走!”老肥边走边小声骂到:“这帮外国龟孙子,真是悬崖边跳舞,嫌活得久了!”

我啼笑皆非,老肥真是到哪骂到哪!

我们从旁边绕过去,从来时的城门口出来,刚一出来,就听到了爆炸声,紧接着就是枪声,而且很密集,看来是那帮外国人遇到危险了,之后,我们就听到稀稀拉拉的枪声,而且还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看来他们是真的放出了那座楼里的东西。

我们赶紧跑路,然后老肥惊喜地发现,在城池门口的旁边不远的地方有着一缺口,我们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个通道,只能从里面向外打开,怪不得我们刚开始来的时候找不到,原来在这里。

“这帮外国人,可能就是从这里出来的!”老肥笑嘻嘻地说:“得来全不费工夫!”

“快进去,死胖子!”杨雪骂道,嫌弃老肥墨迹。

我和辰互相看了看,果断一人给了站在洞口的老肥一脚,老肥瞬间进洞了。

“诶,我说,你们谁踢的我啊!”大家都进了通道后,老肥捂着屁股说。

我指向辰,辰指向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他!”我俩都不好意思笑了。

老肥:“……”

“活该,墨迹死了!”杨雪嫌弃地说:“进个通道都这么费事!”

老肥一脸的苦瓜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