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幽冥之口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146字
  • 2021-12-25 10:44:58

“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况是凶龙不入穴,只是闲行引身过。”我从包里拿出寻龙盘,根据风水布局来看,这里根本就不是好风水,在十六字风水秘术里这是条魔龙,根本不适合墓葬,而是适合镇煞。

这八处积尸地是用来积煞的,而这处的魔龙风水,明显是以煞压煞。

“不好,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这里不是墓室!不是墓室!”我发了狂似的喊,我们来这里很久了,如果这里面镇压什么着邪恶的东西,我们一定逃不出去,我想到了之前我进入幻境的场景,那红衣女尸,那些纸人,太多的诡异在这里。

“你说什么?”老肥拉住我,问。

“生命堕落,不详之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

老肥听得一脸懵,这时辰拉住了老肥和杨雪,往远点走,用手电照着我,然后惊得差点喊出声来。因为在手电下,那个影子不是我本人,而是一个正在镜子前梳头的女子,一边梳头发一边嘴唇还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生命堕落,不祥之地!”

“生命堕落,不祥之地!”

“生命堕落,不祥之地!”

杨雪捂着嘴,一脸的惊讶地看着老周在念念有词地重复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老周这是……?”杨雪小声问道。

辰也有点惊讶,这句话是那份被抢的绝密文件里关于这里的解释,“生命堕落,不祥之地”这句话在文件的内容里曾不断出现了十几次,说明这句话什么的重要,可是当时的那个文件的确切内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句话他也没有告诉过老周,可是老周现在嘴里说的就是那句话,如何不让他惊讶?

“鬼上身了吗?”老肥小声地说。

辰没说话,只见辰抽出剑来,咬开手指,手指抹过剑身,顿时剑上就带上鲜血,然后辰将剑身拍向我的额头,我是能看到的,但是我却不能动,仿佛被什么控制住了身体。剑身拍到了我的额头,我的耳边出现了一个尖利的女叫声,然后我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我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问道:“我怎么了?”

“你是老周?”老肥问。

“我不是老周,我是谁?”我反问。

“你真的是老周吗?”杨雪问。

“你们是怎么了?我是老周啊!”我说道。

“看来是了!”老肥舒了口气说。

“我怎么了?”我问道。

“谁知道?我们刚刚看你一直在那里发疯地喊着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哦,‘生命堕落,不祥之地’,然后你的影子忽然变成了一个梳头的女人影子!”老肥现在想想还是一阵后怕,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场景。

“女人?难道是她?”我想起了那个墓室里的红衣女尸。

“谁?”辰追问。

我告诉他们我之前在那个墓室里的一切,及在幻境里看到的一切。

然后老肥和杨雪看向辰,十分不解。这个墓会和辰有关系吗?感觉不太像。

“看我干嘛,这个墓和我没有关系!”辰顿时黑了脸。

“也对!”老肥若有所思的点头说,然后回头看着我说:“看来,那个红衣女尸灵魂一直跟着你啊,合着!”

“呸,她才跟着你呢?”我骂道。

“老肥,不是,别乱说,老周中毒了!”辰看着我们继续说:“看老周的后背!”

老肥掀开我的衣服,果然在我的后背上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我的后背上出现了一片点点散开的黑色阴影,或者说是尸斑。

“这是?”老肥看向辰,问。

“这是禁婆的精魄!”辰看着我,说:“如果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你会在几天内慢慢变成禁婆!”

“什么?”我一脸的无语,我才不要变成那种恶心东西,我看向辰说:“在我变成禁婆前,了结我好吗?我不想变成那种东西!”

“好了,你不会变成禁婆的,你体内的龙蛇内丹会将它逐渐吞噬掉,你要知道,巫女豢养的龙蛇吃这些东西可不少,就这点禁婆精魄,还奈何不了你!”辰拍了拍我的头,继续说:“起来吧,吃点东西,然后看一下我们怎么能离开这里!”

呼!吓死个人了!我差点以为自己要变成那种恶心巴拉的东西,别说变成了,我现在是一想起那些头发,我就想吐,以后绝对不吃发菜了,太恶心了。

“这里不是善地,这里是用来镇煞的,我们现在在五行的火位上,如果我们一旦离开这里,我们就很有可能碰上煞,这个煞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寻龙盘里显示的生路在那边!”我指着左边的那条甬道,说。

老肥说:“那边是有禁婆的水潭积尸地,老周,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我其实也怀疑我是看错了,但是我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三次,真真切切,生路确实就在那边。

“没有错!”我很肯定地说。

“那行,就走那边!我相信老周!”杨雪说道。

“休息一下,十五分钟后,我们从那边走!”辰提议道。

“没问题,就这么办!”老肥最终也是点头同意了,毕竟我们三人都决定走那边,那他肯定要和我们一起的,因为我们四人一体。

十五分钟后,我吃饱喝足了,于是决定出发。

我们走进甬道,一直走到了水潭处也没有看到一只禁婆,真是奇怪的很,按照老肥他们说的,这里应该有很多只禁婆的,可是,我们的眼前能看到的地方,是真的一只也没发现。难道,它们集体躲起来了吗?

“奇怪?怎么会这么安静?”杨雪也是不解地看着周围。

这里开始起雾了,老肥看了看手表,晚间十二点。

雾越来越浓了,我们的眼前的能见度一直在下降,辰让我们背靠背,注意周围的一切,然后一点点地退回甬道里。

我们刚退回甬道里,我们就看见水潭的水开始慢慢地消失,然后从那个坑里出现了一队人马,白色的旗帜,红色的衣服,而且那些人的脸都是白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甚至我们还闻到了一股香烛味。

“幽冥打开了!”辰轻声说。

我脑子里想起了那句话,在北派盗墓的典籍中,曾记载着,传说中,大兴安岭的地底是幽冥的入口!难道,这里真的是幽冥的入口吗?我不禁地向那边张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