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会合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4字
  • 2021-12-24 15:56:20

这具双面人首蛇身像总是给我一种汗毛林立的感觉,特别是对上那两双眼睛的时候,仿佛精神都被拉扯着,眼前黑和亮在不断变化,我猛地转头,收回心神。

我知道这里定是有些古怪的,可我不能去深究它,我现在的想法是要尽快找到辰他们。

我沿着阶梯往上走,走着走着,总感觉我后面有人在跟着我,因为我踏出一步竟会发出两声脚步声。我连续走了几次,事实证明,确实是如此,我转头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当我往上看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我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我居然在手电的光下看到在这片积尸地的天花板居然有人在行走,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它抬起头看向我时,我看到了一张满是褶皱的脸,正嘴角流血的微笑着。

我猛地转身向上跑去,这太过于诡异了,这到底是人是鬼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跑到阶梯最顶端的平台,我跑进连接平台的甬道里,一路狂奔,刚才的那一幕给我的冲击太大了。我从未见过如此的怪事,那个人,不,它绝对不是人,人是不可能克服地球重力而在天花板上行走的。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的恐怖,像是一具已经风干的尸体一般。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让人害怕,我跑了大概几分钟,想着它应该追不上了吧,可是当我看向前面的时候,一个飘荡的身影赫然进入眼帘,是的,是我看见的那个诡异东西。

它怎么会在我前面,我明明都已经跑了这么远,应该早就把它甩到了后面的,它不可能会跑到我前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举起枪,直接给了它几枪,砰砰的,像是打在了石头上了一样,它慢慢地转过头来,头发发了疯变长,像是有风吹的一样,越来越长,就快要到我的面前了。

“卧槽!禁婆!”我叫了一声,忙往回跑。

我没跑出三步,我又看见了一个,这个才是我在积尸地里看到的那个,原来这是两个禁婆,这下好了,一前一后,我彻底慌了神。

“火,对,火!”我仔细地回想禁婆害怕的东西,没错就是火,可从哪里找来火呢?

它俩越来越近了,我能看到这些头发都飘向了我这边,缠住了我的头,脖子,然后是身躯,我有一种窒息感,我觉得我要没了。

忽然间,这些头发就断了,我能感受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把这些头发给斩断了。接着,好像有人过来帮我把这些恶心的东西从身上弄了下来,我这时才看清楚了,来人是谁。

“辰!”我高兴地叫了一声他,谁知道我能有多开心,跟中了五个亿差不多。

“等下再聊!”辰把我护在身后,拿着剑就冲上去和禁婆干了起来,简直了,就一猛人。

我看着两禁婆被踢飞出去,辰往地上放了个不知道的什么东西,然后用剑一划,一挑,瞬间起了火星,然后就是开始冒出了火来,一时间火光冲天,禁婆很畏惧火焰,急忙躲得远远的,它们似乎知道打不过,纷纷退走了。

我坐在地上,大呼了一口气,没想到啊,危险关头还是辰救了我一命。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

辰收起剑走过来,在我的旁边坐下,说:“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样?”我问。

“嗯,我也没事!之前已经和老肥他们碰过头了,但长时间不见你,我就过来找你了!”辰看着满身血迹的我,知道我这一路并不像表面说的这么轻易。

“你刚刚弄起火的东西是什么呀?有股怪味!”我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总觉得好像在那里闻到过。

“火油!南方那边叫做水火油,在墓里的火桶机关里取的!”辰扶起我,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检查了一下我的伤势,知道了伤势并没有多严重,然后对我说:“我们找老肥他们去!”

我点头,任他扶着我往前边赶路,他告诉我,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八个方向甬道的尽头都有一个积尸地,并且每一个积尸地都存在不一样的危险东西,最常见的就是禁婆,因为有一个积尸地是一个大水潭,里面就有很多禁婆,可能有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使得那个积尸地里的禁婆跑出了一部分,散落在各个积尸地里,我们刚刚遇到的两个禁婆可能就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穿过几条甬道后,我们俩到了一处甬道相接的地方,老肥和杨雪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俩,我一看,这里应该是这八条甬道相接后形成的空间。

“老周?没事吧!你不在这段时间,我们大家都十分担心!”杨雪看见我走上前来,担忧的眼神让我心中一暖。

“哟,还没掉一层皮啊?老周,欢迎死里逃生!”老肥这人一向嘴贱,习惯了,但他担心我却是真的。

“你这不是还没掉层皮吗?这种遭遇谁敢和您争啊?”我对老肥淡淡地说道。

“嘿,还会呛我了,看来没多大事,没事啊!”老肥笑了起来,边笑边围着我看。

“大家终于合在一块了,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走?”辰看着我与老肥,摇了摇头,略显无奈,随即对我们说。

“嗯,接下来的路可全靠你了!”杨雪对我说道。

我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老肥施展不出他的本领,还是得我们摸金校尉来解决,寻龙看穴找方向,可是我们摸金校尉的看家手艺。

“这样吧,老周,你用寻龙盘看一下接下来的方向,找到方向后,我们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一下体力,然后再出发。”

对于辰的提议我们没有异议,向来他的看法在我们之中都是占主体地位的。

可是,我其实对辰有点防备心,为什么呢?因为之前在墓室里遇到的一切,我很怀疑辰和这个墓有极大的联系,因为梦里的那个人和辰太像了,根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