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入口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86字
  • 2021-07-19 19:55:49

我用寻龙诀将整个风水走势都寻了遍,并在纸上勾勒出来,看着成功了的风水走势图,老肥等人笑着说,老周可以啊,不愧是摸金校尉的子弟。我笑笑,连连称谬赞谬赞。

“这个地方的风水很奇特,先前时我观得五行风水,现在又一次观,这处的风水不仅是五行风水,而且也是盘龙风水。所谓盘龙风水,是以那五座山峰为首,分别对应五条龙形走势,我若猜得不错,那五座山峰中间有一处水潭,水潭底下必是古墓入口。盘龙风水讲究云气聚而不散,但你们看那里的云气时聚时散,我料定此墓定是风水被破坏,成了大凶之墓。此墓依着这里的喀斯特地貌,以部分溶洞为墓道,在地底形成一个人形墓,此墓八脉尽断,为活死人墓!”我严肃地说。

“的确和老周说的一样,那五座山山底,确有一水潭,我先前去探过那地方。如果说,这墓以溶洞为墓道的话,定有些墓道是靠人工凿成,绝非天然就形成的,所以机关定多!”辰点点头说。

我也点点头,虽然怕机关多,但我更怕的是墓里的尸会成粽子。

老肥他们好像并不太惊讶也不怕,反而倒是我有点怕,看来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

下一步,我们就出发了,赶去那处水潭。从我们所站的地方到那边去,路程有点远,但我估摸着我们应该能在太阳落山之前到那里。

这次还是辰带的路,那一带他探过,自然知道那里该怎么走。我提醒他们要注意毒虫,因为我知道盘龙风水因为云气不散,长年有雾或积水,树木葱茏,毒虫较多。这次,辰竟然出人意料地拍了我一下,表示赞成。我瞬间呆滞,原来这“冰块”也是能和人打招呼的。

很快,我们通过辰之前探过的路,很快就到了五座山山底下。森似乎有点懵,因为他找不到他探过的路,可能是因为他上次来时是中午左右,所以未经历起雾,而现在四周起了雾气,到处都是蒙蒙的一片,也就迷失了。我让他们提高警惕心,以免有毒虫袭击,以便我用一下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看一下我们的目的地方向在哪边。

我抬头望望模糊的五座山峰,每座山峰之间有几座小山峰相连,这是明显的盘龙风水特征。我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龙头的所在地,因为那处水潭在盘龙风水中被称为龙涎潭,找到龙头就相当于找到了水潭。我知道,此刻这种情况,只能用地字篇风水秘术。

“龙腾上相形度地,大道龙行自有真,星峰磊落是龙身。洞读山川龙形势,无水不成龙游滩,判断龙脉的来去止伏,观取“龙、砂、穴、水!”

我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蹲下来在地上抓取了一把泥放到眼前看了一眼,然后圈个圈,让老肥在地上用洛阳铲顺着圈下铲,看出来的泥土是不是含水沙。

一把洛阳铲下去,起来的泥土,我捏了一把,沙粒感很强,含水性也强,我高兴了起来。

“就是这个方向,快走,等到天黑就麻烦了!”

“老周,可以啊!有空教我一招?”老肥笑着赞赏道。

“呃……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不传外!”我笑了笑,婉拒了他。

“小心!”

辰突然喊了一声。

只见辰的剑惊起一阵风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冷冷的剑光,刺得我眼睛生疼。

刺啦的一声,一条剧毒的蛇顿时分为两段。

“怎么了?”杨雪问。

“他差点被毒蛇咬伤,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

我转身时,看到一条色彩斑斓的蛇已经断成了两半,此刻,我对辰十分敬佩。

“这蛇毒性很强,一分钟就会要了人命,幸好,辰的动作快!”老肥呼了口气说。

我点点头,心里还有余悸,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

大家继续往前走,顺着我指的路,一路上也出现一些毒虫,但都被辰哥给摆平,很快,我们就到了水潭边。

“大家都准备一下,一起下水!”杨雪开口说道。

辰哥做头先下水,走在前面,我走在第二,老肥走在第四。

水潭不深,才过膝盖,但是水很清澈,又加上这里的喀斯特地貌,一些泥什么的,早就被水给卷走了,只剩下裸露的碳酸钙岩。

“这里有个泉眼,一个人能过去!”辰呼唤着我们。

“应该就是入口了!大家等一下一定要跟得紧些!”我提醒道。

我很害怕,因为就要下斗了,这次算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次下斗,心里空落落的,总是没底。更何况第一次下斗就倒了个凶墓,心里就更紧张。不过,我要尽可能的遏制住这种恐惧感。

辰哥先进去了,我随后。我一进去,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把我卷了进去,呛了几口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水好像变少了。正当我还感到纳闷时,整个人都吃痛,仿佛要散架一般,特别是屁股这里,都痛得麻木。

我一骨碌地爬起来,才发现原来这个泉眼是假的,它从上直下的通道约莫两米多长,内壁上布满小泉眼,底端其实用一块青石板封闭着,而现在已经被破坏掉,漏出个大窟窿,水从上面哗哗啦啦地浇灌下来,如同一条水龙一般,由于水从这里灌下来,因此这就形成了一个漩涡。我所处的地面,离顶上的青石板也有两米左右高,怪不得摔得那么痛。我看向不远处,辰哥打着强光手电筒,执着一把剑站在那里,瘦削却不失锐气,看着那闪着冷光的剑锋,我大概知道了青石板是怎么被破坏的。

老肥和杨雪都没有避免地掉在地上,特别是当我看见老肥那一身抖动的脂肪碰撞地面而引起的震动,心里就发笑。辰哥过来问我们有没有事,我和杨雪倒是无碍,只是老肥有点擦伤,然后在不断地骂天骂地,就好像要恨不得把墓主的祖宗十八代都要骂一遍似的。

我们整理一下,开始离开这里,而那些流下来的水已经顺着低处流走,我们看得出来,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溶洞。

突然,辰哥摆手招呼我们,好像他发现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