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勇闯积尸地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7字
  • 2021-12-22 21:46:44

死就死吧!反正回头也走不了了两,按耐了性子,踏着小心翼翼的步伐,沿着这个阶梯一直向下走去。阶梯上满是白花花的骨骼,有时候脚踩住了还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绝大多数骨骼还是能依稀可辨,多是一些牲畜,特别是牛马羊猪的骨骸居多。越往下走,骨骼的数量就越多,有的时候都不知道从哪下脚,最后颇为无奈地踩着骨骼走,感觉十分坎坷不平。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吱吱的声音,我知道大事不妙了。果然,手电一转,我看到了几只硕大的老鼠,正在骨骸上爬来爬去,啮尸鼠无疑了。我必须走快点,生怕被它们发现,几只还好,最怕一大群得涌来。我很肯定,这里绝对不止这几只啮尸鼠,尽快走出这里,绝对没有错。

我速度提了上去,骨骼被踩断的清脆声此起彼伏,可能是声音太响了,把藏起来的啮尸鼠惊起了,我很清晰的听到,有很多的吱吱的声音,我顿时明白了,极有可能是我踩骨骼的声音太大,把这些老鼠都吵醒了。我往后一看,果然,刚刚才几只的老鼠,这个时候居然是一大片,一大片什么概念,你往后一看,目光所及之处全是密密麻麻的啮尸鼠。然后,眼看着这些啮尸鼠疯狂地向我袭来,我撒腿就跑,我多想拔出枪来,但是我也知道,一旦开了枪,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枪声绝对会惊起更多的啮尸鼠,为今之计只有逃跑。

我疯狂地向前跑,已经不管那里骨骼多,也不管是什么动物的骨骼,更不管那些骨骼断裂的刺口划破我小腿上的皮肤而发出刺痛的伤口,我心里想的都是怎么在它们的追击下活下去。

有一只跳起来了,我眼瞅着机会,一手打掉,又接着跑,最后被迫拿出八玲乾坤伞,我熟练地打开机关,伞瞬间成了成了把大铜刀,左右逢源,前后挥砍,不知道砍中了多少只啮尸鼠,我没怎么算,但有红色而发出恶臭的鲜血溅到我的脸上。我哪里管这些,那怕恶臭让我直冒恶心,但我依然坚持着一边跑一边跟它们战斗。

跑了有多远,已经不记得了,跑了有多久也不记得了,但这帮东西还穷追不舍,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层又一层。它们的速度在越来越快,大概是我跑得慢了下来,因为体力经过长时间的奔跑已经趋于衰竭。

我跑不动了,是真的跑不动了,我将八玲乾坤伞撑在地上,我就站在哪,不打算跑了,我知道,我再跑下去也是死路一条,明明已经知道结果,何必挣扎。我闭上眼,等待死亡渐渐到来,没想到我还是要折在墓里,也好,能陪着这个神秘的世界陷入沉眠好像也很不错。

大概闭眼了几分钟了,按照正常来说,这些啮尸鼠应该涌上来了,可我能感觉到我身体上出了小腿上的刺痛,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我猛地睁开眼,一看,所有的啮尸鼠都停留在了十几米开外,有一些还疯狂地往后退。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应该算是活下来了。可是,就当我觉得万幸的时候,我看到我脚下的骨骼底下,有着一条条的红线在游动,这种东西我好像是有印象的,好像在哪本典籍上见过。

尸藤!我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了,这是尸藤!一种以血肉为食的虫子,形似蚯蚓但是它们的长度可以达到十几米开外,而且身体的强度十分坚韧,韧性十足,口器呈花瓣状,每一瓣上都布满着倒勾的尖器和吸盘,能轻易地破开皮肤,撕下血肉来。一旦被它缠上身上,大罗金仙难救,它会慢慢地将你的血吸光,然后当猎物死后,它才会享受猎物的新鲜血肉。这种东西,领地意识极强,以群居生活的它们,十分恐怖,看来那些啮尸鼠不敢过来的原因恐怕就是这种东西盘踞在这里吧。

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没想到,刚出狼窝又入虎窟,人生为何总是会有这么多的惊喜!

我的腿已经被缠绕上了,我也很想跑,但是作为群居生活的尸藤来说,我怎么可能会逃脱它们的手掌心呢?一条条的,一团团的,都向我这边涌来。

很快,我就直接躺在地上了,无数的红色虫子将我覆盖,我能感觉到我身上多处开始疼痛,我知道那是尸藤在破开我的肌肤。

之后,就没有然后了。尸藤吸了我血,就像发了疯般地从我身上快速移开,我的全身终于可以动弹了,我一骨碌地爬起来,掀开衣服,我看到满身的一个个小洞正在流着鲜血,所幸,深度不深,很浅,可能是还没准备咬开,它们就没再下口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大概猜到了一些原因,尸藤其实也算是毒虫之一,对于被巫女用其他毒虫来豢养的龙蛇它们天生具有危险感,大概是我吃了那龙蛇的内丹,我的鲜血也带上了这种气味,所以它们不敢吸我的血。我内心充满了感谢,龙蛇内丹又救了我一命。

我现在大概是不会被尸藤袭击的了,对于啮尸鼠我也不怕,因为在尸藤的领地里,它们还不敢造次。我这下算是安全了。

不知道老肥他们怎么样?我内心突然感概。自从分开后,我一个人就已经遇到这么多危险了,在血墓里,每一处都充满了未知危险,我相信老肥他们就算是碰到了危险也一定能化险为夷的。

我消毒了一下伤口,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继续往前走。不久后,我就到了另一处阶梯,我看到一块块精美的浮雕镶嵌在阶梯中央,居然又是人首蛇身像。

我记得我们在入墓前也见到过这样的一块浮雕,只是损坏严重,此时一看,我眼前的这个人首蛇身像右像为女面,左像为男面。怎么说呢?总体感觉上,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浮雕,起码我到现在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人首蛇身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