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红衣女尸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163字
  • 2021-12-20 19:07:17

忽然之间,我的眼前冒起了一团烟雾,我心知不妙,我猜测应该是我踩到机关了,可为时已晚,烟雾被我吸了几口,顿时我的眼前直冒金星,整个世界开始摇晃起来,下一秒我的眼前开始渐渐清晰起来。

眼前的这个世界哪里是在墓里,明明就是一个高楼檐宇,遍地粘贴着大红色喜字,朱红色的门上挂着红绫,一朵大红花再告诉我,这是一个古代婚礼的现场。

我不知怎的,居然鬼使神差地推开了朱红圆环大门,一进去就看到了十分热闹的场面。从前到后,这场酒宴摆的酒桌恐怕不下百来张,人流拥挤来来去去,手里觥筹交错,宾客起坐喧哗,小厮女婢来来往往,大壶大壶的酒被搬上来,摆到庭院中间。我看了一眼,酒席上的酒菜摆满了桌子,满满的二十二道菜,一般说来十二道菜为幸福,二十二道菜那可是福上加福了。我一看就知道,果然啊,这些安排很符合这朱门高墙的格调。

这时,一群女婢拥上来,抓住我的手,你推她攘,其中一个大声说道:“少夫人,烦请您盖上盖头!”

“什么!什么鬼?慢着”我大喊着,尖锐的女声让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束,这身打扮,明显就是红嫁衣呀,我一摸我的脸和头发,脸如凝脂,没有胡渣,长发飘飘,头还带着九凤来仪钗,这俨然不是我,明显就是一副女人脸蛋,女人的身体嘛。我推开她们的手,喊道:“我不是你们少夫人!我不是!放开我!”

“少夫人,您别害羞了,少爷还等着您呢!”

我被强行盖上了红盖头,我发现我的力气变得小了很多,已经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力气,我顿时无语了,我记得我在推开门之前还是个男人来着。

紧接着,我就强行被带到了一个地方,估摸着应该是大厅,然后又被人强行摁头行了大礼,终于,我找到了个机会,怒气轰轰地一把掀开了红盖头,抬眸怒视,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我不禁诧异,和我拜堂的居然是辰。

我简直呆滞了,变成女儿身也就罢了,居然还和辰拜堂了,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我于是慢慢回忆起来,我猜我应该是中了机关,所以这里应该是幻境,那么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推开所有人的阻拦,想要冲出去时,就在这个时候,这里的一切开始静止了,眼前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感觉是播放的影片被按了暂停键,所有人的脸都是呈现一种诡异的笑容,然后木纳了一般。我回头一看穿着新郎装束的辰,他也在诡异地笑着,不过他是能动的,他缓缓地向我走来,“你好好配合不就好了吗,非得要破坏游戏规则!”然后,双手掐住的脖子,诡异的笑容让我感觉恐惧,我现在只感觉我已经呼吸不了了,我奋力的反抗着,手打在了旁边的人身上,顿时将那个人打烂了,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里的人都是纸人。

“你……究竟……是……谁?……我……”我眼前渐暗……

我忽然惊醒,抹掉额头上的汗,手电筒掉落在我的旁边,我忙查看自己,发现这就是我自己本身,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走上前,拿起手电筒,转身一看,大惊失色,棺椁被打开了,可是棺盖却不见了,不过到底是谁打开的?

我忙查看四周,再次确认了,这个墓室里只有我一个人。现在,我心里很害怕,吞了几口口水,慢慢地移步上去,想看一下棺椁里的是什么。

我拿出手枪,上了弹,只要棺椁里有任何异动,我直接给一梭子。我深呼吸了几下,镇定了心神,半步半步地移动,脚下软软的,双股战战。

手电筒的光终于够着了棺椁,我心想死就死了吧,直接跳了出去,顺着光我看到了棺椁里的场景。这是一具女尸,宛若睡美人一般,皮肤根本没有起任何变化,连尸斑都没有,肤若凝脂,身穿着大红色的红嫁衣,头带着九凤来仪钗,长发飘飘。这不是刚刚梦里的我吗?

我懵逼了,看着这具没有任何腐烂迹象的女尸,我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棺椁到底是怎么被打开的?这女尸又是何人?那梦又有何意义?那男人为什么和辰这么像?我为什么会在梦里变成这具女尸的样子?梦里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一连串的疑问冒上我的心头,但我又不知道从何入手去解决。

我觉得十分灵异,便想到鬼吹灯的由来,于是取出蜡烛,在棺椁的东南角点了一支蜡烛,然后跪在棺椁前,拜上了几拜。

“周氏小子,无心冒犯,若有扰乱,请灵平怨,火烛开道,恭待昭示。”

就在我磕了九个响头时,棺椁的正前方传出轰隆的响声。在手电筒的光中,我看到了那墙上开了一个门。

我赶紧起身,往那边的门走进去,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棺椁里女尸脸上露出了笑容,棺椁的棺盖从墓室的顶端由锁链带动稳稳落下,与棺身合二为一,于此同时东南角的蜡烛顿时被带起的风吹灭了。

而这些,我都没有看到,因为落下的墓门已经把一切都掩盖住了,但我感觉我的背后一直有双眼睛在一直盯着我,而且时不时感觉到后脊梁凉飕飕的,我认为是因为我浑身湿透的原因,可是有的时候真的感觉到有人在你的背后向你吹着气一般,我可当我转头向后看,却什么东西都没发现,只觉十分寒冷,我比刚开始穿着湿衣服还要寒冷,让人牙口打颤。

进了这扇门,门后边是条甬道,蜿蜒曲折,地板上还绘着一些图案,但具体代表什么意思我也看不明白。

随着我越走越深,就在最后的一个转角处,我看到了甬道似乎已经到了尽头。我走到尽头那处的平台,手电一照,我看到了平台连接的阶梯的那边的底下,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不用看,我也知道我到了积尸地,因为能感觉到有迎面而来的阴风,凉飕飕的。

也许这里会更加的危险,我刚刚在墓室里碰到的那只啮尸鼠,在这个地方恐怕不是一只两只这么简单,有可能是一大群,我要是进去这片死地,极有可能会葬身于这些鼠辈的口下。

走还是不走?我心里一时也拿不准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