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啮尸鼠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14字
  • 2021-11-30 14:15:44

等我感觉到我接触到了实地,我一骨碌地爬起来,我打开手电,才发现此刻在一个水道内。我用手扒住水道岸,用力往上爬,我顺势躺在岸上,我突然反应过来,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立马起来,拿着手电照着我身处的地方,果然,这里确实没有其他人了。这个阵的地底应该是存在很多水道,我和辰他们应该是在某一个水道的分叉口因为水流的冲击而导致我们进入了不同的水道,然后去到了与水道连接不同的墓室。

我心里其实也是很慌的,加上全身湿漉漉的,而且这里面又很阴冷,便就导致我全身都在抖动。我知道在血墓里,一个人的行走将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但此刻我的内心已经没有了任何躁动,反而一片平静。

我想,老肥他们也应该是被水流冲散了,但我们应该距离不远,我有信心能找到他们。

“不能怕!不能怕!管他什么魑魅魍魉!”

我一遍一遍地安慰自己,忽然间身旁缺少了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但也不能说是怕,就是空。

我手拿着手电筒,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必需先了解这个墓室的结构,或者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地方会存在机关之类的。

我除了发现这墓室里堆放着大量的陶罐外,真的什么都没有,甚至是存在危险机关的地方都没有发现。我猜测,这里有机关的地方,或许只有墓门了。

墓门在这堆罐子的后边,我要过去就得先经过这些陶罐。我有点好奇,这些陶罐里装的是什么。于是,在好奇心的驱动下,我打开了一个罐子,顺着光,我看到罐子里装的居然是骨头,我隐隐约约地能看到在黑色的腐质下,能看得出那是一个极小的头盖骨。我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一具小孩的尸骸。

我吓了一跳,我又打开几个罐子,同样地,我又看到了几具小孩的尸骸。我能猜测得出,我眼前的这些罐子里,或许装得全部都是小孩的尸骸,我粗略估计,在这里的陶罐,起码有上千个,那么也就是说这里有上千具小孩的尸体。我觉得这十分的残忍,把这么多无辜的孩子杀害,放在古代也算是罄竹难书。

这里到底是谁的墓?先是看到了古女真族的东西,后来又到了另外的墓穴里,见到了这么多鬼斧神工的机关。虽说我知道这存在两个墓,一个是古女真贵族的墓无疑,可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墓到底是谁的,我们都还没能透过蛛丝马迹推断出来。

我走过这堆陶罐,径直走向墓门,然后我发现,这墓室没有门,只有一个甬道通向墓室,显得这个墓室像极了耳室。

如果说这里是个耳室,那么这里算是一个陪葬坑,也就说明,甬道通向的地方就是一个十足大的墓室,可能还会有棺椁的存在。

不过我心里有数,就算是有棺椁那也不可能是主墓室,顶多算一个陪葬墓。但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如果甬道那边真的是陪葬墓,那么我离主墓室的距离极有可能很近。

可具体是什么,只有穿过了这条甬道才能知道。

我走进甬道,顺着甬道走向甬道的另一端,那边到底能发生什么,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但愿不是个危险的墓室吧。

我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子冷风,我不禁地颤抖,感觉像是有人在你的耳边和脖子轻轻地吹了口气似的,让人忍不住缩着脖子。

忽然,我听到了碰的一声。我瞬间惊得跳了起来,什么东西!我赶紧用手电筒照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象。我按捺不住走过去,这是一个阶梯似的架子,完全用石头堆砌的,上面摆放着许多各种摆饰品,我看到有一只陶瓶在地上摔了个稀碎,我明白了刚刚发出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陶瓶碎的声音。

这时一个黑影冲了上来,速度很快,我意识到了危险,赶紧往旁边一躲,这个黑影从我的耳边越过,带起的风横刮在我的脸上,一股子的腥骚味充斥着鼻腔。

我一回身,手电照向我的身后,却没有发现什么,可能黑影已经跑到其他地方了,我赶紧跑到墙边,这样我就避免了背后的危险,眼界会更加开阔。

“来吧,小东西!还干不过你了!”

我借助光,看着黑影从我的左边顺着墙跑过来,我手里捏着八玲乾坤伞,就在逼近我的那一刻,我举起八玲乾坤伞,打开机关,那黑影因着惯性扑在我的伞上,伞面上凸起的铜刀瞬间刺穿了黑影的身体。

我放下八玲乾坤伞,一看,居然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老鼠,怎么也有个海碗大小了,但它的眼睛居然是红色的,而且全身散发出的都是腥臭味和腐臭味,十分上头,让我直冒恶心,肚里翻江倒海。

我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老鼠,这是以尸体为食的啮尸鼠,牙口十分锋利,能轻易要咬开骨头吸食骨髓,长年以尸体为食,性情凶猛,移动速度极快,而且全身布满尸毒,如果被它咬到就算是不掉下块肉也会身中尸毒而死。

“我的乖乖,看来这附近应该有一个聚尸地!不然这家伙不可能吃得这么体态丰腴。”

我收起八玲乾坤伞,然后认真地看着这个墓室。

墓室长约二十米,宽约十米,算是一个较大的墓室了,墓室里中央处有一棺椁,其他地方都是陪葬品,多为陶罐之类,不过最让人惊叹的是棺椁后边的青玉屏风。玉质温润,入手清凉,光下清明,乃是上好的玉石。而且这屏风可了不得,整一个都是从一整块玉石里切出来雕刻的,先不说那装边的金丝楠木和沉香木,就这雕刻艺术那也是鬼斧神工。如果能把屏风折叠回来,玉石又会重新合成一块,这简直就是一个神迹的艺术品。

从青玉屏风的惊叹里回过神来,我开始看着眼前的这副棺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