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西域冰虫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8字
  • 2021-10-31 08:29:42

我们四个人顺着这条甬道一路狂跑,在极尽的恐惧下,我们已经管不了这甬道里是否有机关。我们现在一心想要离那个冰窖远点。

我们跑了大概一分钟后,我们见着没什么危险了,索性就停了下来。辰的耳朵出了点问题,我们一停下就查看了一下,原来是有一只虫子钻进了辰耳郭的肉里。

“西域冰虫子!”杨雪惊呼了一声,看来杨雪是认识的,后来才知道当年她也遇到过。

“辰,你忍着点,我们帮你把虫子取出来!”老肥拿出打火机和一根铁丝,用火将铁丝烧红,然后顺着伤口,直接将虫子烫死。

辰忍不住得低哼了一下,我抱着他的身体,我能感觉到,他身体有点颤抖,可见,是有多疼。

接下来,老肥细心地把虫子从肉里取出来,之后又帮辰把伤口消了毒。我看了一下被取出来的西域冰虫子,听杨雪说这种虫子原本应该全身透明的,我现在看到的虫子的肚子里有着一条条的血红细脉,此外,这种虫子的口器那里还有点黑和红的,牙口锋利,大概是以血为食。

辰什么时候被这种东西寄生的,我有点想不明白,毕竟我们四个都在同一个墓室里,如果说那个墓室里有这种虫子,那为什么不寄生到我们身上呢?有点说不通!

杨雪认为是辰去推门的时候被寄生了,因为西域冰虫子能在寒冷的情况下沉眠很久,几乎不进行生命活动,所以它们在冰里能活很久很久。所以,当辰一个人去推门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手上的温度,让沉眠的西域冰虫子苏醒了过来,然后通过某些途径寄生到了辰的耳朵上。

我们大家一致认为真相也许就是和杨雪说的一样。但,现在我们还要弄清楚一点,刚刚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传出来的。

那可真的是奇怪的很,明明都是死尸,怎能发出声音?越想越让人害怕,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就是因为未知才让人越发觉得可怕。

“先走,离开这里再说!”辰缓了一口气说:“这里有西域冰虫母!”

杨雪十分震惊,她说道:“西域冰虫母,是西域冰虫子的成虫,形似飞蛾状,双翼上有着两个鬼头状斑点,以血肉为食,习性与幼虫一般,能在寒冷条件下进行冬眠,能存活很长时间,双翼震动能模仿动物的声音,是它们捕猎的手段,而更恐怖的是,西域冰虫母具有的神经剧毒,能迷惑人的心智,让人在兴奋中被它们吸食掉!我早该想到,既然冰虫子在,那么虫母肯定在!所以,那些声音应该就是虫母发出的,我们不能留在这了,刚刚我们已经惊动了它们,想必,不一会儿它们就能追上来!”

听到杨雪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他们所说的西域冰虫是什么了,那不就是魔鬼虫吗?我在周家的典籍里见过,据古老传言,西域冰虫乃是地狱魔鬼的使者,能通阴阳两界,是地狱之门的钥匙,可见古人对其是多么害怕。

“我们赶紧走吧……”老肥催促了一声,可还没说完。

“快,追上来了!”辰爬起来,喊了一声。

我们素来对辰的听力很信任,我们听他这么一说,我们每一个犹如惊起的兔子,简直就是撒腿就跑。

不一会儿,我们听到了一阵阵杂乱声。我们知道,西域虫母追上来了,为今之计就是尽快找到能够藏身的地方。

我回头一看,一团密密麻麻的虫子飞了上来,数量之多让人头皮发麻,我赶紧掏出手枪就是一枪。

“追上来了!”我喊了一声。

杨雪掏出手枪,在前面头也不回的,直接用手枪往后打了两枪,每一枪都正中那团虫子。

好厉害!我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听声辨位,这波操作真的简直无法形容,果然是行伍之人,真的是不一般。

这时候,老肥眼尖地看到前面有个墓室,他大声喊道:“前面!前面!”

我们这时才看到了,在甬道的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墓室,墓门外还有两座守墓兽。我心里高兴极了,这下大家都有救了!只要我们能及时躲进墓室里,肯定能保住命。

对于这种墓室,我们早就轻车熟路了,忙得拉动守墓兽嘴里的锁链机关,轰轰轰的几声,看到墓门被打开,我们四个人一窝蜂地跑了进去,回头看到墓门稳稳地落下来的时候,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是把那些毒虫都堵在了外面了!

等我们缓过神来了,我们才开始注意查看这个墓室。我们四个人呈分散的模式边走边用手电筒照着周围,我顺着左边的墙壁,一边走一边看着墙壁上的壁画。我所看到的壁画,每一幅都十分怪异,因为这些图案线条,根本就不是在描绘人的生活场景,或者也可以说这些壁画严格意义上根本也不算是画,更像是小屁孩随便的涂鸦。

壁画的底色是青灰色的,壁画的线条是黑色的,而且数量很多,有的地方线条浓密地缠成了一团,有点地方却是稀疏的几条,但毫无疑问,它们都是连在一起不间断的。

这些壁画里到底隐藏了什么信息,线条为什么会这么混乱,为什么没有提及墓主人,甚至是有关墓主人的生活场景也没有?

我们四个人都没有想通,但我总觉得,这些图案肯定是代表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只不过我们暂时看不出来。我于是打算将每一幅图案都拍下来,或许还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快来!”老肥冲我喊了一声:“这里有口棺材!”

我听到了声音,在拍完了最后一副壁画后就往老肥那边走去。

果然,在老肥站的那处地方,有一口棺材嵌入到了墙壁内看材质应该是木的。我走过去,才看到棺材上用红色颜料描绘了一个个特别的图案,我猜到这应该是一种古老时候的文字,应该是代表了压制之类的话或者是给来犯人的一个诅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