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冰窖里尸体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121字
  • 2021-10-25 19:35:05

我们跟着老肥的步子,一步步地深入,转过转角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墓门。我们越走近它,就能发现我们此刻是越离它远了的,我们刚开始还不信邪,可是当我们走上了五分钟后,我们开始有点犯嘀咕了。

“这门怎么会越来越远了!”杨雪说。

“是啊,犹如镜中花水中月,根本碰不着啊!”老肥,找了个地儿,坐了下来,说。

“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我环顾四周,回神来说道。

老肥撇撇嘴,说:“能不怪吗?我们都困在这好久了,老周,想个法子吧,我现在头脑发胀,一片空白。”

看样子,老肥多半是余毒未清导致的后遗症,不过,过些时候应该能痊愈,我们也就没怎么上心。目前,最要紧的还是我们怎么才能走出这里。

我仔细地想了想,从一开始我们通过迷宫阵的时候到我们现在呆的地方,全程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我觉得吧,只有一点地方尚有疑惑,那就是弓弩。一般来说,墓内的甬道里装上弓弩是为了保护古墓不被盗墓贼破坏的。可我们一路走来,这些弩箭根本就没有发动过,甚至没有发现任何的机关。起初我还很庆幸,现在却成为我最疑惑的地方。

我看向他们三人,当我和辰对上眼神的时候,我们基本是同步说出来的,看来辰也是想到了。

“甬道里的弓弩!”

当我和辰把话说出来的那一刻,杨雪和老肥就反应过来了。我们赶紧原路返回,回去看那些弓弩。

老肥还是在前面带路,我们现在再也没按照伏羲八卦的规律走,而是直接走的。因为,我们现在大概是明白了,这些地板的规律不是教我们走的,而是让我们找到离开这里的机关的。

大概返回了一半了,老肥叫我们停下,说:“这处地方,无论是从前面来看还是从后面来看,都能看出这是一块代表着生门的地板,可是,前后的规律里总会漏下一个空白板砖,只有这一块不是,所以,这里是有出去的机关的。”

可机关在哪呢?用脚一踩,地板结结实实的,可见机关不在地板下,

“弓弩就是机关!”辰示意杨雪过来,借助他的推力,让杨雪跳到弓弩的地方,然后狠狠地按下弓弩的头,只见一个龙头弩就被按进去了。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我们右手边的墙壁,缓缓拉开,出现了一个洞。我们知道,这就是出去的机关了。

辰先爬了进去,然后我跟上,老肥在我后边,杨雪殿后。

一钻进这个洞,首先就是一股寒意,让人汗毛林立。可见这里不知有多少岁月没人打开过了。或许我们就是第一个打开这的人。

这洞大概两米高,一米宽,十分的窄,只能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地走。地面已经积累了一层灰,有时候动作幅度大了点还会掀起一层灰。

我们从这里,一直往前走,越往前,这里就越是往下走的,而且你能感觉到温度在不断地降低。这个已经不是寒意这么简单了,而是寒冷。

果然,走了两分钟后,我们就到了一处十分寒冷的墓室,推开墓室的门就能看见这间墓室里堆满了四四方方的冰块,可见这是一处人工冰窖。为什么要在墓里做一个冰窖,暂时还不得知,但既然做了,那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抖着身子跟着辰进去,这里是真的冷,主要还是因为我没穿多厚的衣服,可辰就平淡多了,好像这里的温度无法使他感受到寒冷一般。

突然间,当我回头一看,借着手电筒的光,我看到了那些四四方方的大冰块里居然有死人,这难道是用冰制作的冰棺吗?

“冰块里有死人!”我用手电筒指着给他们看。

老肥见状又去查看了一番,这里的每一个冰块里都装着尸体,不用猜就知道这大概是一个冰棺群。

“好庞大的冰棺群葬!”杨雪感叹着说。

确实十分庞大,这个冰窖东西长约十五米,前后宽约五米,算是一个十分大的墓了。

“这些人到底是谁,看着衣服穿着十分豪华!”老肥跑近些,看了看,转头对我们说。

听老肥这么一说,我也走了上去,看了看,这些尸体的穿着确实足够豪华,有些图案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可见,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权贵,只看盖在冰块底下的那些陪葬品,玉壁玉环各九件,金银珠宝在手电筒的光下闪闪发光,也分不清有多少件。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这里共有九对男女,按照男左女右的方位排列,男的全在一边,女的在一边。

“奇怪了,难道说是因为这里的气温低,导致他们的尸体没有腐烂吗?就像是急冻在冰箱里的那样。”杨雪,说道。

“大概吧,可能当时防腐技术比较落后的原因,先民于是在这里修了一个冰窖,来保存尸体!”辰对杨雪说。

突然间,辰看到,我旁边的冰棺里的尸体的嘴巴动了一下,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辰跳过来,一把就把我拉开了,同时还把老肥也拉了过来。然后一脸凝重地看着那冰棺里的尸体,说:“刚才那副冰棺里的尸体动了一下,直觉告诉我,这里很有问题,不能久留!后边有个门,我们赶紧离开!”

辰说着,就去到那扇石门前,看了一下,旁边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这门的设计极有可能是要推开的。辰用力地推了一下,只见门只是稍微动了一下。

“这里的温度常年比较低,已经把这扇门缝隙的外面水汽全部凝集在缝隙里成了冰,让门卡住了!我们一起来!”我看着这扇门上的冰晶,说道。

我们四个人用力地推着门,果然是有冰卡住了门的缝隙,推开的时候,门缝发出了极为刺耳的声音。推开了门,辰就一个劲儿地催着我们,快走快走,我看见他捂着耳朵,额头上都冒出了虚汗,脸色苍白!

然后,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十分嘈杂的声音,那是从后面的冰窖里发出来的。我们大家都能听得出来,这些声音明显是嬉笑声,有男有女。

“跑!”我喊道,扶着辰,赶紧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