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原来是熟人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58字
  • 2021-09-21 00:56:54

我向杰森讨来自己的背包,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个罗盘,一瞅,我就感觉大不好了,罗盘的指针飞速旋转,说明这里的磁场混乱,根本无法分辨出方向来。

算了,硬着头皮上吧!

我带着他们走进我们正前方的这条甬道里,又来到了一个分叉路口,现在有三条路可以走,但一旦走错的话,我们可能就会被困在里面,除非在后面我们还能找到正确的路,可那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

“走哪?”杰森问。

就在我为难之际,辰说了一句:“老周,走右边!”

我回头看了一下他,他看着我的眼睛,点点头。嗯,我听他的!

我决定带着他们走右边的甬道,突然,杰森却拦下了我,说:“走左边!”

我淡淡地对他说:“你确定不听我们的?一旦出了什么事,你就要自己承担了!你的决定,关乎我们所有人的生命!”

“是的,我确定,走左边!”杰森看着辰,邪笑了一下。

他这一笑,我总感觉意味着些什么,难道说,他发现了我们的计划?还是……他真的知道接下来的路吗?可我们都没有过多的资料,难道他背后的集团里会有?

我心里充满了疑问,可我不能问,就算我问了,杰森能回答我?别痴人说梦了!我压下自己心中的疑问,第一个走进了左边的甬道里。

这时候,杰森居然走了过来,把手搭在我肩上,让我吃惊了一下。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像水果刀似的,不过我知道那是军刀,亮晃晃的,我收回目光,看向前面。

杰森在我耳边说:“你们很有问题!别耍什么花招!”

我心里顿时惊涛骇浪,他果然有猜测到了!不过,我脸上十分平静,没有起什么波澜,我简直是潜伏的头号选手,我对他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从现在起,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记住,别离我的视线朝过两秒,否则,我会做出什么事,我可说不定!”杰森向我耳边吐了一口气,带着一股酒气,熏得我有点想吐,不过,他那邪笑却是完整地落入了我眼眸里。

“疯子!”我骂道。

“疯子?好久没人这么称呼我了!整天在死亡边游走的人,没有几个人不是疯子!”杰森用刀尖轻轻地滑过我的胸口,然后,把刀插回腰间别着的刀鞘里,说。

他本来就比我高,然后,他就一直用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知道,我们要施展计划已经难了!除非,辰他们放弃我,可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们的计划,胎死腹中!

紧接着,我们又到了一个分叉口,杰森用手指着右边的甬道,说:“走这边!”

说着,他挟持我先走了,我在心里真是恨透了这个外国人的黄毛狗腿子,尽管人长得有模有样,跟个小白脸似的,可我却是烦死他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

“心里很恨我?可有得你恨的!”杰森看着我,似乎能看透我心里的想法,贱兮兮地对我说,还强硬地用手勾紧我的脖子。

“疯子!变态!”我气呼呼地说道。

“呵呵呵!”杰森笑了笑,在我耳边低声地说:“笨笨,我说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吗?”

笨笨?我突然间想起来小时候隔壁的那个比我只大了一岁的小哥哥,当时大家还一起玩泥巴、玩过家家来着,后来,在我八岁那年,他们全家拿到了绿卡就出国了,再也没回来,而笨笨就是他给我起的,因为当时确实挺笨的,不然也不会高中就辍学了。如今12年过去了,我确实早就忘了差不多了,今天听到杰森喊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你?你是森浩哥?”我抬头看着杰森,问。

“嘘!我其实当年出国的时候改名了,叫杰森,我刚刚从集团里拿到了你们的文件我才知道你的身份,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杰森这个时候却没有了刚刚狠辣的眼神,反而多了些温柔。

“那你怎么会……?”我有点不解地问。

“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杰森,松开我的脖子,说:“换那个胖子上来带路!”

“喂,我还可以……”我正想说我还可以带路来着,却被杰森打断了。

“我有自己的想法,等下去和你聊聊!”杰森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地对我说。

我被安排到了最后面,我看着杰森的脸庞,这些年来他确实变了很多。

“我被骗了!”杰森让我下来和我细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

“嗯?什么?”我有点被蒙了。

“唉,我这么说吧,我去了外国后,一成年就被征入了军营,参加了两年的战争,后来我退役了就去当了一家外国安保公司的一只安保小队的队长,这家安保公司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其实多有涉及暗地里的黑色交易,盗墓的事我干了很多次,这一次,我们也是被派过来执行一项任务的,就是取墓里的一样东西,可我们到了之后,上面先是安排我们抓了你们,然后才发了相关文件过来,你们的基本信息和墓的基本信息都在,我才意识到,我们只是用来探路的,真正要下墓的是另一只队伍!我知道血墓的危险,我想带我们兄弟们退下大兴安岭!所以才走了这边!”杰森对我说道。

这时候我才懂得,原来他让我们往这边走,是想原路返回,而这里确实是一条近道,因为进来就会进入死循环,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外国过得并不是很好,吃了很多苦,家里人都一一去世了,现在就剩他孤家寡人一个在外国流浪,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参加外国军队,然后去了战场。不得不说,外国的绿卡拿着就是一种负担,而且是十分沉重的负担。

我和他的关系,怎么说呢?那是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关系,所以我此刻挺心疼他的。

“森,不要回去了,留下来吧,去我店里做事,养活你,我还是有把握的!”我对杰森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