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无奈下墓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5字
  • 2021-09-10 15:59:58

“血墓!”老肥喃喃道,然后看着我,一脸的凝重。

这可是比阴阳梭还要恐怖的墓穴!老肥自己也是深知这一点的。

我看向杰森说:“这可是血墓,我们仓促进去可能有去无回!你确定还要进吗?”

杰森没有说话,然后按了按耳机,似乎在打电话,只不过可能有点信号不好,他让手下递过来一个卫星电话,然后拨通了一个通讯设备说道:“boss,血墓,要下吗?”

卫星电话的声音还算大,我在旁边听得也算清楚。

“杰森,血墓虽然危险,但是我要的东西很重要,你们记住,下去后,要多注意安全!对了,看好他们四个,他们可是正经的北派传人,对我们用处很大!”

“明白!”杰森回答道。

我听得出来,电话的那头,是一个外国人,他的普通话并不是这么标准,甚至一些音发得很奇怪,果然是这队人是被外国人一手操控着的。

“下铲!”杰森吩咐道。

我知道,我是阻止不了的,事已至此,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杰森的人动作很快,看他们向下挖的速度就知道他们肯定是老手,经常干这样的事。

挖了二米深,就看见了封土层,很细腻的泥土翻卷上来,紧接着,我们就看到了血红色的泥土,一股子的腥味冒上来。

“这铁锈有点多!”辰看了看,说。

“这个墓,比我们想象的还有危险得多!”杨雪叹了一口气,说。

我们三个都看向了杨雪,因为对于血墓,杨雪是最有发言权的。当年卸岭一派魁首陈玉楼带着卸岭一派倒的瓶山血墓,何其之凶险,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卸岭才逐渐没落了下去。在卸岭的典籍中肯定有对血墓很深刻的记录!

我手里瞬间捏了一把汗,我原想,就算是艰险,也不应该这么危险,可杨雪的话让我有点措手不及,甚至让我都有了点窒息感。

“休要胡说!不然,你今天就葬在这吧!”杰森看着杨雪,恶狠狠地说。

杰森自己也是知道血墓的厉害的,但上头有令,他不得不下,此刻,杨雪的话,极有可能会打乱他们内部的军心的。因为,在生与死的抉择中,往往被选择的只有活着这一方,这是谁都能懂的道理。

随着时间地推移,墓的墙壁开始露了出来。这时候,我突然间发觉,这个墓的墙壁裸露出来的部分,居然不是墙壁做的,而是一块块石头按照着缝隙互相粘合砌成,严丝合缝,简直巧夺天工,这样的技术,在今天可能也无法做到这样吧!

“呃——”

“下去!”杰森把我推下土坑,说:“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

我抬头看着他,说:“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吗?推什么推!”

“废话少说!你当真认为我不敢杀你吗?”杰森甩甩刘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

我一时蔫了,他那眼神实在有点可怕,像是一个猎食者在看着猎物一样。他很有可能杀过不少人,是一个万恶的雇佣兵,不然不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推就推呗,就不能提前说一下吗?”我低声道。

我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我蹲下来,盯着这堵墙壁,我看得出,这是一道封死的拱门,应该是撤出来的时候,在外边又封上了一层。

我喊道:“没有机关!”

然后,杰森呱唧呱唧地对旁边的黄毛老外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鸟语。哈哈,那其实是英语,不过,谁叫我是个学渣,我是真的一句都听不懂。

然后黄毛老外就拿着铁锤走了上去,狠狠地砸向墙壁,发出砰砰的声音,墙壁在暴力地拆卸下,这堵墙没能坚持多久就被砸出了一个口子,而且越开越大,直至能通过一个人的样子,老外才停下了手中的铁锤。

“你进去,有危险就拉动绳子,我们把你拉出来!”杰森指着我,又指了指开出来的门,说。

杰森叫他的手下递给我一个手电筒,然后把绳子绑在我身上,推搡着我,让我进去。

我打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钻进去,进来后,就知道了我正走在一条墓道里,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阴寒的空气,其中夹杂着一些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败的气息。

我沿着这条墓道,往里走,借着手电筒的光,我看清楚了这里环境,外面是石头结构,往里的却是砖木结构。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里的墓室结构似乎不太像中原地区的墓葬。然后,果然应验了我的想法,因为我看到了铭刻在墓道上的奇异文字,我是认得的,这些文字的形状,如果我看得不错,应该是古代女真族的文字。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前面,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我喊了一声:“没有危险!”

然后我就站在原地等着他们进来,没过一会儿,杰森带着他的手下把杨雪他们押进来。我就一直在前面走,给他们带着路。

我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周围,因为我是第一个走在前面的,要是触发了什么机关,我肯定是首当其冲的,所以我要尽可能地避免触发机关。

沿着墓道往前走,我们就到了一扇墓室的石门前。石门的两旁是两座昂首的守墓兽,青面獠牙,让人看了心里发麻。

“你们俩去把门打开,守墓兽的嘴里肯定有一根铁链之类的,一定要记住,要同时拉动!”杰森看着他的两个中国面孔的手下,吩咐他们道。

“是!”

杰森这个人估计不止一次下过斗,居然知道这么多,看来,这个境外集团不仅搞文物走私这么简单,可能还在做非法盗掘古墓的事。

杰森的手下把铁链从守墓兽的嘴里拉出来,与此同时,石门一分为二,缓缓地向两边移动。

我被杰森派了两个人挟持住,然后他带着人往墓室里去。

当我们走进墓室的时候,我们先是看见了一扇巨大的铜镜,正对着我们的方向,手电筒的强光照在其上,产生了漫反射,瞬间,墓室像布满了月光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