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血墓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145字
  • 2021-09-09 16:57:40

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些东西是什么了,因为它们的尾巴翘了起,当时我就知道了,它们全是大马猴。

看着这一群大马猴,我想明白的是为什么会带着这么奇怪的面具,就好像这个面具是长在它们脸上似的。

我仔细地又看了看,然后我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领头的猴子站在神殿废墟的中间,然后其他的大马猴围绕着中间的那一个,呈现一个圆圈,之后,它们像是发了疯似的吼叫,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再然后,一群大马猴一拥而上,将一块块石头拿开,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一个接着一个的往下跳。

这些洞口通向哪里?我们暂时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猜测得到,应该是通向它们老巢的,但我们可不敢从这里下去,要是被它们半路截胡,我们可就完了。

等到最后一只大马猴跳下去后,我们才敢起来,走到洞口处看了一下。我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划痕,十分之多,且交错纵横,方向也不一致,看来它们是经常从这里下去的。

“准备天亮了,这群猴子只在晚上活动,我们在这里很安全!”辰对我们说道。

我们听了辰的话,就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静等天亮。

早晨的露水让森林一片朦胧,仿若人间仙境。一颗颗饱满的露珠从叶尖掉落在我们身上,衣服顿时就晕开了一朵朵暗淡的花。我们拂手擦去脸上的露水,疲惫的眼看着周围的一切。

我对他们说:“先休息一会儿吧,天亮了,危险降低了很多!”

“行!我们中午去吧!”辰说道。

我们一晚上没怎么合眼,就眯了一会儿眼,主要是我们知道,这里的晚上过于危险,先不谈我们见到的蟒蛇和戴着面具的大马猴,就说那些蝮蛇,要是再把我们围起来,我们估计也够呛。

特别是老肥,他的眼皮早就不停的往下掉了,他身体受了点伤,被蝮蛇咬了一口,虽说有着抗毒血清,但是也会造成身体乏力虚弱的症状。

杨雪也是累的很,要不是杨雪多一些照顾了他,老肥估计在前面就倒地了。

我们先吃了一些东西垫一下肚子,然后各自找了块大石头,靠着休息了一会儿。

这期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打斗声,我以为只是我的幻觉。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太对了。我眼前明晃晃地看到几把步枪的枪口对着我,我心里只有一句话:麻烦了!

我没想到的是,那伙人居然追了上来!我看到,杨雪和辰都被绑住了手,而老肥被他们的人架着。我大概知道了,肯定是这帮人先把老肥还有我控制住,然后逼杨雪和辰束手就擒的。

领头的帅气青年,虽然染了一头的黄发,不过一看就知道是华裔。他走过来,对我说:“多宝斋周爷?”

“我是,你想干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据说周家以前是正儿八经的摸金校尉,不知道传言是否属实!我与阁下做个交易如何?”他嘴角微翘,继续说:“差点忘了介绍,我叫杰森!”

“什么交易?”我问。

“帮我们找到位置!”他眼里透着杀气,看着我说道:“不然,你们今天就全部埋在这吧!哦不,不用掩埋,留给动物撕咬,也算做了件善事!”

我看着老肥他们,我别无选择,我只能被迫同意。我对他说道:“带路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放了我的朋友!”

他邪笑了一下,说:“周爷,您这么做生意的,可就不厚道了!这样吧,等我们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就放了你们如何?”

放了我们?话说得比唱得好听,放了我们,这绝对不可能,最有可能就是把我们全部杀掉。

不过,我明白是明白,但我不敢说出任何的不满。我对他说:“行,可以!”

“全体都有,整理一下,出发!”他喊了一声。

我被他派了几个人押着,一步步地往我们昨晚到的地方走去,他们跟在我的后边。

大约走了十五分钟左右,我们就再次来到了我们之前到达的地方,而真正的目的地还在前面。

我看着周围的一切,我们昨晚可是看到了一条大蟒蛇从这里爬出来的,可是,这里的杂草居然没有被压过的痕迹,我很是纳闷,是我们看错了吗?可总不该四个人都能看错吧!那又怎么解释呢?难道说我走错了方向?可我依稀记得,我们昨晚走的就是这个方向!

我让他们把我的包还给我,我在里面拿出罗盘一看,这指针到处窜,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五行聚风水,一行一处门。若有关山地,必有水龙头。要断龙脉处,只需观取龙、砂、穴、水!”

我又拿出寻龙盘,根据五大方位的排列顺序,我发现了,我们所站的地方,就是龙脉的龙腰处的一道关,这里就是大兴安岭龙脉的穴点了!真是爬得辛苦死了,能爬到大兴安岭的高处,实属不易!

“就是这了!下铲吧!”我对领头的青年说道。

他们拿出洛阳铲,就在我站的地方下了一铲,最后出的泥居然是血红色的,我用手捏起一点,闻了一下,味道是有些腥味。

血墓!

我第一眼就知道了,不过闻过后才敢确定。这种墓传言在长沙九门中也算是禁忌了,当年吴老狗和他的父兄进去过一次,可只有他一人活着出来,此外还有,七门的上上掌权人,也带人进过一个血墓,也是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最终还疯了。长沙九门的人,折在里面可是不少。不说南派九门了,就说我们北派四门,折在血墓里的高手可谓是不计其数,这么多年来,血墓也是北派的禁忌,我依稀记得当年卸岭陈魁首带人去了瓶山血墓,最终导致卸岭派人才凋零。但,就算是危险,可这么多年来,还是有人不断地进入血墓里,那是因为逢血墓必出重宝,他们就是因为心里贪欲而死在了血墓中。

但事实上,以前的人并不知道血墓的血土其实是白色黏土被铁锈多年浸染形成的,所以才会呈现出了血红色的光泽和腥味。因为颜色和气味与血相近,古时候的人这才把这种墓叫做血墓。可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血墓的危险却是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