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辰苏醒了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63字
  • 2021-08-24 21:18:36

我起身,向他们走去,我快步走到他们面前,问:“可找到了?”

“幸不辱命!”杨雪如释重负地说。

那一刻,我的心安定了下来,就像一块悬挂的巨石此刻稳稳地落到地上。

我看到杨雪手里拿着一棵植物,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植物,据杨雪的解释说,这是一种寄生植物,只有寄生在其他的树种上,它才能继续生长,有着解毒效果。不过,一直被当做土方子,没上过药典,而她也是在前人的传授下,才懂的。

我们把杨雪带回来的植物捣碎,然后放入锡纸做的锅里,然后放入些矿泉水,把水煮沸后,水就呈现一种暗黄的颜色。

我们捏住辰的嘴,使他的嘴露出点缝隙,然后把这药灌到辰的嘴里去,虽然流出了大部分,但也有部分药算是喝了进去。

杨雪对我说:“你也不要太急,我们只能尽人力听天命!”

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其他药物在,也只能尽可能地帮助辰。

我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就一直守在旁边,我的心很慌,因为心里的那种愧疚在无限地放大,我害怕失去辰,害怕因为我害死了他。

杨雪看着我心力憔悴的样子,她走上来,说:“睡觉去吧,你都半晚没怎么睡了,还有几个时辰天才亮,你放心,辰这里我会照看的!”

“不了!睡不着!”我坐在地上,叹道。

杨雪在我旁边蹲下来说:“我知道你心里很慌,我们也一样!”

“不一样,他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无法原谅自己,你懂吗,就是那种感觉!”我流出了眼泪,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流泪。

杨雪突然间叫道:“辰醒了!”

我忙转头去看,我忽然间感到后脑勺下面一点有一阵重击,我眼前就暗了起来,我才明白杨雪的计划。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这一觉,睡得很舒坦,我清醒的时候,感觉后脑勺传来阵阵疼痛感。不过,下一秒,我想起了辰的状况,我赶紧一骨碌爬起来。

我从帐篷里跑出来,看到辰在吃着东西,我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欣喜地跑到他的面前,说:“太好了!你醒了!”不过,我还是想起来了什么事,低下头,接着说:“对不起!”

辰笑了笑,把压缩饼干递过来给我,说:“我又没怪你!我昨天有点不适,不是不想跟你说话,实在头晕得很,就去帐篷里睡觉!抱歉,让你担心了!”

“没事,没事,我没什么事,你没事就好!”我接过他递过来的压缩饼干,说。

“哟——,也不知道谁当时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老肥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呆不住了,这家伙明显是在讨打,我跑过去,想踢他几脚的,却被他闪开了,然后就追着他绕了几圈,最后,我觉得还是不要和一个有着三高的胖子有争执了,就停了下来,辰帮我擦了些汗,说:“等我好点帮你揍他!”

“喂,辰,你不能这样啊,同样是兄弟,你怎么能向着老周呢?”老肥抗议道。

“我也帮你,老周!”杨雪淡淡地说。

“诶?杨雪你……,算了,不能惹不能惹,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老肥彻底自闭了,躲在一旁吃着东西。

我们三个看着老肥的蔫样,就哄然大笑起来。

我们又休息了一会儿,把火灭掉,连块火炭也不能留下红的地方,生怕会引起森林火灾,然后继续出发,这里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好远的地方。

我们大家清点了各自的带的东西,然后在杨雪的带领下往大兴安岭的更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杨雪叫我们停了一下,她说:“有一条蝮蛇趴在那里!”

我仔细地看了又看,才看到一条大约三斤多重的蝮蛇趴在落叶堆里,要不是杨雪的提醒,我们根本看不到它,我感叹了一下,它的伪装色实在太强了,能让它很好地融入环境里,不然它也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存活下去。

杨雪把刀甩了出去,立即将蛇一刀两断,蛇身只微微地动了几下,由于蛇头和蛇身分开了去,所以蛇当场就死了。我们才敢往那边走去,辰把蛇身挑起来,一剑下去,把蛇肚子刨了去,只剩下背脊肉。

老肥口中流口水,蹑手蹑脚地说道:“这可是大补之物!”

我一脸地鄙弃,这东西看着就怪恶心的,要我吃,绝不可能的。

我看着老肥用水把蛇肉冲洗干净,就原地生火,烤了起来。

“还走不走?”我催促道。

“碍不着什么事,给我几分钟就行,不,一分钟就行,先烤一下,微熟一下就好,这天气为了不让这肉坏掉,只能这然了,这样弄过了,起码还能坚持到我们中午吃东西的时候!”老肥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这东西又不是给我自己留的,是给辰留的!”

“哦哦,没事!你弄吧,我们等着就好!”我不好气地对老肥说道。这个死肥仔居然把辰搬出来压我,真是可恶,让我一点也没有反驳的道理。

大概一两分钟后,老肥清理了现场,把蛇肉装好,我们就继续上路。

走着走着,我们来到了一处很诡异的地方,这里十分空旷,在大兴安岭这种原始森林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看着这些空旷的地方,很像一条路,两旁的树长得很整齐齐,像是两排士兵一样围绕着这条路。

我用手拨开落叶,抓了一把,这些泥土和这条道路外边的泥土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此刻走的这条空旷的路的泥土和东北的不一样。

我闻了闻,有股难闻的味道,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处理还是这里的泥土本来就是这样的。

辰看了看这些泥土,说道:“贫瘠之地,阴寒之土,养尸福地!”

“幽冥土!”我们三人惊奇地叫了出来。

我这才想起来,这种什么植物都不能生长的泥土是什么了,它就是幽冥土。这种土质可是养尸的好地方,古代很多人都想找到,可惜这种养尸福地极难寻到,正所谓十年白虎身,百年幽冥土,千年水龙王。可见,幽冥土的稀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