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中毒的辰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07字
  • 2021-08-19 09:07:22

夜晚的星空很美,每一颗星辰都在散发着微弱的光,像一只只亮晶晶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就在不久前,我刚让辰把一只野鸡给放了,倒是拂了他的好意,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但我的人格不允许我同意这件事,所以我和辰有点闹翻了,他一个人去睡觉了,没和我说上一句话,气氛有点不同寻常。唉,怎么说呢?我想,也许我之前的那句话在他的眼里就是在做作、虚伪,或者是我的话在他的眼里就是在鞭笞他而成全我高尚的假情操。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要不要去找他道歉呢?我再三思考,总是拿不出主意。

杨雪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和我一样看着星空,说:“你今天不该那样说的,他担心你的身体才费了这么多劲抓到一只野鸡。”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但我心里有个底线,有个原则,可是,我也知道今天我确实不该这么讲!”

“去找他吧,说清楚就好,他今天为了抓那只野鸡受了伤!”杨雪看着我说完话,她就回自己帐篷了,临走时,在我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他受伤了?我怎么不知道!这时我才想起来,他回来时,他的左手一直放在身后,现在想想,他应该是为了躲避我的视线。我现在更加不能原谅自己了,我竟把他的一颗火热的心放在了地上践踏。我站起来,我决定去向他道歉。

皎洁的月光衬托着我的身影,我走到辰的帐篷前,小声问:“辰,你睡了吗?”

我等了好久,他也没有回答。他大概是真的生了我的气了,我还要不要再问一下,算了,再问一下,他也不可能会回应我的。看来,只能强硬些了,我说道:“我进去了!你不回答就算是默认了!”

见他久久没回答,我就从外面用手扯开一点拉链的位置,用手把拉链往下压,然后再拉开拉链,这样一来,帐篷的门就开了。

我半弯着腰走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他在闭着眼睛睡觉,位置太小,我就撑着身体爬到他的旁边,没有碰到他,怕把他给吵醒了。我突然觉得他状态似乎有点不对劲,我借助透着的光看到辰的嘴唇已经皲裂,我不知道他究竟怎么了,我急忙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很烫!他这是发烧了,我退出去,找来杨雪和老肥,我们半蹲着在帐篷里看着发烧的辰。

“你们快看看,他怎么起烧了?”我担心地问。

“老周你别急,先看一下是什么情况!”老肥说道。

“能不急吗?都发烧了,我们这里又没有药!”我心急如焚地说。

“你们看一下他的伤口!”杨雪拿起辰的左手,说。

我看到辰的手掌上有三道深深的划痕,一片血肉模糊,伤口处泛着些紫黑色。看到这,我心里更是愧疚不已。

“是中毒了!”杨雪眼尖一眼就看出来辰这是中毒的现象。

“怎么办?怎么办?”我看着杨雪,问道。

“辰应该是被什么有毒的植物刮到了,一般毒性并不会很强,我去找一些平常解毒的草药,服用了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了!”杨雪拿着手电出去了。

“老周,我和杨雪一块去,你在这里照顾一下辰!”老肥说着也带着手电筒跟上了杨雪。

现在,整个营地就剩我和辰了,我去背包里拿出水,用棉花沾水后,一点点地在辰的嘴唇上擦拭,这样会有一些水流进辰的嘴里,然后往我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来,把水倒在上面,再放到辰的额头上进行物理降温。

我喃喃自语道:“你怎么这么傻呢?我虽然身体没恢复完全,但我知道我身体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大碍,也怪我没有早点和你说明白,是我害了你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报答我之前在巫女墓的救命之恩,但我那是自愿的,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我不需要你报答,如果你因为我死了,我也陪你一道去,省得叫你黄泉路上孤单!”

辰的眉头皱了起来,像是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我这时才意识到我们四人里我原来最没用的那个!

“每次我出事,都是你冲在我前面,我真的想躺在这里的人是我而不是你。”我在帐篷门口坐下来,看了他紧闭着眼的脸说:“你知道我有多孤单吗?我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一直以来,我的世界就缺少了许多颜色,是你的闯入,是你们的闯入,才让我感受到了另外的温暖,带给了我更多的色彩!你能快快好起来吗?一个人孤单久了,就会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这种温暖!”说着,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是啊?多少年,我一个人,风风雨雨走,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我的苦从来不往家里说,说了又怎么样呢?就一个老太太,说了让奶奶平添担忧。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一个人,或许从遇见你们那一刻开始吧,我的内心不再平静。

外面的星空很美,月光很清凉,树荫下全是黑暗的色彩,昏黄的火光在黑暗里映衬着月光在飘摇,可我的心很乱很乱。

我就坐在帐篷门口,看着外面的世界,不由想起了我们这一路走来的惊险和激动。细腻温柔的杨雪,对什么事都能观察细微;嘴上玩世不恭的老肥,可其实他在对做事上十分认真;而你,表面冷酷,生人勿近的,但其实你是我们中最热心那一个,也是最会关心别人的那一个。我想问,你说我们走的这条路有多远,可你却躺在了这里!我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也许你也不知道,老肥他们也不知道,可我很庆幸,一路上能有你们相伴。

“你不能给我带来了色彩,又狠心带走一切,让我的世界再次黑白!”我眼角不争气地冒出泪水。

老肥他们回来了,我老远就看到了他们手电筒的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