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赶路的艰辛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6字
  • 2021-08-19 09:29:55

早晨的风很凉爽,吹走了刚醒来时内心的那股闷劲。草尖上的晶莹露水,打湿了我们的裤脚,湿漉漉的,却让人更加感觉到了凉爽。

我们走着走着,发觉前面已然没了路,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无人踏足之地了。这时候,我们带的刀就发挥出了它的作用。我们的前面杂草和灌木丛生,我们要过去,只能硬生生地用刀开出一条道来。

我因为从来没干过这样的活,一双嫩手不一会儿就已经起了血泡,这还不算,当这些血泡破了之后,那伤口处火辣辣的,别提有多难受。

辰拉住我,从我手里抢过刀,说:“我一看,你就没干过这种活,还是交给我们吧!”

我看着自己手指上和手掌的血泡,只好点点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我居然比杨雪这个女孩子还矜贵,杨雪的手一点事也没有,依然挥刀如风。

“大家努力一把,过了这些荆棘丛,路就好走一些了!”老肥鼓舞大家说。

我看着他们三个人一点点地开出一条道来,费了个把时辰,这条路总算是开好了。

我在他们用刀斩掉那些荆棘的时候就给自己上了点药,并包扎了起来,你还别说,这种小伤口确实很疼,就算是上了药还是很疼。

我们从开好的路往更深的地方走去,一路上虽然也是有些小灌木,只不过就是一刀的事,也没有什么大麻烦。

太阳高高挂起了,温度也升了上去,我们额头上的汗一滴滴地顺着脸颊往下流淌。我们每个人都只带了两瓶水,放在背包里,此刻就算是有点渴,我们也没怎么敢喝,因为这一次进来就带了这么点水,什么时候出去还不一定呢!谁敢喝呀?

我们在树荫下走着,有时候虽然会掀起一股子热风但绝大多数的情况都是很凉爽的风。

我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的位置,大概是正午的时分,我们都饿得不行,在前面找了一处树荫就围坐下来休息,补充体力。

我们吃着压缩饼干,实在口干,难以下咽,我们才喝了一点水。这时,辰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闭着眼睛,侧头听着什么声音,我们知道辰的本事,所以就知道肯定是辰发现了什么,于是我们赶紧停止手里和嘴里的动作。

辰睁开眼,看着我们大家说:“有人来了,而且人数还不少,可能是那天抢我们帛书的那批人!”

“我们是躲起来,还是现在就赶路,争取甩掉他们”老肥对我们征取意见,说。

“赶路吧!跟在后面,变数太大!”杨雪回答说。

他们都看向了我,看来他们的意见是已经统一的了,我于是就说:“赶路吧,我能撑得住!”

我们收拾好现场,就继续往大兴安岭的更深处走,这一次我们的速度加快了不止一点两点,很快大家就汗如雨下了,不过我们都在咬牙坚持,力求能甩那帮人更远些。

加急赶了三个钟的路后,我实在累的不行了,我叫住他们说:“能不能休息会儿?”

他们回头看着我的状态,确实累的不行了,唇都是白的,毫无血色。我这时才看到,辰和杨雪一点事都没有,他们俩的体力果然非常人所能及,再一看老肥的情况,倒是比我好一些,起码还能多走一段路。

辰把背包给了杨雪,走到我面前,半蹲下来,说:“上来!”

“啊?”我愣了一下。

“你是想在这里被后面的那帮人抓住吗?”辰问道。

我忽然清醒过来,我知道他这是要背我,眼下确实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于是我就趴在了辰的后背上。

“继续赶路!”杨雪边走边说。

我趴在辰的后背上,喘了一下气,压在胸口的那口气,总算是吐出来了,我的体力也在慢慢地恢复当中。

又走了一个时辰左右,老肥也撑不住了,跌倒在地上,杨雪把他扶起来,说:“老肥也撑不住了,先休息一下吧!”

辰点点头,把我放下来,现在的我生龙活虎,反倒是辰,应该是背我的原因,他很累,坐在一旁,汗水一滴接着一滴地滴入泥土里。我上去,接过杨雪手里的湿巾,帮辰擦了一把汗,说:“谢了!”

辰抬头看着我,没说什么,从我手里拿过湿巾,继续擦着汗。我知道他确实是体力有点透支,我就到一旁坐着了,怕耽误了他的休息。

老肥累得像条狗,若不是在大兴安岭里行走还算阴凉,否则,老肥估计早就中暑了。

我上去帮杨雪照顾了一下老肥,辰那边他自己就会自己搞定的,我没有担心的必要。

休息了十几分钟,老肥也渐渐缓过神来了,他的状态比之前好了太多,而另一边,辰早就恢复了体力,在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变化。

又过了半个钟,老肥体力恢复了,我们又继续往前走,决定在前面找个合适的地方来驻扎。

没走多远,辰就像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他拿着刀往旁边开道,哪里已经偏离了我们的方向。我顿时明白过来,辰这是要调虎离山,他现在在故布疑阵,让后面的那帮人往这条错误的道上出发。

辰回来了,他刚刚把那条路开得挺远的,我想应该能骗过后面的那帮人。我们这才继续出发。

晚上六点了,天已经昏暗了下来,我们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生起明火,架起帐篷,我们打算就在这个地方驻扎一晚。

辰出去了一趟,我们都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但凭他的身手,我们很放心,所以就没人过问他去了哪。

他回来时,手里多出了一只猎物,那是一只野鸡,他出去了这么久,原来是去捕抓猎物,我其实以为他去方便了,对于他抓到野鸡我是真的没想到。

“给你补补身子!”辰对我说。

什么鬼?什么叫补补身子,我是那种用补身子的人吗?更何况,这种野鸡在大兴安岭是国家保护动物,我实在不能容忍我做违法的事情。

“这是保护动物,放了吧!”我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