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神秘黑影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05字
  • 2021-08-15 23:31:03

我觉得在这里会出现这样的一幅壁画很不寻常,我仔细查看,才发现了一些石块上有着几条划痕。我心中有些疑问,如果说这幅壁画本身就是在这的,那么到底是谁在上面划上了痕迹?难道是为了做记号还是其他?我再换种看法来说,假如壁画本身就不属于这,那为什么会有这几条划痕?唯一的结论是,这些痕迹是撬痕,看来这幅壁画是有人带到这的。

“这幅壁画可能是被人带来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会碎成这样?”我对他们说。

“看这些裂痕,已经有些年岁了,这幅壁画极有可能是墓里的!看来,有人来过这里了!”老肥用手滑划过裂痕,刮出些泥土出来,说。

“具体是什么情况,暂时不知道,先把它拍下来吧!”杨雪拿出手机,给这幅壁画拍了个照。

我们觉得没有其他信息可以从中得到了,就散了,各自回去睡觉去,而我就留下来守夜。

守夜其实并不是单纯地留意周围的变化,还要时不时地给火堆添柴,以保持明火燃烧的状态。

突然间,我站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因为我听到了人的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我们这里离村已经很远了,现在也没有什么猎人,大晚上这么危险的,谁会来这种地方。我越想越觉得可怕,该不是什么猛兽之类的吧!

我拿起一根棍子,打开手电筒的开关往声音传来的那边去,我手心冒汗,额头的头发都贴在了额头上,我慢慢地走近,拨开一些草丛,一个黑影立马扑向我,我被吓得往后一仰,瘫坐在地上,我根本没看清那黑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呲溜地过去了。

“卧槽,什么东西?”我爬起来,用衣服擦了汗说。

我失去了那个黑影的痕迹,找不到它窜到哪了,就回到营地的火堆旁,继续守夜。

昏昏欲睡的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时间点,我就去把老肥叫醒。老肥这货真的是个猪啊,只要睡觉了,雷公来了也不一定能把他叫醒,不过,杨雪之前私下给我支了个法子,老肥这货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怕老鼠,只要放个老鼠的录音,他肯定醒。我其实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打开手机里的音频,调小声音,放到老肥的耳朵旁,只见老肥跳将起来,大喊道:“老鼠!老鼠!”

我赶紧上去,摁住他的嘴巴,怕他吵醒辰和杨雪,小声说:“没有老鼠!别吵醒他们,那是我放的录音!”

老肥拍拍胸口,喘了几口气,说:“吓死我了!”

我看着他被吓到的的模样,嘲笑着他说:“老肥,你这么大个人,不是说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怕老鼠这个东西啊?”

老肥气恼恼地看着我一眼,说:“黑不溜秋的,怪恶心的!”

我觉得肯定没他说的这么简单,后来我问了杨雪,杨雪跟我说,老肥小时候很邋遢,结果被老鼠咬了,后来打了好多针狂犬疫苗,有了童年阴影,所以才会对老鼠敬而远之。我知道了之后,再也没有用老鼠抓弄老肥了。我是一个不擅长用别人的伤痕去伤害别人的人,想想,撕开别人的伤疤别人那得是多痛苦。

“去守夜,我睡一会儿!”我对老肥说。

老肥这才想起来,到他守夜了,一拍脑袋,说:“哦,对喽,忘了!那老周,你去睡吧!交给我了!”

我见他真的有模有样地坐在火堆旁,就去睡觉了。可是,当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看见杨雪在火堆旁不断地添柴,而老肥就躺在了地上呼呼大睡,杨雪看见我起来了,小声说:“小点声,老肥在这里睡了一晚了!”

“啊?”合着我昨晚白相信他了。

辰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向我抛了一块巧克力,也没说什么就坐在火堆旁了。

我走上去,说:“谢了,辰!”

“巧克力热量高,能支撑你的身体,可以提供更多的体力!”辰点头,继续说道:“我包里带了很多,都是给你准备的!我早知道,你这个身体撑不住长时间赶路的,才刚痊愈,身体还很虚弱!以后,你守夜,我替你!”

我知道他担心我了,还装做冷冰冰的样子出来,真是脸不对心!不过,还是谢谢他!

“该叫醒老肥了吧!”我吃着巧克力,说道。

杨雪却摆手道:“不用,他生物钟很准的,到点了就会自然醒的!”

“有多准?”我问。

辰看着我说:“看着就好!”

我顿时无语:“讲了跟没讲一样!”

“八点!还有两分钟!”杨雪开始吃早餐,边吃压缩饼干边说道。

我也拿出自己的压缩饼干来吃,然后还盯着老肥的状态,看一下老肥的生物钟到底有多准!

到了八点,只听见老肥大喘了一口气,活像猪呼噜,然后,老肥就挣扎着起来了。

“这么准?”我惊呼道:“他身体里面不会是装了个调了定时的钟吧!”

杨雪和辰都笑了,谁知道老肥这极品的身体里装了啥?

老肥爬了起来,一脸的睡意朦胧,看着我们羞涩地说:“诶呀,大家都在啊!”

“我们三个在这里欣赏你睡觉的美丽身姿!”我笑着说。

“那个!那个!我实在不好意思,我守夜的时候,睡着了!”老肥一脸的歉意着说。

杨雪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好好守夜的,认识你也是十几年了!所以昨晚我早就起了,替你守了一个钟的夜!下次,你得第一个守夜!”

老肥,直点头,说:“好!”

我们吃了早餐,收拾好帐篷,灭了火堆,就再次出发,往大兴安岭的深处去。

路越来越窄了,我看着这里的路旁草丛簇簇,连脚印都没有过,路面的土地平滑除了我们四人的脚印外,就没有其他人的脚印了,我们很容易就发现了这已经很久没人来,就连树叶也遮蔽了很多的路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