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黑驴蹄子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29字
  • 2021-08-01 20:30:00

辰眼里充满了怒火和悲痛,他仿佛全身的力量都激发了出来。

老肥、杨雪以及王老五的手下,都爬了起来。老肥之前套的绳子依旧套住了粽子的头,看到这,辰有了个想法。

“老肥拉住绳子,然后把绳子绑在柱子上,杨雪和我负责用其他绳子把粽子的腿也绑住,然后我们再一起撬开它的嘴,给它塞进黑驴蹄子!”辰忍住悲痛,说。

“给老周报仇!去你奶奶的!”老肥怒着冲了过去,在地上滚了几滚,顺利躲过了粽子几脚,滚到了粽子背后,顺利拿起了绳子。

辰和杨雪把背包里的所有绳子都拿了出来,还有两根,但也够了。他们一人一边,先跳起来,一人一脚把粽子往后踢开,老肥借助这个时机,把绳子绑在了柱子上。

辰和杨雪落了地,两人一手撑在地上,直接给粽子一边脚一个扫腿,粽子轰然倒下,辰和杨雪将早已打好的活结捆到了粽子的脚上,再打成死结,然后往两边的柱子跑去,两人趁着粽子要起来时,又用力将它扯倒,有了机会,也顺利地把绳子绑到了柱子上。

粽子就这样被固定了头和两脚。杨雪和王老五的手下跑了上去,一人抓住粽子的一边手,使劲不让它剧烈地动。这个时候,老肥捡回了刚刚因打斗而掉落在地上的黑驴蹄子,辰也捡回了宝剑。辰跳起来,用力一剑刺穿了粽子的心脏,粽子张开嘴巴吼了几声。

“就是现在!”辰喊道。

老肥顺势将黑驴蹄子塞进了粽子的嘴里,只见粽子挣扎了几下,逐渐安静了下来,看来是黑驴蹄子起了作用。

辰跑过来,把闭上了眼的我抱起来,检查着我的伤势,可是也只有一口气了,进的少出的多,且看伤口的情况,多半已经中了尸毒。

“老周怎么样?”老肥上前关心地问。

“恐怕过不了今晚了!”辰说着,又流下了眼泪,怎么说老周都是为了保护他,才这样的,此刻辰的心里充满了无助和愧疚。

老肥和杨雪看着辰怀里的老周,也纷纷落泪,就在这个时候,泪眼婆娑的辰看到了那一颗依旧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珠子,他欢喜的脸色和还挂在眼角的泪水形成了强烈对比,他高兴地说:“老周还有救!还有救!灵蛇之丹,可生死人肉白骨,且对毒也有十分大的控制力!”

老肥当然知道辰说的是什么,老肥赶紧起身,将那颗珠子捡过来。刚一入手,一股温热的感觉传遍了老肥的全身,瞬间全身的疼痛他都感觉减轻了几分。

老肥把珠子递给辰,辰小心翼翼地撬开老周的嘴,先将这颗珠子用水清洗干净,再把珠子塞进老周的嘴里。红色的光在逐渐暗淡,能看到珠子在不断地变小,像是冰雪在消融。没过一会儿,血就止住了,老周的脸上也不在现出苍白的脸色,呼吸和脉搏都增强了许多。

“老周,总算暂时脱离了危险!”辰呼了一口气,说。

“大家休息吧,等老周醒了,我们再找线索和出去的路!”杨雪将包里的所有压缩饼干做了分配,继续说:“先吃点东西!”

辰接过杨雪手里的压缩饼干,眼神一挑,问:“可给老周留了?”

“留了!留了!你放心!”杨雪点点头说。

辰这下才没有异议,于是拆开压缩饼干的袋子吃了起来,他刚刚的体力在和粽子打斗过程中,流失了大半,他如今也是疲劳得很,但他吃过后,就把老周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让老周枕着他的腿,然后转头对老肥说:“老肥,你去用黑驴蹄子把猫子脸的嘴塞住,他死于粽子的手里,中了尸毒,恐会尸变!”

“明白!”老肥应和着,就从包里取出黑驴蹄子放到猫子脸的嘴里。

灵蛇的内丹果然是千年不遇的宝贝,我体内的伤势也好了大半,真的是从鬼门关里抢回这条命的。大概五六个时辰我就醒了,我醒的时候,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枕着辰的腿,看着周围。

辰靠着墙睡着了,我看着辰这张迷死大众美少女的脸,咳了一声。辰瞬间惊醒,他看着我醒了,他十分高兴,随即担忧地问道:“你感觉如何?”

我闭上眼,仔细地感受身体的不同之处,说:“我感觉我周身都是暖阳阳的,像是在暖炉的旁边!”

“恭喜死里逃生!”辰大概猜到应该是内丹起效果了,他欢喜道。

“去!”我转过头,不想理他。

“还生气了?”辰笑了笑,用手捂住我两边脸蛋,强行扭过头和他对视,他说道:“下次别这么傻了,好吗?”

我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然后问:“有吃的吗?我都饿得两眼发昏了!”

辰把我扶起来,靠着墙壁,他去找杨雪了,因为现在的食物都是由她负责分配的,找吃的肯定得找杨雪,而且她之前说给我留了一份。

“你醒了?”微讯赶来的杨雪和老肥欣喜地问。

“嗯!醒了!”我看着他俩高兴的样子,说。

“你都不知道,你可把我们仨担心死了!”老肥秋后算账地说:“下次你还这么傻,你的多宝斋可就被我们平分了!”

“行了!老肥,就别逗老周了!”杨雪笑着,心情无比放松。

杨雪拿出压缩饼干,递给我,包装袋她已经拆了,我便直接拿吃了起来。我吃过东西,体力也有所恢复,我就挣扎着起来,辰就过来扶着我。

“我们去找一下这里有什么线索,然后离开这鬼地方!”辰扶着我说道。

王老五的手下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很沉默,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无论他怎么想的,我们现在竟然已经把他给救了,那就肯定会把他带出去。

我让辰扶着我去看那口棺材,我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我相信我们要的东西可能就在里面。

这口石棺底部有一层丝质物,先前被尸体压着,看不真切,如今看起来,那些条纹组合的图案与地图十分类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