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阴阳梭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43字
  • 2021-08-01 20:32:39

辰跑过来,把我抱起来,我在他的怀里挣扎,我说:“我还可以!我行的!我就不信,我干不死它!”

我挣开辰的手,咬着牙,站了起来。老肥跑过来,看我的情况,我瞅见他腰上的手榴弹,我假意地靠近他,就在他没注意的时候,我一手抢到他腰上的手榴弹,我直接冲向长有金鳞的蟒蛇。辰和老肥都没有想到我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

“不要!回来!”辰大声地叫着我回来。

“老周!回来!”老肥也在叫着我。

我用手拉掉引线,迎着蟒蛇伸过来的血盆大口,我喊道:“你们给我活着!我的死也就值了!”

我的眼前实在太花了,一脚踩空,我没想到我会直接摔倒,手榴弹从我的手里脱离,飞向了蟒蛇,就直接在空中炸开,爆炸的地方正好在蟒蛇的嘴边,顿时血雨纷纷落下。我虽然没有如愿以偿地和它同归于尽,但和它两败俱伤,我也被手榴弹震了一下,吐出了几口血。

不过,蟒蛇比我惨多了,它的下半口都裂开了,然后直接朝外爬了出去。

老肥过来看我的情况,杨雪就独自和那条全身血红色的蟒蛇缠斗,杨雪用枪在它的身上留下了很多枪孔,杨雪的身手居然这么强,她的枪法很准,也不知道练了多少年才能练到这种程度,她打出的枪,很多都是两颗子弹打在同一个地方,就算血色大蟒皮肉再厚也受了伤。它把杨雪一鞭抽开后,就转身往外爬走了。

辰跑上来,把我抱起来,查看我的伤势,他十分担心我的情况,伸出四根手指问我说:“这是几?

我故意答道:“五!”

辰的心跳少了半拍,他的脸上全是担忧和自责,看到这,我也不好意思骗他,我说:“四!”

“你吓死我了!”辰把我抱到靠墙的地方,拿出医药包,说:“你腿上有弹片,我帮你处理掉,你忍着点!”

我其实一点也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因为我全身都是又麻又痛的,感觉全身都已经散架,谁知道哪里是伤口的疼痛。

辰用镊子帮我把弹片夹出来,我这时才感觉到了比之前更加强烈的疼痛,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嘶的一声。酒精消毒,让我疼得眼泪直流,我一个劲地催促他:“行了吗?行了吗?”

“没行!叫你逞强!活该吃苦!”辰恶狠狠地说。

“我……疼,你轻点儿!我这不是没事吗?”我举双手抗议道。

“哼!”辰不说话,刚刚的那一幕,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回。

老肥扶杨雪到我和辰的身边,他也听到了我和辰的对话,他阴阳怪气地说:“你还知道痛啊?”

“不是,你们怎么都怪我啊?”我不服,我要抗议,然而抗议换来的却是:“啊!疼!辰,你轻点儿!”

“不疼,不长记性!”辰一边帮我包扎,一边说。

我欲哭无泪。

王老五带着手下过来赔罪道:“各位,先前多有得罪!和你们相比,我真是羞愧难当!”

“五爷,虽说咱们派系不同,但我们北派和你们南派也是有交情的,大家都是道上的,也不好见死不救!以后,生意上大家多多往来就行!”老肥看着他,说。

“华爷,说的是!”王老五叹了一口气,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坐到另外一边。

辰扶着我起来,看着这里的情况,我发现这和中央大殿的摆设是一样的,包括青铜少女像,只不过这些摆设是倒立在地宫顶部的。

“阴阳梭!”我直接叫出声来,因为阴阳梭太过诡异,在我们北派中,我只有几个人遇到过,虽然他们都平安出了墓,但不是疯了就是死于非命,所以阴阳梭又叫夺命梭。

“这是镜儿宫啊!我倒斗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碰到镜儿宫!死而无憾!”王老五看着地宫,感叹道。

这种墓穴南北派叫法不同,但毫无例外的是,一直以来,南北派都把这种墓轮为禁忌墓,遇到也要躲得远远的。不过,高风险也预示着能高收入,因此以前不少人就是贪图这种墓内的宝贝,而大走险路,最后纷纷惨死墓中。

现在,我们居然遇到了阴阳梭,又加上我入墓之前观测的盘龙风水时有变化,那是风水被破坏的迹象,二者联系起来,我只怕这阴阳梭里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到底是粽子还是鬼,我不知道,只能等它现身。

看到阴阳梭我就知道,我们现在就在中央大殿的地下,所以这里应该和地底行宫的中央大殿有通道连接。

这里已经是地宫了,可依然未曾见到墓主人的棺椁。只有这些壁画,证明这里还是主墓室。

我们走过去,仔细地看着壁画上的墓主人的生平。第一副画里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族群里全部是女人,就连护卫也是女人。紧接着,我们从第二幅壁画上看到,一个女子受万千膜拜,站在高台上,手里拿着一个特别的东西,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物。她似乎在祷告着什么,在她所祷告的天上的白云中有几个人出现,这也许就是周巫女和天神沟通的仪式。我们看完了第二幅,又看向第三幅,一看我们有点震惊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能够这般恐怖。因为我们看到整个巫女一族的族群都在和一个怪物战斗,这个怪物全身黑气,只要是死在它手上的人,瞬间就会变成人干。

如果说,第三幅让我们吃惊,那么第四幅我们就直接惊掉了下巴。壁画上给我们的信息是,周巫女在月圆之夜启动神物,利用天神的力量将怪物封入青铜棺椁里面,并用铁链狠狠地捆住。

这个青铜棺椁我们是多么眼熟,我们没想到原来被封在青铜棺椁里的东西真的是怪物啊,而且还这么恐怖,想到这,我们一阵后怕,我们此刻还记得在那个墓室里,老肥差点自我献祭给了青铜棺椁里的怪物的事。幸好,当时我们跑得快,不然凭借着那怪物的诡异,我们可能都要交代在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