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恐怖的双蟒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285字
  • 2021-08-01 20:26:40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从狭缝里出来,怀着忐忑的心情环顾着四周,生怕那条长有金鳞的蟒蛇忽然地窜出来。

枪声似乎没有那么密集了,而且能感觉枪声越来越大声,说明王老五那帮人在往我们这边跑而且紧追着他们的,应该就是那条蛇了。

辰说道:“我们往里跑!”

在我们中,辰虽然不常说话,但我们从心里还是信服他的,他说啥就是啥,我们都听他的。我们就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沿着通道往更深处跑。

越往里空间就越大,看来这个通道真的可以通到地宫。我们大概跑了五分钟左右,眼前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门。青铜门上清晰地有着兕、鸣蛇、梼杌、诸怀、钩蛇、夔牛、穷奇、饕餮等八大凶兽的图腾花纹,凶兽花纹中间是一个正方形的凹槽。这扇门如果要打开,必须要有钥匙,可这个钥匙在哪呢?

“我们没有打开这里的钥匙!”我无奈道。

“谁说没有?”辰眼里闪过一丝小精明,继续说:“还记得,我之前叫你拿好的玉函吗?就是在祭坛上拿到的那个!它就是打开地宫的钥匙!”

“哦哦!”我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玉函来。

这个玉函我们原本是打算到平安的地方就打开的,后来就一直耽搁了,也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要不是辰的提醒,我们估计也忘了一干二净,更别说要进地宫。

玉函是由一整块玉料做的,六面都是漂亮花纹,多是秦末汉初的,而且这玉函里面还内含玄机,机关只能开一次,且开了之后,玉函就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我其实有点疑问,如果只有这一个玉函能打开地宫入口,那么我父亲他们是怎么进入地宫的?算了,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可能辰是知道的,毕竟文件在他手上。

我看了看玉函,双手捧起来,我看到在玉函的下方有一个小孔,这里就应该是机关。我知道为什么父亲在文件中写只能由我周家人才能打开,原因就是这个机关,它的机关眼太小,寻常人根本不能解开机关,就连同样以巧倒斗的发丘中郎将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我周家的雨花针才能解开。

“这是你们摸金校尉的活!”老肥原本也想看看他能不能解开机关的,如今一看到机关孔,他就明白过来了,因为周家的雨花针是专破小型机括,所以这种活轮不到他们发丘中郎将。

我取出雨花针,慢慢放入机关孔里,我叫老肥帮我拿住玉函,我把耳朵贴上去,听着雨花针在里面碰撞的声音,知道了机关眼在什么地方,双指往上一勾一转,就锁定了机关眼,然后往外一拉。只听见咔嚓一声,整个玉函瞬间拆解,只留下底面和一个正方体玉石,玉石和玉函底面结合得很牢固,形成了一个玉玺,只不过这玉玺有点怪异。这应该就是钥匙了,我们四人相视而笑。

我将玉玺轻轻地放了上去,填满了门上的凹槽。青铜门缓缓地向上打开,于此同时,充当钥匙的玉玺也完全碎开,成了几瓣。

这时,我们听到了脚步声,我们知道是王老五他们来了。我们正欲往里走,王老五带着一个手下,匆忙赶到,显然,他的手下只剩下一人。

“快进地宫!”王老五冲我们喊道。

我们看到他们的后面有两颗巨大的蛇头出现,毫无疑问,那是两条巨大的蟒蛇,一条是我们之前见过的,而另一条全身火红的,我们是第一次见到。

“卧槽!”老肥直接骂了一声,“王老五,你他妈是进了蛇窝了吗?”

我们哪里敢呆在外面,一条已经够难办的了,这一下来了两条,我们估计都要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我们先跑进地宫里,之后才是王老五他们。我们一进去就呆在一块,不敢散开,一散开,我们肯定打不过。

“老肥,你还有手榴弹吗?”我着急地问。

老肥一摸腰带,整张脸顿时成了苦瓜脸,说:“还剩一颗!”

“不够啊!算了算了,一颗就一颗,先解决掉一条先!”我也不敢再多要求,能弄死一条算一条。

王老五和他的手下被蛇叼了起来。

“救我!救我!”王老五的祈求地喊道。

他的手下也惊慌失措地喊着同样的话。

我们对着蛇猛烈射击,可惜蛇皮糙肉厚,我们的子弹对它们造成不了什么致命伤害。

我们的射击彻底让这两条蟒蛇疯狂起来,它们把王老五和他的手下丢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两个人一落地就吐了几口血,估计内伤不轻。

我和老肥把他们往回拉,辰和杨雪借助地宫里的东西来暂时和他们缠斗,我和老肥把人拖到安全的角落。

我们俩再回头时,杨雪和辰都被蛇用蛇尾一鞭击飞回来,我们俩跑上去,接住他们俩个。我接辰,老肥接杨雪,强大的冲击力将我们四人都击飞了出去。最可怜的莫过于我和老肥,那可是活脱脱的肉垫,一落到地上,我就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胸口火辣辣地疼,一口血就吐了出来。我转头一看,老肥也差不多,不过他脂肪厚,给他卸去了不少力,反倒是我受伤最严重,他只是掉了两颗牙齿,我开始有点羡慕老肥了。

一落地,辰马上起身,把我扶起来,骂道:“你怎么这么傻?”

“你没事就好!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想个办法把它们弄死!”我搭上辰的肩,说。

两条蛇,又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辰抱住我,两个人往后一滚,躲开了这一击。老肥和杨雪各自滚向一边,也躲开了这一击。

我们四人这下被分开了,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它们是故意扑过来的,它们的做法应该是要各个击破,估计它们已经有了不小的智慧。这时我才知道,快成精的蛇果然还是有灵异的地方的,看来我之前看走眼了。

我和辰对上的是那条长有金鳞的大蟒蛇,老肥和杨雪对上的是另一条全身血红色的大蟒蛇。它们又扑了过来,我们以为它们又要用头攻击,谁知道它们到了半路就停住了,直接用蛇尾从我们的侧面扫来,我一看不妙,马上将辰转到我的面前,我用后背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鞭,我从他的侧面飞了出去,胸口狠狠地摔在地上,顿时感觉我已经只剩半条命了,我的嘴角在不断冒血,我多想爬起来,但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四肢都是疼痛的。

“老周!”辰喊道。

我听到他的呼喊,我想转头过来,但我眼太花了,耳朵一直在耳鸣,我分不清他在那个方向,只能往四周看了看。

“老周!”老肥大声喊着我。

“老周!”那是杨雪担忧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