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秘的盒子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259字
  • 2021-07-20 20:30:36

在如今的社会,人没有点技能是养不活自己的。而我,周家独孙,虽然家里的宝贝很多,但是却不是我能够随便动用的。这些宝贝都是历代摸金校尉遗留下来的一些价值连城的宝贝,还有一些是我爷爷自己淘的沙货,都是当年看得上而没有出手的好东西,但是古董交易却是很敏感,来路不明的东西,稍有不慎,就得吃牢饭,毕竟倒卖不明来源文物是违法的,所以我奶奶一直都不允许我动用这些宝物。算起来,我也是假贫穷真富贵的一类人了。没办法,为了生计,我只能操持一些祖业上的东西,比如鉴定古物、贩卖正规渠道的古董什么的。祖业的东西虽然都会,但是我的奶奶从来不肯让我越雷池一步,也不让我碰冥器,说是邪气得很。有几次客人拿着准备出手的沙货来找我鉴定鉴定,给估个价,被她老人家撞见,直接大发雷霆,把人给从店里轰了出去。她跟着我爷爷学过不少东西,算是半个摸金校尉了,这些刚淘的沙货怎么可能瞒得过她的眼睛。然后总是教导我说,这些冥器不干净,邪气,让我以后不要再碰,再说便就扯上了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因为下斗才没有了消息,不知是生是死……我也知道冥器不干不净,但是我开门做生意的,总不能让客人从我这溜走吧。因此我也就顺着老太太的意思,不碰冥器,如果有人来找我鉴定,我就让他拿在手上给我鉴定,从来不自己上手,然后再把这些冥器买下,无偿送到博物馆。渐渐地,由于我的鉴定技术过硬,无论是上了年纪的古物还是刚淘的沙货,我一看一个准,估价也准,给的价钱也很准,并且我开的是多宝斋,一店两用,前厅买卖古董,后厅做鉴定,因此行内就有人称我做“多宝斋周爷”。慢慢地,我的鉴定所和古董店的名气在圈里就传开了。

名气传开,生意也就越做越大,多宝斋我开了好几个分号,都在全国有名的古董市场,而我自己凭这些也弄了不少好东西。你还别说,人要是有了名气,嘿,就有些很奇怪的人找上门来,特别是干我们这行的,见的奇奇怪怪的人总是不少。

“老板,有两位客人要您帮忙看下这个盒子里的东西,说您想见面的话,就于明天下午在城外雪楼见面。”

雪楼在圈里很有威望,那是一个最大的高昂古董买卖之地,老板是谁,至今也没多少人知道,不过,这买卖的古董全部都是来路正的古董,冥器一概不收,据说还帮国家文物保护部门提供过盗墓贼的线索。

工作人员,递上个紫檀盒子,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

“有留什么话吗?是要鉴定还是要估价?给的费用多少?”我抬抬头问。

“没有,只叫您尽管看,费用见面商谈!”

“好,你去工作吧!”

工作人员退了出去。

我看了看,这紫檀盒子的年纪不少了,至少也是宋代的东西,漆样也不错,保存得这么好很难见到。

我有点看得懵了,我突然觉得,这会不会是刚淘的沙货?在行内的一些人,也是知道我从来不上手沙货的,所以可能就有些人想捉弄我不成?我想了想,还是打开瞧瞧吧,并竟那只是少数人的做法而已。

我拿起紫檀盒子,敲响盒子听了听声音,里面发出的声音很轻脆,我又看了看紫檀盒子的构造,却是不凡,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打开的东西。紫檀盒子顶上有两条阴阳鱼,四面有着木雕,一幅是老道持剑,一幅是甲人持印,一幅是搭弓射箭,而最后一幅让我心里一惊,这个图案我很清楚,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因为这是我祖传的一件东西——摸金符。

看着这四幅木雕,我想到了盗墓四派:摸金发丘,搬山卸岭。传说摸金发丘倒斗靠的是巧,搬山靠术,卸岭靠力。可是,这四派的东西怎么会在同一个盒子上出现呢?

我想还是算了,先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这个紫檀盒子内有机括,盒子的边盒是夹层的,早被铜或铁水注死,平常不懂的人是打不开的,用蛮力的话,甚至还有可能导致里面的东西被损坏掉。可惜,遇上了我,这种机括的要点就在阴阳鱼和四幅木雕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四幅木雕上有个点是可以移动的,我一摸,就发现在每幅木雕的边棱处有个小黑点是可以移动的。我将每幅木雕的黑点移动到每幅木雕的顶棱上,再将阴阳鱼按了下去,咔嚓的一声,甲人持印的那幅木雕掉了下来,准确地说,是那一整面都掉了。

我看了看,里面有块东西,伸手一拿出来,我顿时惊呆。

“天官发丘印!这……”

这到底是何人呢?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发丘一派魁首的东西,又怎么会在这里?很奇怪的是还用有着盗墓四派图案的紫檀盒子装着,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蹊跷不成?

我不是很想得清楚,但还是决定去问问奶奶,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我收拾好这些东西,安排好店里的事,就马上往老宅赶。

到了老家,我就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奶奶,她先是很惊讶,但随即越发凝重了起来。她把紫檀盒子要了过去,放在手上看了又看,又取出发丘印,最后让我跟她来到了祠堂里。

取香,上祭跪拜。

我不明白,奶奶在想什么,她只是说,让我照做。她打开了祠堂的暗门,那是道藏在供桌下的暗门,这是我知道的,暗门里就是我周家的密室,里面装着我周家历代摸金校尉所搜集的价值连城的冥器,还有一些有关我周家摸金校尉的纪事。

我跟着她走进了密室,这里我倒是轻车熟路,想当年,小的时候便是在这里承继祖业的。奶奶,走到前面墙边,那里有个八卦,内含乾坤,我以前竟然看不出来,要不是奶奶说,我还真不知道。她表情很严肃,让我去把门打开,我倒是知道怎么打开的,就是按照易经的变化扭转乾坤。

说实在,这种机括和现在的密码箱差不多,只不过这种八卦图,如果不精通易经奥妙,那可是打不开的,而密码箱只是数字的简单配合而已。

吱呀吱呀的一声,这面墙拉开了,入眼的是个特别大的空间,里面木架箱子一堆,那都是古代的帛书,竟装满了一个个箱子,而木架上也摆满了一个个竹简。我心有疑惑,这么多的帛书,那得倒腾多少斗,才能攒得这么多。我想问,但看着奶奶严肃的表情,却又不敢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