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巫女的墓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004字
  • 2021-07-24 23:32:48

“可以拆墙了!”我和辰退后,这些活肯定轮不上我们动手,就让王老五的马仔去干。

王老五点出两人,让他们去拆墙,他过来说:“小周老板,刚刚那个就是和双指探洞齐名的雨花针吧!”

“还是五爷见识广博!”我回答说。

“摸金校尉,果然名不虚传!以巧倒斗,十分了得!”王老五不知是在拍马屁还是什么真的有所感慨。

“诶,五爷,话也别这么说,正所谓:北派巧,南派糙,细心有细心的好,这粗暴的也还好,总之各有个各的优点。”我笑了,这老东西的恭维不要白不要。

他的手下来了,说:“五爷,墙拆好了!”

“小周老板,请!”王老五横眼笑道。

“好说好说!”我说着就和辰走在了前面。

从墓室里出来,我和辰在前面开道,进入了这个墓道,我看到了墙壁上的壁画,我一边走,一边看着壁画,可我发现这壁画不是画人的,而是画着八大凶兽:兕、鸣蛇、梼杌、诸怀、钩蛇、夔牛、穷奇、饕餮。

又一次出现了凶兽图腾,我和辰四目相对,眼里尽是不解,这已经是我们俩第二次见到这八大凶兽了。

“五爷,这些是什么啊?”王老五的手下问。

“凶兽!叫你们平时多看看书,就是懒!不懂别问,给我丢人!”王老五差点没一巴掌打下去。

我和辰笑死了,老东西估计被我的话气得不轻,现在谁糙他就把怒气迁就给谁!

“辰,你说这墓主人为什么把凶兽放进墓里呢,多么不吉利!”我到现在还是不解。

辰看着这些壁画,说:“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有什么缘由的吧!”

我猜测王老五应该知道些什么,得想办法套一下话才行。

“五爷,晚辈有些不解,能不能给我一解迷津?”我走过去,一脸讨教的样子。

“你还有不懂的地方?”王老五听到晚辈二字,他心里有点舒坦了。

“我进来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在倒谁的斗,您老肯定知道些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说道。

王老五嗤笑道:“你们这些娃娃啊,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下墓,真是胆大啊!这个墓是周巫女的墓!”

周巫女,在古代主管祭祀,负责与神交流,能为天下祈求来风调雨顺的人,其实说白了就是神婆。

我们居然倒的是一位神婆的墓?什么鬼!

“你别惊讶,惊讶的还在后面!这周巫女据说能号令百虫,能役使凶兽。八大凶兽据说就是周巫女的八大神卫,当然,也有另外的说法,说这八大凶兽是周巫女身上的图腾。此外,周巫女来历神秘,传说她是突然出现的,且死而不腐,肉体永沐青春,更重要的是传言她有一神物可与天神沟通,得此物者就能获得神力。对于周巫女这个人的话,也有说她其实是突然出现在黄河流域的巫女族的族长,只有巫女族的族长才能拥有周巫女称号。但不管怎么说,八大凶兽算是巫女一族的图腾信仰!再后来,秦大一统,巫女一族就从中原南迁了!”王老五说得有板有眼的。

“是真的吗?”我其实有点不信。

“真不真的,又有谁在意呢?反正,这又无法考证,历史上也没有记载有这么玄乎,而我呢,也只是在一些春秋战国帛书上找到有过零星记载!当然也可能描述得过于神化了,不过巫女这个职业确实存在!”王老五一脸的,信不信由你。

那这么说来,这墓里出现八大凶兽算是很正常的,如果说八大凶兽是周巫女的护卫,那么它们就有可能是这个墓守护兽,所以才会出现在墓中。当然也有可能,巫女一族希望她们的族长死后能被八大凶兽图腾之神的庇护,所以八大凶兽才出现在墓中。但不管为什么,这里是巫女的墓,已经是脱不了关系了。

“您就不怕我们就要那件神物?”我故作玩笑地问道。

“我这有十个人,包括我已经十一个,虽然你旁边这位有点意思,不过我拖住了他,你们俩还不是逃不出手掌心?我之所以告诉你,那就不怕你们动歪心思!”王老五嘿嘿地笑,仿佛他已经把控了一切。

“您老啊,就请放一百个心,那东西我们不要!”我讪笑道。

我笑着点点头,走回辰的旁边,我知道他们有人在拿着枪指着我们俩,只要我们俩有什么异常动作就会被射杀。我自然明白,这王老五确实不怕我们跟他们抢东西,他有底气能完全控制得住我们。

不过,这里面的东西不能让他们带走!我和辰都明白,要想摆脱这帮人的控制,必须等待机会,这墓里的机关这么多,我觉得可以我们借助一下,我就不信他们能控制得了我们每时每刻。

墓道的尽头没有了路,这里是一处悬崖,我明白,辰明白,王老五他更明白,我们这是到了真正的墓了。之前,我们都是在墓的外围,只能算是墓的边界,这里才是真正的墓葬的入口。

“快,照明弹!”王老五催促着他的手下说。

一颗照明弹打了出去,就像架起了一盏明灯,照亮这里掩埋在地底深处千年来的黑暗。

在照明弹的照射下,这里出现了一大批建筑,亭台楼阁鳞次栉比,一眼看去,气势雄伟壮观,有耸立的百尺柱子,有满地的护殿神兵俑,有宽广的神道……

“你们看,这里多美啊!我终于到了!”王老五高兴得笑出声来,满脸的欣喜。

我和辰也看在了眼里,那些跟着王老五的人,眼睛里全部都是亮晶晶亮晶晶的,他们可能在预感着自己估计要发财了。

“我说五爷,您也不用这么高兴吧!这才到了地底行宫而已,还没到地宫!不过,去地宫的路应该就藏在这里面,但这里面这么大,不好找啊!”我笑了笑,没有什么耻笑的意味,就是看不起这帮见钱眼开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