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河底机关
  • 盗墓之绝密文件
  • 顾澜尘
  • 2226字
  • 2021-07-23 17:02:12

“她消失了?”老肥怯怯地问。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消失了!我见过她!”

“你见过她?”杨雪疑问道

“你们还记得那个满是白毛皮俑的墓室吗?当时我看到的身影就是她,当时雾太浓,我看不清楚,但我刚刚一看,便知道了当初的那个影子是她!”我坐下来,拿出水瓶,喝了一口水,说。

“她好像没有恶意!”辰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继续说道:“她是雾灵,似乎和你有关系!好了,大家休息一会儿!就赶路吧!”

雾灵?我是知道的,通过雾释放出置幻的物质,能让人看到以前的人留下的影象,那就是所谓的雾灵。这么说来,我们所看到的女子应该和墓主人大有联系。可是我总感觉她不是雾灵,因为我觉得我不是在幻觉中的,我已经猜测她不是人了。

可什么叫与我有关?辰说她没有恶意,那她究竟是谁?为什么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刚刚是在给我们指路吗?她说下来啊,下来啊,是要我们下水吗?我觉得辰肯定知道些什么!

我心里很乱,我知道我是第二次见到她,但我总觉得我是认识她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感觉。

“接下来,该怎么走!”杨雪问。

辰似乎知道了什么,他说:“逆流而上,她给我们指路了!”

“确定吗?”老肥不太相信,毕竟太诡异了!

“确定!”辰点头,一脸的肯定,说。

我们循着河流逆流而上,这里的水还算小,越往地下河上游走,地下河越宽广,能走路的裸露河床就越少。

我们走到了上游时,见到了这里居然有多条地下河的支流,我们循着河床上来的地下河,竟是其中众多分支支流中的一条。这些支流都是由一条大的地下河流经这里后遇到了众多分叉口而被迫分成的。

“没路了!”杨雪看了看前面说。

“还记得她说的那句话吗?”辰看着水底说:“水下有路!”

辰第一个跳下了水,有了辰带头,我们也没有了什么顾虑。我们都跳进了河中,当我们潜入河底时,我们看到一具具的尸体被铁链捆在河底,随着水流晃荡,一眼看去,河底全部都是尸体,那场景别提有多瘆人。

我们从尸体的间隙中游过去,因为如果水下有路,那么必定隐藏在尸体之中。我们翻动着尸体时,我和杨雪不小心碰上了机关。我感觉我的脚被东西抓住了,冰冷冰冷的,杨雪估计也是一样。下一秒我们俩就被扯了出去,待辰和老肥反应过来时,我和杨雪已经被扯入河底深处。老肥抓住了杨雪的手,一同被扯入了右边,我被扯入了左边,辰游过来,抓住我的手,试图想把我扯出来,但拉住我脚的东西力量太大了,我们俩一起被扯入了左边,惊慌下,缺氧的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醒来后,我已经在一个人工修建的墓室之内了,旁边有个水池子,辰就在我边上。

“醒了!”他扶起我,继续说:“刚刚拉你进来的是这里的机关铁链,杨雪的应该也是!”

我看着这个水池,问:“那,这个水池连通着地下河?”

“嗯!你一路被扯上来,我也就跟了上来,水池下确实连通着地下河!”辰回答我说。

“杨雪他们会不会有危险?”我十分担忧他们。

“不会,杨雪和老肥他们两个人下的斗比你走过的桥还多,他们本来就是联手的,这里的危险他们能应付得过来!”辰走到墙壁前继续说:“在你昏迷期间,我把这个墓室都查探完了,这里除了这面墙后面是空的之外,什么机关都没有!”

突然间,水池下一阵骚动,我和辰立刻警觉起来,辰已经拔出了古剑蓄势待发,我立刻掏出枪,上了膛,要是上来个不是人的东西,我立马喂它一梭子子弹。

可惜,我和辰都没有想到,从水里冒出来的居然是那伙盗墓贼。他们怎么找到路的?不应该啊!我们都是通过那个诡异女子指的路,他们这些人没人指路,他们怎么能找到这里?

这一行十几人都从水里出来了,领头的那人很老,两鬓斑白,应该就是老肥说的南派的王老五,道上称五爷。

我们与他们对峙着,不敢和他们打,他们人多势众。早知道就不应该给他们上来,直接给颗手榴弹。一开始还以为就几个人幸运被机关拖进来了这里,谁曾想,怎么进来这么多个人。

辰在我耳边低声耳语道:“我进来时,顺便破坏了机关,可能因为这样,所以入口大开,被他们找到了!”

大哥啊!什么叫顺便!我翻了个白眼给辰,让他自己体会。

我上前,试探地说了一句:“在下多宝斋周老板,见过五爷!”

“原来是多宝斋周爷啊!久仰久仰!”王老五拱手道。

“不敢不敢!我说五爷,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狼狈!”我看到他的衣服上,多处都已经破碎,勉强维持体面。

“遇上了百足毒鳖王,折了几个人才躲进水里,却不曾想,水里别有洞天!”王老五,坐下来。

我在心里笑出声来,我们惊动了那周围的百足毒鳖王,不敢久留,没想到这帮人为了跟着我们,自己正好落入百足毒鳖王的领地里,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也算他们幸运,误打误撞地进来了这里。

“五爷,要不我们合作?”我问。

“怎么个合作法?”王老五眼里飘过一丝精明,他的手下,顿时一涌而上,将我们团团围住。

“我是摸金校尉,我旁边的这位搬山魁首,我们帮你们去到主墓室,里面的宝贝我们不拿,我们只要一件东西,不过是什么东西,到时候再说!如何?”我笑着,说。

“要是只有一件宝贝呢?”王老五奸笑着看着我。

“这样规格的墓,不可能只有一件宝贝,您说是吧!”我赔笑道。

“也是!就这么说好了!”王老五,站起来,一锤定音。

我和辰来到他说的那堵墙前,他说里面有空隙,我知道墙体里面装着用腊封存的硼酸,只要人用暴力打开墙体,硼酸就会溅到人的身上,瞬间就能让人烧掉一层皮。

我从包里取出雨花针,顺着砖头间的缝隙里插了进去,将砖头缝隙里的封浆去掉,将一整块砖拿了下来。这时候,已经能清楚地看到那层腊,我用烧红的铁丝在腊层上戳个小洞,大量的硼酸源源不断地从那个小洞里流出来,流到地面上,冒出了许多泡泡,铁丝也被腐蚀得不成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