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还是女人那些事儿
  • 梦回大千世界
  • 龙虎天霸
  • 3738字
  • 2021-07-15 20:37:14

“喂,小他儿,我是老刘,现在有件小事,需要发挥你的力量,事情是这样的……”回到院落的刘头子给他曾经的学生,如今正在重要岗位上,发挥能量的人通完电话。

刘老头年轻那会儿,工作努力积极,起早贪黑,于是就闹下了一堆的毛病,如今人老了,从位置上面退下来,那股子在身体里面流动的、勇往直前的气,一天比一天的减弱。

刘老头子打心底里承认自己也是个俗人,留恋红尘同样是他的执念,不愿意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一直等到躺进专属病房。

人老了就特别爱回忆,刘老头打开实木衣柜子,把那一身三十年前的制服取出来,保养的很认真,跟新的一个样子,这个时期的制服是在旧的基础之上改动的,是刘老头经常爱穿的,没有往后那种花里胡哨,完全磨灭了刘老心目中的那点情怀。

仔细的来回熨烫,伸手抚摸那一枚金色麦穗环绕着红色建筑的纽扣。

一幢大楼前,大门的正上方,相同模型的样式,金色麦穗环绕的圆形牌匾,中间有庄严肃穆的红色建筑,以及……

进入大厅中,往来的全是身着深色制服的人,头戴大盖帽,他们精神干练,她们英姿飒爽。

错开人群,一路上了楼梯,一直到楼顶,一间最大的会议室内,一位中年人和手底下四位精兵强将,清一色的老烟枪,整个比较大的房间内,呼出的烟如同云彩一样密布在每一处。

一位个头高大,粗壮有力,深黑色制服在他身上闪烁星光点点,青年把整个事件介绍一遍。

蔡云飞为主谋,周道龙执行人,韦姿竹和身着汉服蔡云扬两个妇女企图色诱,张力以及“连体人”三名打工青年是工友关系,他们纠结在一起,试图针对一个外地来阳城打工青年杨江进行的一系列,业余级别的活动经过,稀奇的是整个过程没有一处违法违规行为。

“头儿,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有力的证据……哎,都不叫的上一个事”

中年人吃过的盐比这几个毛头小子加起来的还多,接到电话之后就全明白了。

这事啊!

难办呦!

中年人只能用尼古丁发散出的烟雾把自己皱着眉头的脸笼罩进去。

……

“兄弟姐妹们,当你们看到我的这份留言的时候,我已经走了,阳城这座城市,有我太多的不舍,我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眼泪,说这话的时候,我哭了好几次,真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几个,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哎呀呀,你看看你,尤其就是你蔡云飞,演戏最逼真,一会儿说他张力不是个好人,一会儿又说你的女人韦姿竹,也不是好人……总之,我杨某人累了,换一片新的天空,我不相信,我杨江没有出头之日的一天,再见,不要尝试找到我,我不会见你们的,再次说一声再见,保重!”

出租屋内,破旧的陈设,上面铺满一层厚重的灰,这些不起眼的细节,从侧面说明了留书之人的离开。

除了旧书桌上面的电脑被拿走之外,铁架子床依然在,杨江新换的锁,再次被周道龙这种高材生,阴险的用银行卡撬开,蔡云飞和韦姿竹手挽着手,两人确实有着夫妻相,空气不流通的陈腐味道,同时捂着鼻子,嫌弃的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

“他走了啊,没有想到他是这样一种人……你怎么能叫我干那种恶心的事?”韦姿竹有点后悔的说道,玉手扇扇风,鼻子还是呛了几口。

蔡云飞出言安抚一番韦姿竹,比如中午就坐阳泰机场的飞机,去伦敦广场喂一把鸽子,顺道再去罗浮宫重游一遍、米兰买几件穿不了几次的时装等等。

中间过程曲折堪比打一场五VS五的峡谷晋级赛,他想到了上次的阳城富豪联谊会,毕竟自己还是个少年,纸醉金迷的空气整的他都快睡着了,一位新贵笑容可掬的,挽着一个九线小明星,整个酒会晚上,新贵都在高雅的蔡总面前晒脸,可算是把蔡总的小暴脾气给充值到顶点。

不过冷静下来的蔡总,仔细的想想,娶一个小明星,那种什么也不懂的女人,总比面对一个精明女人,要过上不少年的好日子。

蔡氏姐弟、韦姿竹,以及小跟班大学生周道龙,陆续走下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按照他们高智商的人行事准则来看,以后是不可能再来这一片棚户区一趟。

磨磨蹭蹭的一行人下到四楼的时候,五楼的房门,猛的关上了,巨大的响声,使得整栋砖头楼明显晃动了一下,四个人在黑暗中的身体紧跟着一个哆嗦,他们紧张的根本不敢回去查看情况。

黑色大奔仿佛从垃圾堆里面走出来似的,这一片棚户区住着的几户老人们,麻木的看了很久很久,几颗不认识的常青树茂密的树叶,上面蜘蛛网密布,一直等到黑色大奔消失在街口,老人们提着鸟笼,下楼聚众吃瓜。

五楼阳台,含泪留书,自称告别这座千年古城的杨江,扶着水泥栏杆,看着大奔远去说道:“哼哼,年轻人!”

还别说,刚才的留书,确实让杨江带入了真情实感,他又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切,一棒子棒槌,阳城多好啊,我凭什么走啊?到底是千年的古城,大街上走路的美女,都比别的城市多的多”

一个人的日子,一天总是感觉比过一年还长,胸中一腔热血,因为种种现实问题,无法在各大企业平台施展抱负,走进出租屋,眼神一凝,平伸出右手成爪,掌中白色气流急速汇聚,室内灰尘感受龙吟虎啸的轰鸣声,强大的吸力作用下,全部逃之夭夭。

杨江最近没有多少时间打游戏,手机群聊里面浏览一下信息,诸如帮战约架,劝告帮内一众兄弟不要只为了打怪升级而沉迷进去,使得他们从迷途中走出。

有几对小情侣手下床头吵架,于是杨江便再次做了已经无数回大家族的族长。

隔着手机屏幕,隔着万水千山,发射出去的文字冲上太空的卫星,再从太空的卫星传到帮内群员的手机上面。

耐心仔细的在调解他们的感情纠纷,由于他在游戏里面威名煊赫,所以大家伙都给他一分薄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再次唠叨的嘱咐一遍,小弟们在群聊里面山呼:小事烧纸,大事挖坟。

待到一切都轻松打发掉,之后心情愉悦的退出来,游戏是他的一种情怀,一种生活态度,人如果已打败别人为目的,那么他就已经输了。

这时候不合时宜的群聊信息弹到屏幕上。

“老大,兄弟又被人暗算了”

“打回去,打的他们退游……嗯……对了,开我的游戏号去,账号是……”

杨江游戏里面的态度就是,彼之痛处,十倍还与汝等。

兄弟帮他一次,他还兄弟两次,有人让他不开心一下子,他就让那个人不开心一辈子。

躺在铁架子床上,沉醉在得意之中,灯下黑的杰作实在是神鬼莫测,杨江坐等这帮子夯货(蔡云飞姐弟、韦姿竹和阴险小人周道龙),什么时候反应过来,先发个空间动态,再分享图片下面,留一个不太明显的暗示。

没错,等别人反应过来,不如他自己把握主动权。

滋溜一口肥宅快乐水,眼皮直打架,就要……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忍住困意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准意向客户的垂询。

“喂,刘老,你这次有何贵干?”

“那个,小子,我实在拿不出钱,我在位的时候从来没有黑过一分钱,我对得起……”

“哎呀,哎呀,我杨某人只想着挣一个老婆本,我有错吗?”

挂了电话之后,杨江决定睡到凌晨。

……

刘老头子待到儿子下班的时间,严厉的措辞下,要求儿子推掉晚上的应酬,立刻回家。

从前手握着几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大权,然而如今只能很勉强的,维持一家之主的威严,看着眼前的儿子,开口说道:“小杨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儿子刘某听着父亲苍老的声音,一想到刚才办公室内,生父亲的气而羞愧难当。

“听蔡云飞那小子说,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您之前去的时候,他已经被蔡云飞逼的待不下去了,还留了书信”儿子刘某已经在心里把蔡云飞拉黑,蔡氏企业的各种免税申请,也要再考虑考虑。

这个季节舒适袭人,刘老头子特别爱开窗户,为此没有少挨老伴和儿媳妇的斥责。

窗台上一只爬行的苍蝇已经有规律转圈了无数次,父子两个全然不在意。

“你姐姐在国外的生意,我是说,她能调动多少流动资金?”刘老头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滴下血水的肉痛感觉。

……

阳城大学工学院东南角落,靠近荷花池边,一辆报废的八五式坦克,紧挨着柏油马路。

此刻正上演着分手闹剧,一位身高一米六八的胖子,眉宇之间有点像成名多年的歌仙天王杀手,他那一头飘逸的头发下面,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胖子的女朋友是阳城大学生,巨大的差距在交往之前,就已经看到了结局。

“能不能别离开我”

“我们不合适的,以后再一起过日子,你能养的起我嘛?”女朋友并不是因为别人的横刀夺爱,而是胖子被现实给打败了,往后的几十年,哪个爷们的青春没有这一遭遇?

杨江听了刘老头子一顿狗屁倒灶,确定了暂时自己不会被盯上的凳子风险之后,化作一道长虹飞回停车场,进入杨家门的蓝色奔驰,在杨江矜持的表情下,发动机咆哮声,却表现的那么不矜持,回荡在阳城东部,同时杨江在社交软件上面,对今晚的炸街行为表示负责。

深处痛苦之中的胖子都忍不住,转过头看了一眼靠近的车辆,因为那噪音一般的发动机声,实在忍不住想上去打一顿司机。

发现是杨江之后,立刻回头,心里保佑,别被发现。

“我已经相亲过了,只有对方能照顾好我,你还是忘记我吧!”

“你就这么看待我们之间的爱?”

“切……一起打了几次游戏,这也叫爱?”

女大学生说完话后,懒得在纠缠下去,打算来个痛快点的断舍离。

“哎呀呀,这不是我亮哥嘛?终于找到你了,我打电话给你,怎么也不接啊?”杨江只扫过来一眼,就知道了王德亮的伤春悲秋画面。

“……”胖子面对女孩子温暖如春,面对兄弟如同腊月寒冬,根本不会给好脸色。

“亮哥,见外了不是?我还车给你啊”杨江说完递过去车钥匙,百万奔驰的颜值,让车盲的这一对散伙情侣,停止了鸡毛蒜皮的争执行动,女孩子反正是把抬起来的脚,给悄悄收回来了,好奇的美眸在两个青年之间来回徘徊,试图找出之间的阴谋。

胖子感情受到暴击,头脑没有以往的冷静精明,在女大学生震惊的美丽面容下,操起了钥匙带头走掉,杨江一路小跑着打开副驾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