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躺赢的创业路也不易走
  • 梦回大千世界
  • 龙虎天霸
  • 3438字
  • 2021-07-15 20:37:14

运河边上,一位休闲裤、西装衬衫的青年,一位身着“汉服”的美女,两个人紧紧的扣住手,男人的手指在女孩的手心里面胡乱的挠……

女孩的脸庞浮现出一抹红晕,另外一只玉臂拨开柳条枝……

走了有一会儿,两个人停在一处石灰岩的栏杆边上,看着河水,飞速发展的古城,也有它那么一丢丢不足的地方,空气中灰尘荡漾,河水浑浊看不到水底。

“你的家乡还算过得去”美女说话的时候,空气之中飘荡的柳絮都好像特别喜欢她,没有一根毫毛愿意污浊她的汉服。

杨江见到真正的美女,一时间紧张的他,什么话都不会讲了,只能装作无辜的样子,呼出一口气,吹开飘进身前的白毛。

身为一个男人,金钱、权势和爱的人,是人生终极的目标,凡夫俗子们都没有任何办法逃出来的宿命。

最想要说出来的话,往往都是那些说不出口,比如,第一句应该是想追求她的一些表白的话,如果她答应了的话,那会得寸进尺的要求结婚,两个人组成家庭之后,紧随其后的过日子等等!

在爱情面前,一切理性的处事待人都要靠边站。

呼吸逐渐平稳,只想和她一直停留在这一刻,面朝着西边。

如果每天都能和她看日落,该有多好啊!

“咦~为什么起了这么大的雾?”汉服美女抬起她的美眸看着天空,打断了杨江的内心世界的高速运转。

美好的时间其实也就过去10分钟不到,运河边的这一片天空,漫天响声好像有着魔力一般似的,向着杨江笼罩过去,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机铃声,紧接着天空在眼前抖动。

杨江扭过头看一眼她,她和石灰岩的栏杆,以及身边的杨树,还有杨树旁边的一颗柳树,全部破碎成星光点点。

生活中如果没有烦恼,那么就不会遇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有的也就是在短暂的几秒下,脑海里面产生出的一点渴望的梦。

虽然面前的美女口气带着威胁,但是她的漂亮等级太高,让杨江忍不住陷入到幻想中。

豆腐脑的香甜味道重新钻进杨江的鼻孔,随手挂掉手机,来电号码是刘老,他从美女脸上留恋不舍的移开。

这个时候的杨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直接推开玻璃门,一个人干巴巴的走掉,他只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尝试着把刚才的白日梦给续上。

这种男人,留下美女一个人走掉的行为,渣的不成样子,使得大干娘餐厅内,一众就餐的雄性动物们眼睛发酸、太阳穴气的鼓起来。

“喂~云飞弟,姐这次算是服了这个直男了”

“别提了,我自己的女人都上场了,还是没有拿下他,老姐,还记得上次我们,亲眼见到的那个美女,拿下洪承畴都没有费这么大劲……对对对……就是满清的大玉儿,也就这样了吧!”蔡云飞通完电话,坐在他的办公室内,心情就像秋天的干草一样发慌,背景墙上面有博古架,一堆的孤品比阳城博物馆全部收藏的价值还高,谁能想得到这些都是穿越到古代亲手“请”回来的?

蔡云飞躺在沙发上,左边是落地窗,右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纯金装裱的名诗。

万艘龙舸绿丝间,载到扬州尽不还。

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余里地无山。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虽然纯金装裱俗气的不行,但是这首诗却很不一般。

没有看错的话,绝对是鹿门子亲手留下的真迹。

阳城电视台这些年也是举步维艰,网络的发达,必然使得曾经的巨船出现掉头难的处境,于是阳城电视台大打怀旧牌,再次重播《少年包青天》。

蔡总少年时期的情怀在内心发酵,同时当下烂片横行,财富自由的他,总觉得念头哪里不够通达。

凑近到眼前这一副字画,就会发现,墨迹好像是新的,同样是蔡总这样一位雅致人物,穿越到唐朝,亲手请回家的孤品。

一次偶然的必然,机缘巧合下蔡云飞等人和杨江来了一场时空旅行,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感觉很独特,比自己掌权后,一张飞机票就飞到伦敦放鸽子,接着飞回阳城吃晚饭还奢靡,就好像小时候第一次吃麦芽糖的惊喜感觉,连续一个星期,蔡云飞晚上睡觉都会流口水,闭上眼睛后,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咔哒

没有敲门声,办公室的门很少有人不请而入,也就只有蔡总的姐姐蔡云扬才敢有的行为。

“明天直接到他家去吧,反正再过一个月他就会知道一切”蔡云扬手里摆弄着留下来的一缕头发,嫌弃亲弟弟这样一个稀巴烂的计划,也为了自己身为女孩子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主动搭讪被拒,彻底把杨江给记恨上了。

蔡云飞的大班台上,一个奔牛雕像耸立在一角,除此之外就是一个笔筒,一台电脑,空旷的桌面几乎和乒乓球桌一样大,雕像的牛头上,一只蚊子在爬行,蚊子看着山峰高的牛耳,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女,那样子看起来像个小痞子,蔡氏姐弟没有了对话之后,蚊子透过缝隙,飞出落地窗户,大厦窗外的狂风排山倒海的气势,差点把蚊子给拍死在玻璃上,蚊子和大风较上劲,一个鹞子翻身,变成一只麻雀,一路顶风向东,飞向之前陈旧砖头水泥房,出租屋内还是那张显眼的铁架子床。

一团雪花的光亮散开,杨江的身影一步跨出来,低头沉思的他听见手机备忘录提示声音响起了,真正的忙人在这一刻,开启了与各方大佬的业务往来。

“今天的工资已经到账,我杨某人和花开花落的缘分已经到头了啊!”整个五楼都没有人居住,杨江在房内可以肆无忌惮的自言自语。

最近的他实在是太浮躁了,出租屋内一年四季的阴凉都压不住无名的火气,铁架子床都被他捂的快要化掉了,没有女朋友的孤单苦闷日子,在曾经的时空,一直持续到老年生活。

“喂~年轻人,可否出来讲一句子呀?”老头子精神矍铄,一身没有名牌的衣服,熨烫的整洁光亮,长久身居高位的气场和眼前的这片棚户区,砖头水泥房格格不入。

“不出”

杨江的情绪不高,还没有从上一波人的郁闷中爬出来,嚣张气焰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接下来他的话如同洪水决堤似的喷涌而出,说道:“你们这帮子老年人呦,平时锻炼的时候不积极,起早贪黑的赶集,那叫一个有精神,做个公交车,也要得理不饶人似的抢座,你们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子怨气……你们可真是……”

老头子气的身体直接抖动起来,直接挂掉电话,脸上铺满了红色,曾经在江南省说一不二的主,离休之后的种种不适应,一下子被杨江喷的释放出来,他已经戒烟了,只能干咳嗽带着几次大喘气。

“小伙子,上次我们见过面,你不会不认识我吧?”

“老爷子,我杨某人虽然一介草民,但是时间很宝贵的,所以你……”

“小伙子,你是叫杨江吧?我偶然得知,你和蔡云飞那夯货有点小恩小怨的,这次过来想和你认真的谈谈”老头子的老花镜收入眼镜盒中,准备拿出在位时候的气势,暗道一声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在小家伙们,还需要正视对待。

老头子离休之后,级别待遇很高的那种,居住的是独立院落,出入都还是配司机配车,这次是秘密出来,瞒着所有人,实在没有办法,家中老伴和儿媳妇管的很严。

爬到五楼后,枯槁的身体一阵气喘,杨江的房门是唯一开着的,老头子摸黑上楼后一眼就看见。

杨江听到脚步声,慵懒的说道:“门开着,您请进”。

“年轻人,你这里是待客之道?”老头子一阵气喘,很想找把椅子坐下歇歇脚,三十平的房间内,一张旧书桌和铁架子床,一把不搭配的实木椅子,一看就是个N手货,虽然没有掉漆,可是上面全是放着杨江的衣服,总不能自己一把年纪的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吧?

“怎么滴?家境贫寒,俗礼少,勿怪”杨江侧躺着身体,脸冲着里面,两个手指夹住情怀电子产品——MP4,没有因为老头子进门而多看一眼。

老头子强压着怒气说道:“那个,老夫我这次来,是想托一下云飞侄儿的情,请你帮个忙”

“老头子啊,你可能消息不够灵通,我和蔡云飞那孤儿关系闹僵了,您有事说事”

“这样子的嘛?老头子我,其实另外有一件事相求着你,听说你手上有红色的果子,可不可以……忍痛割爱……”

杨江从床上爬起来,露出他整张帅脸。

什么忍痛割爱,他这是含着眼泪割爱。

老头子殷切的目光下,杨江眼睛一眯,便说道:“这件事可是连蔡云飞都不知道的,您老怎么还托他的关系?”

“对对对对……老头子我一时急得糊涂了,这件事我从别的关系渠道偶然得知”。

“这样啊,我呢,就不计较你调查我的事”杨江半躺着身体,被子盖的紧紧的,好像害怕走光了似的,仰着脖子,看着床前的老头子,一时间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这个老头子,前几年经常在江南省电视台上露脸。

“那个……”

“老头子啊,我呢,家中贫寒吶!嗯……哎呀……所以”杨江从被子里面抽出手臂,拇指和食指来回反复搓动,那明晃晃的动作,死死的暗示着老头子。

老头子把这一切看在心里,秒估了一下杨江的处境,家中可以说是真的贫寒呀!比乞讨的那帮子人收入都不如,眼前这个还是出租屋,一口外地人的口音,蔡云飞的介绍还在耳边,是个神奇的人物,但小人物情绪严重。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人了,经济条件不行,那就可以肯定,杨江会在这件事上面狮子大开口,稍微有点讨价还价的念头,就会让这种四海为家的孩子跑路。

难办呀!

钱可真是好东西呀!

刘老头子实在不想多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