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陌生的春明城
  • 梦回大千世界
  • 龙虎天霸
  • 3316字
  • 2021-07-15 20:37:14

“怎么样?晓雅,我没有来晚吧?”清河酒店外的路边,来往的车辆刮起的灰尘把绿化带笼罩上一层灰衣,肖梁假惺惺的问道,手用力的拉住张晓雅。

“他们早跑了,走之前还放狠话,说让我等着”张晓雅低着头,羞涩的脸上,又加上了几分失望。

裁剪得体的工装西服,身材几乎在方圆几公里没有对手,除了刚才杨江背后的那个女人。

肖梁的喉咙发干,不知道是说话太多,还是见到荤腥的野猫,但是最让他不爽的是,没有抓住显摆的机会,还欠了兄弟们一场饭局。

哄女孩是一个技术活,肖梁虽然怀着不良心思,但也不是拙劣的演技就可以拿出来糊弄鬼的。

消耗大量脑细胞之后,干的嗓子快冒烟了,张晓雅都没有拿一瓶清河酒店里面高档矿泉水给他喝的意思,不得不说肖梁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清河酒店处于阳城运河闹市区步行街,不远处一辆黑色大奔内,蔡云飞、周道龙和无名大侠在车内低声讨论。

“怎么样,哥们,杨江也看见了,他身边的女人是什么人?”坐在后座的蔡云飞说道。

“我也不认识,距离太远,感觉不出高低”无名大侠最近这一段时间,是吃喝全被蔡云飞包了,可是关于自己的事情,那是一个也不透露出来。

蔡云飞觉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还就不信了,做了这么多,就没有一样可以打动他的。

“喂~王叔,是我啊,小蔡,我想给你汇报一下情况,我……”大奔车内,蔡云飞当着周道龙的面,给那个来自上头部门的叔叔打电话。

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让大学生内心激动了一把,没有想到,玩了一把穿越,回来了还能有机会上层人物面对面。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需要用到你的时候,别给你王叔掉链子,杨江的情况,我时刻盯着了,就这样”古运河西边的公寓,都大晚上了,室内亮度和白天一样,蔡云飞的王叔墨镜带出感觉来了,就没有摘下来的意思。

他最后一次看到杨江,是在清河酒店外的两条街外,居然连跟踪的车辆都没有发现。

神奇的失踪了!

阳城的城市布局比较松散,想藏下来一辆车,还不让有心人找到,根本不可能。

但事先安装在杨江车上的GPS信号再没有传回。

然而多方关注的杨江,已经在南方的一个边境城市了,距离阳城有上千公里。

这里一年四季如春,杨江虽然喜欢这座陌生的城市,可是陌生同样给他已经习惯的出行,带来了很多的不便,这里饮食清淡寡味,感觉吃到胃撑着了,也还是没有饱。

“工作啊,工作,我到底还能去哪儿了?”杨江原本打算,把还没有跑几公里的豪车给处理掉,还能有一把钱在身上,至少会让自己心里踏实很多。

可是现在车也被美女齐某给收进了亚空间里面,随着她不告而别了。

卡里的余额已经到了危险时刻,一直不想让家里担心,只能开始海量投简历。

这种一下子从云端到了地面的感觉,让杨江特别不自在。

这一处出租屋是杨江坐地铁一直到终点站,随便选的一处,曾经看过一篇都市攻略,中心思想就是,当一个人身处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任何参考,那就让自己跟着感觉走。

出租屋内,把自己用了好几年的电脑搬过来,连打游戏的心情都没有了,这一刻网瘾青年感觉自己什么都看开了,游戏的通关,心里那种期盼已久的念头得到只是一阵迷茫。

光速搬家后,插上网线,只有在群聊里面,找游戏好友宣泄一番。

上个月还在拿着过万工资的职场精英,离开了超凡能力,又变成了一个只能进暗无天日的流水线工厂了,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简直是比打架还难受。

这个大学生都不能轻松惬意生活的时期,那种杂志里面的小资生活,也只停留在新时期的青年想象中,杨江不愿意把自己放在任何一个层面。

把位置放低了,自己过的太自卑!

把位置放高了,自己过的太自负!

什么拿捏有度,全是扯淡!

人一旦走到了逆风,只能缓步前行,着急了的话,自己这日子就更不舒服了。

游戏副本一条龙之后,杨江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噼里啪啦,再看一下昏暗的出租屋,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区居民楼,虽然余额就快要见底,可是在游戏里面被人一口一个,称呼为大神的人物,现实里面怎么可以啃馒头,吃土和泡面,只有咬牙把体面的生活维持住,通过压力给自己制造前进的动力。

网游生活持续中,宅男的三餐饮食,便是桶面、火腿肠和榨菜。

吃了两天,肚子里面就没有了油水的感觉,于是为了安慰自己,杨江就在小区外的路边摊买了一只烤鸡。

摊主并没有因为杨江的豪气,而在给他一个好脸色,也没有觉得这一单生意是开心的,春明城是西南重要的城市之一,原本可以多积攒回头客的摊主,被这种不礼貌的大胃口给惊着了。

而且摊主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只通过简单的眼睛确认,就把杨江这种看了七七八八,这种人可以断定,几乎十天半个月才会光顾自己的人,绝对不可以给他们好脸色,宰客就应该宰这种的。

杨江在陌生的环境里面,没有过多关注这些异样的眼光,暂时开启了佛系状态。

匆匆过去三天,内裤洗了之后,挂在阳台上,杨江停留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着窗户外的天空,网游岁月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就像一个女人似的,苦等美女齐某早点回来,虽然他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立场要求别人。

不能跟生活过不去,不然自己会过不去。

杨江也不是什么财富自由的人,在这样沉迷网游生活,迟早是会饿死在出租屋内。

家里的电话还是要按时的打回去,不爱说话的杨江,现在连说谎话都是一种痛苦。

在晚上,穿着一身舒服的衣服,走出了小区,向往着那种安静的酒吧,想象中一直没有体会过的醉意朦胧,索性这个清凉的晚上尝试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杨江天生就敏感,也可能仅仅是路人不经意的视线,不是很确定,反正他的余光,察觉到别人的视线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人在对着他指指点点。

迷茫的坐在路牙子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江的眼前,根本不是春明城,仍然是他熟悉的那个阳城,路人的行人还是那么的行色匆匆。

低头数着一个又一个走过的脚步,这种人带着目的向着前方走去,虽然会很累,但是他们却都有着自己追求、呵护的家人和理想。

杨江的孤独谁能懂?

不就是想平平淡淡的谈个恋爱嘛?

为什么别人那么简单的事,他却不行?

想流个眼泪都没有那种爱恨交加的力量,只能忧伤的继续坐在路牙子上。

“今晚只能走到这里了,回去刷副本”杨江觉得游戏需要呵护,打算明天刷完副本,在孤身一人,一探那个神秘的地方。

打游戏、睡觉,简单重复的生活像是开启了快进的滚动条,转眼之间就到了第二天晚上九点。

这是一个掩藏在春明城巷子里面的特色清吧,酒吧老板是一个有气质的艺术女孩,但不知道她背后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

这间特色酒吧里面,美女老板在台上一番清唱,在杨江被网络声卡洗过的耳朵里面,听出了一个新天地。

杨江像一个旅客一般,一个人坐在靠窗的角落,额头微微抬起,欣赏着窗外春明城的夜景。

木纹桌子上,放着两瓶啤酒,一个女人,一个具体的是,身着紫色连衣裙,大晚上带着墨镜的女人,坐在了杨江的对面。

杨江没有敢多看她,只是和她的视线简单的交汇,并很自然的移开,大晚上还带着墨镜的女人,透过匆匆的一撇,气质和美貌上品。

杨江开始多想起来,发动直觉,计算了一下,这个女人年龄应该和他差不多,很可能是大学城里出来的校花,才会在夜晚仍然保护好自己。

对面的她,轻声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的?”

“是的”

“那就不奇怪了,这个位置一直是我的专座”

“那……我……”

“不用,不用,只要不是故意的就行”

美女只是确认一下情况,话里的意思并不是有意的赶人,杨江通过接下来的交谈,了解到之前经常会有一些追求她的人,在这里假扮偶遇。

杨江不擅长和女孩子搭讪,这一刻的邂逅,让他明白,可能谁都不擅长这种事,可是一旦在对的地方,就肯定会遇到可以做的事。

再次悄悄的看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衣服很可能是杨江现在卡里的全部余额都买不起的存在。

她慵懒的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台上的美女老板清唱。

过了好一会儿,歌声停止,酒吧内的客人也散去不少。

杨江也在这个时候,很没有风度的走掉了,更没有向对面那个陌生的美女打个招呼,结账的时候,顺手又提着一听啤酒。

总感觉自己哪里不对劲,好像玻璃瓶子里面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找不到任何出路。

冰凉的路牙子已经被捂热,杨江也喝完了啤酒,一个精准的抛物线,易拉罐投进了垃圾箱。

路灯的照耀下,一辆紫色的帕拉梅拉停在了杨江的面前,车主透过开启的车窗,和杨江一个视线接触。

杨江有点摇晃的眼睛,立刻发现,车主就是刚才酒吧里面,那个声称专座是她的那个女孩子。

“我送你一程吧”

“好”

“帅哥,和我去个好玩的地方呗?”

“这大晚上的,不太好吧”杨江装出无辜的看着开车的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