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这个可恶的妄人
  • 梦回大千世界
  • 龙虎天霸
  • 3054字
  • 2021-07-15 20:37:14

原本清幽的院落,蔡云飞和猛男的手里还拿着喝空了的紫砂壶茶杯,如果拿到旧货市场的话,可以卖上一个好价钱!

“这个大侠,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我单独请您摆一桌,喝一顿酒如何?”蔡云飞毕竟是一个企业家,特别擅长打破各种冷场下的气氛。

“那兄弟我,恭敬不如从命呢!”猛男双手一抱拳,起身跟随蔡云飞,在苍蝇横飞的垃圾堆里面,浅一脚深一脚的往外走,完全没有来的时候,拜访刘老的意气风发。

凯旋门大酒店

大厅内金碧辉煌,猛男的瞳孔里面,全是金色的画面,还有刚刚进门之前,目测了大厦的高度,足足数百丈,心里感叹了一句,到底是比自己那洞府要气派的多的多啊!

“高呀,真是太高了,高山仰止吶”锈迹不堪的窗体,玻璃边框还是那种用橡皮泥封边的,那个熟悉的青年,仍然躺在铁架子床,手机上网查看一下刘老头子的信息,翻过了几页都看不到目标,总算是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床边的另外一个青年,谄媚的语气仍然在喋喋不休。

“杨哥,小张,我什么时候可以跟着你混异界啊?”张力自从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了之后,先是抱着父母痛哭流涕之后,再吃了一顿母亲的家常菜,“外乡”的挨饿受冻没有让他记住多少,感觉还不错,立刻想到要紧紧的抱住好哥们的大腿,虽然自己在阳城的这几天,亏待了兄弟了,可是自己只要诚心诚意的道歉、负荆请罪,一切都会过去的。

“你先回去,我需要休息几天……到时候去的话,电话通知你”杨江面朝内,大爷派头十足,摆摆手说道。

“好的,好的,我这次带了您最爱吃的烤鸭,,就是您楼下街口的那个路边摊,给您放桌上了”张太说完就脚步很轻的关门下楼,黑咕隆咚的楼道,伸手不见五指,再正常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行走,也会瘆得慌。

房门被关上之后,杨江慵懒的表情一收,腿一抖,惯性的作用下,坐起了上身,套上拖鞋。

没有其他人的五楼,安静的落针可闻。

……

一排排一列列的商品从杨江的眼前划过,以前还是穷苦人的他,心情郁闷无聊的时候,只能通过打游戏才能缓解一下情绪,现在手头有了钱了,就可以大方的走进超市里面闲逛,手里提着的购物框快要装满了,现在走路十分钟和以前的一分钟没有区别,每一步都带着自信,心里装着事时间总会过的快。

步行回到出租屋,杨江想到停在超市顶楼的座驾,估计已经灰尘密布了。

当时手头紧,没有能力全款买下,现在是时候把尾款付清了,留着每个月还车款对于杨江来说,实在没有那个档期。

这一天,小小的阳城还发生一件特别惊奇的事情。

阳城市中心的一家集合贵重金属首饰、拍卖行和名贵衣服与一体的大厦,占据了足足10层楼的空间,至于更上面的就出租给一些小公司、微型企业。

门前的柏油马路上,两辆装甲车在拥挤的车流中杀出来,还有两列荷枪实弹的押运员快速冲下押运车。

“哎呀呀,这阳宝楼不会是出了大事了吧?怎么会来这么多专业人员?”闲逛市中心的路人纷纷停下来,睁大眼睛试图打听出一点蛛丝马迹。

阳宝楼的货运电梯口前,每个一段距离就有一名荷枪实弹的押运员四处扫视着,手指已经伸进班机,这种肃杀的气氛中,围观市民们的八卦之火越烧越旺。

三十分钟之后,阳宝楼下的动静彻底消停了,而对面的咖啡厅内,蔡云飞和韦姿竹相对而坐,杯中的咖啡冒出来的热气,还有一看就是高档货的音响里面,响起世界知名的钢琴曲,这些都仿佛渗出了些许暧昧。

“怎么样,你看出了什么没有?”韦姿竹问道。

“阳城最近一直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和事,楼下的这个……可以说不值一提”蔡云飞这么一个成功人士,为了追求女大学生,自甘堕落的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咖啡,还要装出一副特别痴迷的样子,细细的去品味它,然后再说出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特别讨韦姿竹。

实在没有办法的事,为了得到女人的芳心,总要付出一些很变扭、但是很重要的行动。

蔡云飞身为阳城首屈一指的企业家,手机群聊软件里面,立刻就有神通广大的内部人士透露出消息,他深情的看着韦姿竹,不过被重要消息提示音打断。

整个地球的富豪圈,因为网络通讯的发达,哪怕身在大江南北,这个时候都收到了消息,江南省阳城市,阳宝楼有一个价值万金的人参将会在两天后拍卖。

这个震动的消息,经过几个人的嘴以后,已经被传成了千年人参,然而理智的富豪们,他们没有人去怀疑这个事情的真假,反正没有掏出口袋里面的钱,都不用怀疑真假。

欧美各国上流社会的精英也都坐不住了,定机票的定机票,包机的包机,一时间整个阳泰机场立刻呈现空前绝后的忙碌,同时也使得这个小小的机场接受全世界力量的考验。

这种上千年份的神物,几乎可以等同于和博物馆里面安放的青铜器那般,神话人物可能谁都不确定见没有见过,但是这种活了上千年的植物,地球人都知道,吃了它的一根须子,能让家中的那些躺在ICU病房里面的亲人,多活几个星期,乃至几个月、几年等等毫无压力。

来自全世界的人,手里有着大把大把闲钱的、有爱的精英,这个时候迫切的需要买下神秘的它,表达自己对家中长辈的爱,也许年轻有活力的自己吃下后,也能让智商突破1000点,也许还可以还老还童,也许……

没有任何一个脑筋好的聪明人,去判断那张似是而非的,来自内部员工角度拍摄的、画质不清晰的照片,大多数上流社会的精英最多的都是嘴角一翘。

差评,低级的宣传手段,

低俗,一点也上不了台面的通告。

更多的人则是内心的海浪起伏了,有心人多想了一下,究竟是谁拿出如此宝物的黑手,更多的感叹,要数风流人物,今年是轮不上自己了。

然而,那颗让整个地球都躁动的千年植物,它已经躺在了阳城某个神秘的金库,那个金库位于地下五十米的深度。

那一个个除了钱,其他一无所有,除了账户上面那一串串数字的名流们,接下的四十七小时里面,内心的躁动就像阔别依旧的眼泪。

他们在第一时间占据着阳城的创世纪大酒店,酒会上肤色各异,头发有直的,有卷的,眼睛有黑的,有蓝的等等,都在迎接四十小时之后的阳光。

阳城本来就拥堵不堪的大路上,不论有车没车,过路的市民们都在心里怒骂,这个搞风搞雨的、可恶的妄人。

东部大顺发超市,即将存款爆炸的杨江,他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我这次不是来报复性消费的,我只是因为这座城市养育了自己,而现在的我有了很多花钱,我要为这座城市的鸡得屁添砖加瓦。

再次躺漾在超市内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杨江这位妄人,脸上完全没有造成全球震动的觉悟,同时让一个男人体会到女人逛街血拼的乐趣。

杨江自以为是的帅脸上,正在为了买什么而感到烦恼,他意识到自己又多了一个缺点,选择困难症。

提着一大堆零食,大部分是为了齐姐的远道而来的孩子买的,来到停车场,莫名其妙的冒出来去兜风的想法,路过创世纪大酒店,今天的这条路上,豪车时不时的疾驰而过,杨江的新奔驰显得很不起眼,他这个时候才体会到有车一族行路难的痛苦。

坐在车中等待的心情一般人体会不了,开车回出租屋。

“如果不是因为阳宝楼的那帮砖家,验证植物的时候,耽误了好几个钟头,现在的自己,已经回到杨府了”杨江躺在铁架子床上,没有斋戒沐浴,的条件,只能调整呼吸,一个翻身,从铁架子床上掉在了大千世界的杨府。

古色古香的卧房,就是比红砖水泥房的出租屋舒服的多。

手一抖,眼前划过一道残影,挂在剑架上面的宝剑,一瞬间到了杨江的手中。

推开朱红色的房门,走进婉转崎岖的花园小道,是齐姐精挑细选铺出来的鹅卵石路,长袍大褂因为走的快的缘故,下摆处沾了一点花丛上洒的水,一定又是齐姐这位闲不下来的人,这种个人武力,就可以决定局部战争的世界,杨江在某一次齐姐不经意之间,展现出来的武力给震惊到了。

因为有了超凡能力的杨江,更加有了一份急迫的压力,需要找一本这个世界秘籍比划比划,他特别期待有朝一日,练出一点飞檐走壁的功夫,回到都市一展拳脚,而不是现在这种靠着法宝活命,离开法宝立刻变回一个失落的路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