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三问三答,唐三失踪

月九仙浅浅抿了一口就将碗放下,“为什么进入史莱克学院。”

“我喜欢小甜甜,也就是莫小棠,想把他追到手,加入学院方便我下手喽。”说到莫小棠,桃子的眉目和语气都温柔了几分。

这让他不经想到出来之前唐三的模样。

月九仙挑了挑眉头,转着纳戒的手一顿,倒是直白,那他也就不藏着掖着,慢吞吞的套了。

他语气颇冷,语速微快,但足够桃子听清。

“那考虑过小海棠知道你是魂兽以后,什么感觉吗?你知道人和魂兽相恋的结果吗?如果有一天,小海棠和你相爱了,人们却发现了你是魂兽,你准备怎么办?”

“这些我早就想过了,我相信如果小甜甜喜欢上我了,小甜甜不会介意对方是人啊魂兽什么的,

再说相恋结果,是我先招惹他的,我会命去保护他,不让他收到任何人的伤害,

至于发现我是魂兽,我不会让他们发现的!要是发现了,我就自杀将我的魂环给小甜甜,让其他人不敢欺负他!”

桃子目光坚定的看向他,用最轻快淡然的语气说着最郑重的事情。

说完以后桃子看向满脸笑意的月九仙,她知道她的答案很得月九仙满意的。

对此月九仙不否认,毕竟比起兔子小舞,这个桃子姑娘明显自信很多,后事也考虑的很周到。

在追小海棠的那一刻就将未来的一切事宜考虑到,这是让月九仙最满意。

月九仙敲了敲桌子,除了这些,还有一点,重中之重。

“你是真的喜欢小海棠吗?”话语间,他还在喜欢这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桃子垂下眼眸,微微一笑。

她对他一见倾心,二见倾情,三见倾城,为了小甜甜,她可以付出所有,她抬起头,眼中的的不容置疑让月九仙呼吸一滞。

听着她说的一声“是”月九仙赶快别看脸。

“所有你是同意我和小甜甜在一起了?”桃子撑着下巴,看向喝酒的月九仙。

“人不大,想的到挺美。”月九仙撇了她一眼嗤笑。

闻言桃子愣了一下,问了这么多她说了这么多,结果告诉她是一场空,是可忍孰不可忍,回过神后,她拍桌子站起来。

“你耍我!”

月九仙挥了挥手让人坐下,这姑娘真是大惊小怪的。

“你要想和小海棠在一起,面临的考验多了去,最重要的一点是得小海棠自己同意才行,我只是帮他把把他的桃花关。”

额,这么说也对哈,小甜甜那么单纯可爱的人,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那么选人上面肯定要谨慎一些。

她都过了小甜甜的桃花关了,以后那些考验什么的,还不是轻轻松松的,桃子缓缓坐下,喝了碗酒压压惊。

看着桃子,月九仙想到,他们现在越走越高,见到的人也越来越强,还没到成熟期的桃子万一出师未捷身先死,就不好了。

他摸了摸下巴,要是有上一个世界掩盖气息的药丸就好了,正想着,他右手上的纳戒磕到了酒坛上,“叮”的一声,让他回了神,也是灵光一闪。

他将纳戒里唯一的一个十厘米高的小白葫芦拿出来,看到上面模糊的字迹写着“隐息”后,摇了摇放到桃子面前。

刚才摇晃的声音她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她扒开小白葫芦的盖子看了眼,都是些小米粒大的黑色药丸。虽然只有一半,但就这瓶子大小,那里面的一半应该也有上百粒了。

她不解的看向月九仙,“这是什么东西?”

“隐藏气息的药,一次吃一粒,一粒管一炷香,放的时间比较久了,你要是怕不管用,可以多吃几个。”月九仙喝了口酒解释道。

闻言桃子眼眸一亮,“吃了以后就不会有人察觉到我魂兽的气息了吗?”

月九仙刚要点头就想到这药已经放了十来年了,“如果药效没散,是可以的。”

“这药有保质期吗?”桃子拿着玉葫芦靠近鼻子前努力闻了闻,但恕她也没什么味道。

“不知道啊。”月九仙而言耸了耸肩。

这药放了前世,都是现用现买的,具体的保质期什么的他也不清楚啊。

而且他跟着鬼老学成以后就再也没用过这东西了,一晃十几年,他能记得还有这么半瓶药就不错了。

见此桃子也不恼,拿着这半杯不知道过期没有的药激动的说着,“那我等回去以后,吃过让小舞看看。”

月九仙点了点头,希望她们不要失望。

看了眼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他将一边的米饭推给桃子,“说了这么久了,赶快吃吧,等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桃子拿起筷子,扒拉一口米饭,扒拉一口菜,快速的吃了起来。

不过,虽然桃子有快速吃饭,但在月九仙和桃子吃完饭以后,天已经黑了。

接着皎洁无暇的月光,两人徒步走回学院。

看着站在校门口的一众少年,还有那一脸焦急的小舞,月九仙下意识说了句,“我没有打架哦。”

闻言,桃子配合的点了点头。

见此小舞摇了摇头,不是的,她不是在担心他们打架,“是小三失踪了。”

“失踪?”月九仙挑了挑眉头,那人失踪了,他们不找人都杵这里干什么?

“院长已经去找了,小舞不放心,就在这里等院长回来。”戴沐白看出了月九仙的意思,解释到。

月九仙咬着牙点了点头,他看了眼众人,既然院长都已经去找了,而且他们这么多人守在这里等消息了,那他就回去回去洗洗睡吧。

他正要走,小舞拉住了他,“小三不会出事吧?”

他又不是算命的,怎么知道那小子会不会出事,不过就以唐三的身手,应该是不会出事的,他说了句放心,就扒开小舞的手急急忙忙的撤了。

等跑了一会后,他突然发现,他还不知道住哪里了,他拍了下脑门。

但这时候回去问他们,说不定又要被小舞缠上。他在原地转了两圈,目光投到还算安静的花坛,他双手叉腰,走过去盘膝而坐,运气周转体内凌乱的魂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