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狼狈九仙,猎杀魂环(1)

九龙鞭之所以叫九龙鞭,是因为鞭身九节,每节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故而得名。

且长鞭通体黝黑,好似铁质,布满了倒刺。注入魂力后,长便立即冒出了熊熊火光。

看上去杀伤力极强。

只是……九龙鞭这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摸着九龙鞭,眼中浓墨重彩。

九龙鞭是他上一世手持的三大神器之一,注入法力就会燃起火焰,乃是独一无二的火属性认主铁鞭,不可能是假的,而他在死后进了那鬼地方,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九龙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昨天晚上,他明明是悄悄离开的,怎么会有人发现他在外面的荒山,就算被路过的人看到了,又怎么会知道他住在哪里?

而且看元高的模样,送回他的人应该没有惊动月关殿里的人。

是谁呢?

究竟是谁!

月九仙烦躁的揉了把白色柔软的头发。

他都死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在那个世界的贴身武器居然还能被送到他的眼前。

丫的。

看着九龙鞭。他心中有个想法油然而生。

他能来到这个世界,那其他人是不是也能?

那这样推断。

能接触到他武器的只有三类人,他时常挂念想起的好兄弟和妹妹,那个老家伙,还有老二。

除了这四个人,没有人可以拿起他的武器,更别提将他的武器带到他眼前。

而这四个人,首先排除老二,他是死了才来到这个世界的,而老二是万人拥护的王,更本不可能死掉。

再就是那个老家伙,那个老家伙巴不得他早死早超生,眼不见为净。所以老家伙也不可能。

那就只剩他的好兄弟和妹妹,他两人都是流浪的人,在遇到他后一直跟着他,在那个世界也有不小的成就,但虎落平阳被犬欺,他死了,难保不会有人对他们下手。

想到那两个家伙被人欺负乃至死亡,月九仙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痛到无法呼吸。

“火箫,迷沙,真的是你们吗?”

如果是他们,他们两个为什么不直接来见他,还偷偷的将他的武器送过来?

他将自己被指甲掐的满是血月牙的手摊开,他很想他们,甚至是很想见到他们,但是,他不敢想他们在那个世界的经历,来到这个世界所受的苦,他宁愿他们在那个世界好好的。

至于他手上的九龙鞭,他宁愿这是个诡异事件。

诡异事件?对,就是个诡异事件!说不定是九龙鞭认主隔着时空奔向他呢?

月九仙揉了揉酸困的眼睛。

他可真是装傻充愣多年,真的变傻了,火箫迷沙?他们如果来了,他怎么能什么都感受不到。

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将九龙鞭放到放到玉戒里,然后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开始洗漱换衣服。

…..

长青学院。

元高和月九仙一前一后的走着。看着学院里肩并肩行走的小孩,月九仙露出了一丝向往。

来到院长办公室。元高将入学证明递给胖乎乎,且看起来和蔼可亲的院长大人。

院长接过入学证明,看着上面写着的先天满魂力,院长再看月九仙的目光都变得欢喜。

“你是我创办学院六年以来,第二个先天满魂力。”

月九仙转了转玉戒,看这院长这么激动,他还以为他是第一个嘞。

“上一个是谁?”

“二年级的焱笑笑,我姑娘。”院长想到焱笑笑眼睛都乐的迷了起来。

焱笑笑?是个女孩?月九仙挑了挑眉毛,不再说话。

但防不住院长自言自语呀。

“前段时间诺丁城的院长还和我炫耀,他们学员有两个先天满魂力,让我好不开心,哈哈哈,现在我也有两个了,奶思!”

看着被凉着的小主,元高面无表情的敲了敲桌子,向院长要校服住宿用的东西。

院长看着元高,打了个寒战。

这人杀气腾腾的,眼神仿若在看一个死人,他飞速拿出所有的东西。

月九仙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将东西收入玉戒,与元高离开。

走到操场的时候,元高停下,“你不看看学院吗?”

月九仙摇了摇头,他要在这里待六年的话,有时间慢慢看个够,他现在就不看了。

“最近一个月我都会在学院的附近,你有需要可以找我。”

听着元高的话,月九仙点了点头,总感觉这话比以往多了几分感情,但是当他抬头看向元高面无表情的脸,仿佛刚才的关心只是错觉。

元高见月九仙没有其他交代,就转身离去,而月九仙也走向了自己的宿舍。

临进宿舍楼,月九仙被撞了一下。

丫的,好疼。

月九仙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扭头看去,是一个男孩,怪不得力气这么大。

埃,刚入学,就不要惹事了。

他看着那男孩掉落在地上的书本,刚要弯腰去捡,就听那男孩说,“小子,你会不会走路!”

“你说什么?”月九仙捡书本的手一顿。

“我说你要是那双腿不会走路,就去坐轮椅!”

那男孩看着月九仙姣好的面容,想到刚去表白一女孩结果被丑拒,顿时脱口而出。

月九仙暗红的眼眸眼眸缩了一下,脑中浮现出一副画面,黑夜里,少年双腿被打断,跪在地上艰难的前行。

他手腕一抖九龙鞭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也不往里面注入魂力,就那么拎着九龙鞭一步步往后退。

那男孩也是个没眼色的,看着月九仙往后退,还在出言不逊,“这就怂了?跟女的一模一样,都是怂包一个!”

月九仙嗤笑。

“怂?”

那就看看是谁比较怂!他胳膊上扬,一起一落,只听“啪”的一声,人就被抽到了墙上。

周边一阵惊呼,天啊,这真的是刚入学的学生吗?怎么看着乖模乖样的,实际却是如此暴躁!一言不合就打人?!

围观的人看着月九仙的目光扫过来纷纷退后。生怕月九仙一鞭子抽过来。

月九仙抖了抖九龙鞭上面猩红的血,就收了回去。他看了眼地上散落的书籍,弯腰一本本捡起来,整理好,放到了台阶上,还留了一袋金魂币。

“认识他的将他从墙上扣下来,这么挂在墙上,有伤风化。”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