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桃子加入,九仙做梦

武魂殿,灯火通明,比比东坐在寝室里,对着昏黄的光线,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紫了葡萄,黑了木耳,黄了香蕉。

胡列娜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老师不论过多久,都是最漂亮,最有气质的那一个。”

“尽说些好听的话哄我。”比比东闻言失笑,眼眸透过镜子看向给自己捏肩的胡列娜。

她漫不经心的问道,“小娜,听说你们三个月前去看了月关家的小孩?”

“是啊,小九儿真的很有天赋也很努力,不到十三岁就三十八级了,可是让哥哥好一通嫉妒呢。”

胡列娜手指不停,一边按一边回话,语气平静像是在和比比东聊家常。

“哦?我听月关说那小子身体出了问题治不好了,日日忧心。月关为武魂殿尽心尽力,我也向帮帮那孩子,你见他的时候,可见他有哪里不舒服。”

说话间,比比东拍了拍胡列娜的手背,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坐下。

“不舒服?”胡列娜转了转眼眸,好似认真再想,就在比比东以为她说不出来的时候,胡列娜出声说道。

“没见他那里不舒服,就是觉得有一点有些奇怪。”

比比东眼眸划过一抹精光,她温和的问道,“那里奇怪?”

“我们在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大半夜,他当时正在和人比赛,连打了两场,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一直不用武魂魂技。老师你说奇不奇怪?”

说到最后,胡列娜晃了晃比比东的胳膊。

想到之前月关说的,比比东点了点头,看来没说谎。

她抬手揉了揉胡列娜的脑袋,“你先回去吧,明天还要训练。”

闻言胡列娜站起来,临走的时候又问了一句,“小九儿究竟怎么了?能治好吗?”

比比东顿了一下,如月关说的,治不治得好,得看那小孩子愿不愿治。

看自己的小徒儿担心的模样,她挥了挥手,让人赶快回去休息,“还有一年就要参加精英大赛了,不要以为你前些日子突破五十级成为五环魂王就可以放松警惕,赶快回去休息,明天精精神神的修炼。”

胡列娜闻言一脸不情愿的走出比比东的寝室。

一炷香后。

回到自己的房间,胡列娜如履重负似的呼了口气,她扶着墙迈开自己发软的腿坐到床上。

……

西尔维斯酒店。

莫小棠和桃子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眼眸撇到门口的时候,他激动的站了起来。

桃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七个和小甜甜年纪相仿的少年,还有三个老头子,应该是小甜甜要等的人了。

她跟着莫小棠走上前,看着莫小棠要说话,她拉住人,对着他摇了摇头。

莫小棠愣了一下,再看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没有和往常嘻嘻哈哈的欢呼自己又赢了什么的。

反倒几个人面色苍白,眼神慌乱,好像经历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

可是,他看他们身上干干净净的,整整齐齐,和去的时候并无太大差别啊。

唐三走上前拍了拍莫小棠的肩膀,“先付他们回去吧。”

“好。”莫小棠点了点头,看了眼相互依靠的戴沐白和马红俊,他扶上奥斯卡的身体。

桃子见此也帮忙去扶一个另一个独自站立的女孩。

朱竹清躲开桃子的手,摇了摇头,“谢谢,不用了。”

一旁的弗兰德看了眼面生的桃子,“你是?”

“我是小甜甜的朋友。”桃子指了指已经扶着奥斯卡离开的莫小棠的背影。

弗兰德扶了下眼镜,朋友?他们出去一趟莫小棠就冒出来一个朋友?还是女性朋友?

本着身为院长,不能让坏人祸祸自家小孩的原则,他走上前两步,“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你是他们的院长吗?”桃子将零碎的头发拢到耳后,见弗兰德点了头,她继续说道。

“我叫桃子,十五岁,武魂桃树,四十二级强攻系魂师,想加入学院。”

弗兰德和赵无极对视一眼,兄弟默契来了。

“报名时间已经过了,而且我们学院年级超过十二岁,魂力没有达到二十五级以上不收的。”弗兰德背着手,言下之意,你年纪超标了。

“不是报名,是转校。”桃子眼眸眯了眯,握紧拳头。

赵无极干咳了两声,“也不是不行,就是吧。”说着,他眼眸看向别处,腰间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

桃子见此拿出了一个钱袋,递给赵无极,“这是学费,不过我在补。”

赵无极拉开钱袋口,一旁的弗兰德瞄了一眼,满满的金魂币,这届学生有前途,“我们的学院已经不招生了,不过看你这么想加入,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吧。”

“多谢院长。”原本以为是拒绝,没想到是同意,想到以后和小甜甜一个学院,简直爽歪歪。

桃子成功打入学院,笑着离开。

而院子里。

大师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和玩似的收了一个学员,忍不住道,“你的原则呢?不是说超过十二岁没有达到二十五级以上,不收吗?”

“是啊,但你看啊,这小姑娘十五,魂力四十二级,往后退三年,这小姑娘完全可以入入学啊。人要学会变通。”

弗兰德将钱袋收到怀里,拍了拍大师的肩膀。

“你就不怕这小姑娘有所企图?”大师将他的手掰开,说的冠冕堂皇的,不就是人家给钱了吗,见钱眼开的家伙。

“你不也说是个小姑娘了吗,小姑娘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再说,就咱们这么穷,有什么好图的?”

弗兰德说完背着手离开。

大师看向赵无极,他也这么觉得?

“大师你想太多了。”赵无极摇了摇头,想恋爱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坏企图。

大师站在原地反思,是他他想多了吗?

……

次日下午。

客来酒店。

月九仙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

拉开窗帘,看向高挂天空的太阳,他吸了口气,感叹道,“要是每一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没有人打扰,没有安排,想干什么干什么。

神仙般的日子啊!

正想着,一阵敲门声响起“咚咚咚”,延绵不绝,更催命似的。

月九仙的脸一下垮了。

这小二,就不能让他多做会白日梦嘛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