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两月已过,前来赴约

月九仙试探了一下。

他的魂力澎湃,已经全然恢复,就他昏迷前的那个状态,没有个七八天怎么能行?

所以,他这是昏迷了七八天?!

还有,他感受到自己的魂力高达四十四级。

达到四十级以后,不吸取魂环无法再往上提升魂力,所以,他是真的吸取了魂环!

他赶忙向泰坦巨猿询问。

月九仙本人都不知道,泰坦巨猿这个去了以后看到已经正在吸收魂环的怎么知道?

不过看着月九仙闷逼的眼神,泰坦巨猿大概形容了一下自己看到的情形。

月九仙吸了口气,灭神枪虽然作是他的神器,但其实他对灭神枪并不了解,一直处于一边用一边开发的状态。

目前已知的也就是灭神枪通灵,在危机关头会保护他,且拥有灭神枪的人,若使用的好,可以毁天灭地。

没想到,灭神枪还能转化力量。

想到转化力量,他赶快释放魂环。

想要看看数十个魂环被灭神枪转化,让他吸收后,他的第四魂环是什么样的。

泰坦巨猿也是好奇,他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人类吸收魂环还能中转的。于是在月九仙释放武魂武魂后,小眼睛紧紧的盯着月九仙的脚下。

只见淡淡的两个百年黄环浮现,然后是一个紫色的千年魂环。

再然后,赫然是一个黑色魂环。

月九仙咽了咽口水,细细感受自己的第四魂技。

在魂技能力浮现在脑海中的一瞬间,他的嘴角勾起,灭神枪这一次,还真是带给了他不小的惊喜啊。

感叹完,月九仙抬起头,对泰坦巨猿说到。

“我来森林已经十来天了,该回去了,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

泰坦巨猿剥了根香蕉,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走就走呗,他有没拦着这小子,说这些做什么?人类都这样吗?奇怪。

见此,月九仙转身就准备离开,却不想听到了一个沉闷的声音。

“人类,等一下。”

在这星湖,就他一个人类,应该是在叫他没错了。他回头看去,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了涟漪,不到一分钟,星湖就冒出了一个魂兽。

牛首蟒身,是小舞说的大明,天青牛蟒无疑了。

“人类,二明也算是救了你,人类不是讲究什么报恩,我这有一个请求,不止你是否可以答应?”

这么客气点嘛?月九仙点了点头。

……

月底。

上午十点左右,史莱克学院的操场上,所以得师生在这里集合,整装待发。

戴沐白看了眼空荡荡的村门口,迟迟未出现人影,皱了皱眉头,月九仙还没回来,他们就先走了,不好吧?

毕竟是他们的院长,弗兰德一眼就看出了他们担心的事情,他摆了摆手。

“大仙之前说过,如果等到了月底他还没回来,那他应该是猎杀完魂环直接前往天斗帝国了。让咱们不用等他,直接出发就好。”

“那行吧。”戴沐白点了点头。

小孩子们的事情解决了,弗兰德依依不舍的看了两眼自己创建多年的学院,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带着众人出发。

走出村子,弗兰德释放自己的猫头鹰武魂,带着大师飞于空中,然后对这自家小怪物说了句跟上他。

赵无极摇了摇头,都要离开了,这老家伙还这么扣。

见此奥斯卡扬了扬头,拍了拍身边几位的肩膀,拿出了数根香肠。

戴沐白吃下香肠后对他伸出来大拇指。

习惯释然,奥斯卡将香肠也递给了莫小棠。

莫小棠楞楞的看着他,这家伙是不是傻?

他活动了下手腕释放自己的武魂,青色的翅膀再背后扑腾了两下,就飞到了空中。

眼眸扫到灰扑扑的门匾,莫小棠呼了口气,戴沐白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身后,“还是担心大仙?”

闻言莫小棠摇了摇头。

月九仙这么久没回来是让人担心,但是他还是更加相信月九仙,月九仙那么厉害,一定是将魂兽打的落花流水。

“那你?”戴沐白有些不解。不是担心月九仙,那是为了什么?

“这是我第二次出远门。”莫小棠轻飘飘的声音里透着紧张。

吃下飞行蘑菇肠后飞上来的几人听到莫小棠的话,目瞪口呆。

第二次?

虽然不可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小的时候,他身体不好,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最远的地方就是家里到各个药铺。

因为身体羸弱,父亲怕他去学院受欺负,就开了一所学院。

稍大一些,觉醒了武魂,身体也好了很多,就去了他父亲开的学院里。

在那会他认识了月九仙,和月九仙成了很好的朋友。

不过月九仙很厉害学校没有教导他的地方了,很快选择了休学,为了能和月九仙上一所和厉害的学校,他在之后的五年也就在学校努力了修炼。

之后,月九仙回来,带着他来到了史莱克。那是他第一次远离父母,出远门。

这是第二次。

马红俊拍了拍胸脯,“有我们几个在,放心。”

莫小棠轻笑一声后重重点头。

……

与此同时,天斗帝国。

出了星斗大森林后的月九仙马不停蹄的就往天斗赶,在历经了几个昼夜后,他终于来到了天斗。

看着天斗帝国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悠闲的走进当地设立的武魂分殿。

看着里面的陈设摆置,月九仙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武魂殿总殿威严精致,但也还不赖。

“小朋友,你是来检测魂力的嘛?”

楼梯上,一位四十出头的青年男人看着月九仙走进来,站在原地打量着武魂殿,以为他是不知道往哪走,上前问道。

月九仙摇了摇头,将月关给他的徽章亮过出来。

青年男人看了一眼差点没给月九仙跪下,他颤颤巍巍的问到。

“我是这里的管事,大人所为何事,我这就差人去办。”

大人?月九仙挑了挑眉头,刚才还是小朋友呢,变卦变得真快啊,他从玉戒拿出一个信封给他。

他离开史莱克学院了,万一哪天月关他们有事找自己,元高传信找不到他,就不好了。

月关的老对头就在这里,元高在脱离奶妈职务以后,经常在这一块出没打卡,他在这里留一封信,元高应该是能收到的。

“如果有一个名叫元高的五环魂王来,你将这封信给他。就说是月九仙给他的。”

青年管事撑着墙将信收好后,“是,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月九仙摇了摇头,收徽章的时候撇了偷偷擦汗的管事一眼,这分殿终极是分殿,这里的管事的心里素质也太差了。

他呼了口气,走出分殿。

看着炽烈的太阳,月九仙眯了眯眼睛,心说了一句,‘皇斗战斗,我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