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星斗森林,神枪护主

星斗大森林中央。

坐在湖边的泰坦巨猿感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外面的魂力波动感觉好熟悉。

好像在哪里感受过。

他喝了口水压压惊,慢慢想。

与此同时,月九仙在那些魂兽闯入眼帘的那一刻,咬着牙,释放武魂。

后面的森林,妖眼魔树覆盖着精神力,一进去就会被妖眼魔树覆盖的精神力攻击。

他赌那些魂兽不敢进去,只要他进去,就能够躲避他们,但进去以后的他,无异于出了狼窝又进虎穴。

且来星斗大森林的种种迹象表明,他这个人倒霉至极,这个险,他能冒的起吗?

……

星湖。

泰坦巨猿喝完水以后,有了水的滋润,脑子灵活了很多,很快他灵光一现。

他拍了下自己的大脑门子,他想起来了。

这个熟悉的魂力波动,不就是上次去找小舞姐,小舞姐那个电的他好不舒服的同伴身上的魂力波动嘛?

那个坏小子来了?

那小舞姐是不是也回来了?他怎么没感觉到啊?是不是小舞姐出什么事了?

不行,他得去看看。

森林的另一边。

退是不能退了,月九仙看着锲而不舍的魂兽,将灵纹扇扔向魂兽的头顶,他好不容易发一次善心,他们居然不接受,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第三魂技,龙卷风!

第二魂技,雷攻!

在月九仙声音落下的一瞬间,黄沙漫天,一个个小型龙卷风在魂兽的身周呼啸,其中还掺杂着不少雷电。

风卷云动,魂兽也不禁退缩。

月九仙嗤笑,之前不是一股劲往前冲厉害得很嘛,如今想退?已经晚了!

……

泰坦巨猿手脚并用,快速向着魂力波动的地方而去。眼看就要到了,泰坦巨猿被不远处的一幕惊呆了。

黄沙包裹了那一片树林,龙卷风越来越大,卷起了魂兽,卷起了飞花走石,雷电轰鸣,肉香阵阵传来,魂兽的惨叫嘶吼不绝于耳。

这正是一个三四十级的人类能做到的吗?

又是一声惨叫,泰坦巨猿回过神,赶快向前冲去。

……

前面叫的热闹,月九仙此刻毫无心情观看,他迟疑的低下头,看着从后刺穿他胸口的枝条。

妖眼魔树在伤到人后也不让自己的枝条过多的停留,“唰”的就收回了自己的枝条。

月九仙跌跪在地上,他捂着胸口,脸上还惨留着不可置信。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没想到他月九仙,在今天也当了一回螳螂捕蝉的螳螂。

他嗤笑一声,一手捂着不断溢出鲜血的伤口,一手收回灵纹扇,对着自己从容不迫的施展了一个治疗。

淡淡的白光落在他的身上,治好了多半的伤口,也消耗掉了他大半魂力,如今的他魂力不超过两成。

但两成又怎么样,惹了他,两成魂力也要将他撵个粉碎!

月九仙看着身后的森林眼眸眯起,撑起身体,口中低喃了一声,“枪来!”

下一秒,只见一把雪白的灭神枪就出现在了他满是鲜血的手中。

灭神枪时不时的闪烁着白光,像是在于月九仙这个主人呼应。但月九仙此刻一心毁掉妖眼魔树,根本无从察觉。

他身周泛着黑色的光芒,将手中的灭神枪抛出。灭神枪与主人心意相通,自然知道月九仙要他找寻妖眼魔树的痕迹。

灭神枪正了枪杆,朝着树林里面飞去。

月九仙嘴角上扬,他抬腿走进里面,每往前走一步,地上的花草就枯萎一分。

跟随着灭神枪,他很快就找到了妖眼魔树的位置。

妖眼魔树的枝条晃动,在灭神枪刺过来的时候,泛着紫气的枝条蔓延,将灭神枪包裹了起来。

伴随着月九仙的冷笑,灭神枪“嗖”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将枝条截断。并迅速刺向树干。

在枪头刺下去的一瞬间,妖眼魔树的枝叶摆动狂舞,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好似哭泣。

近万年的妖眼魔树,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呵。

月九仙收回灭神枪,还不等月九仙将灭神枪握在手里,就见妖眼魔树的枝条发疯一般的朝着月九仙袭去。

灭神枪“哗”的立于月九仙面前,为月九仙开启了屏障,妖眼魔树在碰到屏障地一瞬间,仿若被烧到,飒的收回枝条。

“闪开,我要陪这树妖,好好玩。”月九仙活动了下手腕,下巴微抬。灭神枪迟疑了下便回到了纳戒里。

妖眼魔树见灭神枪撤去,立马控制着枝条向月九仙缠去,在它看来,这个人类若没有灭神枪,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月九仙见此摇了摇头,释放了武魂,在枝条碰到自己的一瞬间,月九仙冒着雷电的手就握住了枝条。

他眼眸微眯,一点点加大雷电,枝条肉眼可见的速度焦黑。

妖眼魔树疼的怀疑树生,它控制着其他枝条,人类不过有两只手,它却有数只手,他能电它一根枝条,两根枝条,其他的呢?!

“雷攻!”

月九仙将右手的灵纹扇抛出去,灵纹扇在妖眼魔树的身周环绕,所过之处,留下的都是胳膊粗的泪点,每每劈入树干,都是一片焦灼。

“呜~”妖眼魔树茂绿的枝叶,在灵纹扇旋绕第三圈,电击三次后,就枯黄飘落。

像是一夜白头。

可就这,还不够解月九仙心中的苦闷啊!

他手持灵纹扇,身上遍布雷电,让妖眼魔树不敢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

月九仙紧紧的握着拳头,高高扬起胳膊,重重砸下。顿时耳边就想起一声“咔嚓”。

妖眼魔树枝条乱舞,想起自己还有精神属性和毒属性,顿时利用树上的裂痕散发出毒气,用自己的精神属性攻击月九仙的大脑。

月九仙对毒是免疫,却是扛不住精神攻击,他咬着牙,接二连三的向妖眼魔树砸去。

在妖眼魔树树干断裂向后倒去的一瞬间,月九仙也同样向后倒去。

“咚”的一声,一人一树,倒在了地上。

纳戒里,感受到主人的意识溃散,生命体征流失的灭神枪冲出纳戒,雪白的枪杆立于月九仙的身旁。

看着月九仙,灭神枪枪杆晃动,急得不行,他现在的力量还没有恢复,救不了月九仙。

可就让他这么看着月九仙死亡,他做不到!

妖眼魔树树干被砸断,泛黑的紫色魂环不一会就从树桩下升起。

感受到力量的灭神枪,枪杆一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