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双生武魂,神秘来客

就要分开了,就算是冷酷的执法长老月关,他也忍不住柔情起来。

“乖九。”

他揉了揉月九仙的脑袋,开始了自己作为一个长辈的关心。

“我是一个九十五级的强攻魂师,在武魂殿各斗罗里,算不得强大。”

“哪有人只说自己不好的地方呀!”

闻言,月九仙却是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能够从十几级修炼成封号斗罗,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月关已经比很多人都很强大了。

月关笑着站起身,“如果有危险,当然,说的是人啊,打不过也跑不过就报上我月关菊斗罗和你鬼叔鬼斗罗地名号,虽然我是在武魂殿没有太排的上号,但外界听到我和老鬼还是具有一定威慑力的。”

“我知道的关叔。”月九仙说这,跪到了地上给月关磕了三个头,“我就要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他流浪了一辈子,到死都无处可去,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月关给了他家的感觉。

月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一软,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嘴硬道,“干嘛磕头给我,我还没死呢!”

月九仙抿了抿嘴想要上扬的嘴角,一边在嘴上反驳,“我就是想磕,怎么了?!”

一边在心中吐槽,这个老头子真是傲娇。

“对了,这是武魂殿等级最高的徽章,要是没人信你的话,拿出来,没人敢动你。”

月关将一块底色乌黑镶嵌着六个不同图案宝石的徽章递给月九仙,这徽章武魂殿封号斗罗的长老持有,遇到危险了月九仙出示徽章,会更有用一点。

因为他突然想到在危险关头,不一定有人会听信一个小孩的话,有了这个徽章,就不会了。

“你呢?”他将他的徽章给了他,那月关办事的时候怎么办?

“我天天和老鬼一起,他也有。就算他不在,我的武魂一亮,谁不知道我是武魂殿的菊斗罗,小孩子家家的,操心操到我身上了。”月关对着月九仙一顿狠狠的揉搓。

“关心我就直说嘛。”月九仙对他吐了吐舌头。

“可以储物,拿着去收拾你的东西。”

月关被月九仙看穿,立马别扭地被过头,但是手上还是动作不停,将手上的玉戒摘下来,扔给月九仙,然后似嫌弃的向他摆了摆手。

月九仙看着玉戒,直接带上。

话说,这枚魂导器,是前两年月关随手买下的,听说花了好多钱呢,不过对于月关,小意思啦。

倒是他走了以后。

月关又只剩下鬼魅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月九仙看着自己的武魂神游太空。

没想到啊,他的武魂既然是变异武魂。

就听月关所说,他的武魂应该是往弱化方向发展了。但是,这应该是在辅助方向往弱化方向发展了。

看着灵纹扇上面的利刃,应该是有伤害的,只不过,应当是比其他武魂攻击伤害直低很多。

这也造就了他现在的武魂,文不成武不就。

不过,他可是以前的大魔王啊,那个修炼了一手妖术的大魔王,不论什么废器到他手里,都是可以杀人的利器!

灵纹扇?极品辅助系器武魂?

呵。

我偏要破了这个历史,再创新高!

月九仙闭上眼眸,在木榻上盘膝坐下修炼,顿时黑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只不过,月九仙平静的眉目略有挣扎痛苦之意。

这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什么情况?!

月九仙努力运转魂力平息体内气息,但胸口的位置还是发懵胀痛的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似的,他睁开满是血丝的双眼,冲出窗外。

他明天就要离开武魂殿了,万不可以让月关担心。

他忍着疼来到附近的一片荒山。

扫视了四周一眼,见没有人,月九仙不再压制,开始释放胸口横冲直撞的火。

“啊!”

荒山里的野鸟受惊离开。

再看月九仙,他身上肌肉膨胀,露出的白手上长满了黑色的毛发,连指甲也变得又黑又长。

月九仙咬着牙,抬起自己胳膊,看着自己身上的变化,心中充满疑问。

他这个样子在那些拥有兽武魂的人身上见过,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兽武魂的人,身上释放武魂的特征啊?

难道……!

他强硬的向后看去,一个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的庞然大物幻影。

这幻影,其形状如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人手。

他曾在上一辈子的奇珍异谈里了解,这怪物有个名字叫作,饕餮。

双生武魂?器武魂灵纹扇和兽武魂饕餮?!老天可真是不甘让他平凡。

月九仙捂着胸口,两眼一翻晕在了地上。

他身后的幻影顿时荡然无存,变化也都恢复原样。

……

“果真是你!”

红色雾团漂浮在空中,看着月九仙地模样晃了晃。

“谁能想到,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军师在转世以后会是这般可爱呆萌的模样!啧啧~”

闲扯了半天,也该办正事了,红雾漂浮落地,渐渐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芊细的白手穿过月九仙的脖颈,将月九仙抱起,然后,一步一步朝着月府走去。

……

“咚咚。”

月九仙听着敲门声,缓缓睁开了眼。

这是……

他的寝室?

是谁把他带回来的?

“咚咚。”

听着接二连三的敲门声,月九仙坐起身来,缓了缓眼前的眩晕黑暗,就走向门口,将锁打开。

木门顿时向他的小脸砸去。

“咚。”的一声。

门后的人大刀阔斧的走进来,看着空旷的床榻,愣了下,犹豫了一下,他向后看去,木门后面的小人捂脸呻吟。

这就意外了不是。

元高将门拉开,月九仙幽幽的目光投向他。

“你是想谋财害命还是要抹杀亲主啊!”

“对不起!”

月九仙连着几次深呼吸,才捂着脸向元高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大人有任务在身早早离去,我是受大人之命带您去初级魂师学院报到的。”

任务?

月九仙舔了舔嘴唇,藏起眼中的失落,指了指自己凌乱的样子,“你让我这样去报道啊!”

“您先洗漱,我在外面等你。”元高一听这话音,心说他们家这位小主的起床气又犯了,他连忙退出门外,还贴心的将门合上。

看着镜子中红肿的脑门,月九仙吐槽。

呸呸呸,体贴个毛毛虫!

真是气死他丫了!

倒是月关走了,那他拥有另一个武魂的事就等等吧。

月九仙走向床边,看着床头的包裹,愣了一下将包裹打开,入眼的是一些衣物金钱之类的东西,还有两份信。

一封是鬼魅的一封是炎和胡列娜,邪月的。说的都是出门在外让他小心,有人欺负他就写信给他们,月九仙嗤笑,他看起来那么弱的吗?

不过,月九仙还是叹了口气,小声说了句他会的。

他将包袱拿起塞到玉戒里,刚要转身,一条黑色的九龙鞭就那么大剌剌的闯进他的眼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