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为人师表,独自猎魂

在饭局后的第二天一早,大师就将史莱克的九个学员叫到了操场集合,主要是为了三件事。

归纳总结,第一点就是,学院已经决定加入皇斗学院,皇斗学院会为他们提供好的修炼环境,且给他们一个一年后全大陆魂师学院的精英大赛的参赛名额。时间就在两个月后。

这一点,月九仙在昨天他们的谈话中已经了解,如马红俊说道,借鸡生蛋嘛。

至于第二点嘛,就是让所有人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毕竟两个月后就要离开索托城去往天斗帝国的皇斗学院,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最后的第三点,是关于月九仙的。

他不是挑战了皇斗战队嘛,介于学院两个月后搬迁到皇斗学院,挑战的时间在和月九仙本人商议后,改到了两个月后。

事情说完了,众人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去了。

月九仙生了个懒腰,拉着莫小棠回到宿舍开始修炼。

要去皇斗学院了,就以皇斗战队的实力看,皇斗学院整体实力应该还不错,将莫小棠的二十七级魂力放在那里面显然有些低了。

为了不让人有小看莫小棠的机会,他要趁着这段时间,带着莫小棠修炼,让莫小棠提升魂力才行。

还有朱竹清,身为人家师傅,也没正正经经教过人家什么,他得好好谋划一下了。

于是,在短暂的假期里,就出现了这幅画面,白天月九仙带着莫小棠和朱竹清修炼的宿舍大门紧闭,外面的戴沐白坐在对面的宿舍望眼欲穿。

到了夜晚,月九仙和朱竹清单独出去,教学朱竹清,戴沐白坐在月九仙的宿舍门口咬手帕。

各个宿舍里,对戴沐白身上冒出的酸味的谈论,不绝于耳。

而引起这件事的月九仙呢,他就坦然很多了,毕竟他们清清白白的,他行的端坐的直,无所畏惧。

又到了一个夜晚,森林里。

月九仙坐在树干上看着朱竹清对着空气释放魂技,听着破风的声音,月九仙摇了摇头,朱竹清的速度有所提升,但还是没达到他的心里预期。

他跳下树干,让朱竹清停下,“今天先到这里吧,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朱竹清不解的看向他,今天的训练还没到往日的三分之一,怎么就停下来了?是她哪里做的不好吗?

不好?怎么会!朱竹清对待训练,都是全力以赴,一丝不苟,怎么会不好,要说不好,也是他初为人师的他不好。

看着朱竹清脸色越发浓重,月九仙赶忙解释道。

“竹青不关你的事,是我,我在白天的时候突破四十级了。”

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要前往皇斗学院了,他挑战玉天恒他们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在此之前,他要获取他的第四魂环。

所以,他们的训练要暂停了。

闻言,朱竹清面露诧异,不是说,魂力越往后修炼,速度越慢嘛?怎么月九仙是反着来的。

“我的修炼方法和你们的不同,所以快了些。”月九仙耸了耸肩,解了朱竹清心里的疑惑。

不过话音落下,月九仙就想到,他这么说会不会让朱竹清觉得他藏拙啊,没有将全部东西交给她啊?

“我这个修炼方法有一点残次,搞不好会出大事的,我之前走火入魔你是看到的哈,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月九仙慌乱的解释着,话还没说完,就见朱竹清认真的说。

“没事。”这些事情不用解释给她听的。月九仙是她的师傅,月九仙不论做什么,要怎么教,她都会接着,不会质疑,她信月九仙。

人间好徒弟啊,月九仙一脸欣慰,“你放心,我所会的,好的东西都会教给你。等我想到优化我修炼的方法后,这套功法也会教授你的。”

关于不好的,他就自我吸收,带到土里就好了。

朱竹清点了点头。

第二天,月九仙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毕竟要去猎杀魂兽,不是一天一晚上就能偷偷搞定的,等他向院长请完假,还是要说的。

索性,就直接告诉他们自己四十级了。

戴沐白他们对于月九仙的逆天,已经渐渐习以为常了,不过,到了四十级再想往上修炼就得获取魂环了。

人们都在询问月九仙准备猎杀一个什么样的魂环。

这个问题,月九仙在获得第三魂环的时候就想过了,除了第一魂技是范围性全体治疗外,他的第二魂技是附加雷电,第三魂技是附加风速,都和他的灵纹扇属性有关。

他想着这第四魂技,就获取和他灵纹扇拥有的木系相关的魂兽。

这范围属实不小了,毕竟只要是植物形魂兽,都归属于木系。

月九仙历练五年,见识过得魂兽不少,他将最终目标,定在了妖眼魔树上。

妖眼魔树,是较为稀有的高级植物类魂兽,是木属性的同时,还附带毒属性和精神属性。

是个很好的选择。

不过这些,他可不准备告知他们,且,他这次猎魂,也不打算让他们加入。

他的计划是,独自一人去猎杀魂环,之后去皇斗学院赴约,然后等着他们来天斗找他。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他还没来得及实施第一步,就被阻拦在了院长办公室门前。

月九仙眨了眨眼睛,看向办公室里的弗兰德和大师。

弗兰德学习大师,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撒娇对我没用,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去星斗大森林有多危险?!有了上一次的遇到泰坦巨猿的茬,我怎么可能答应你一个去星斗大森林?”

月九仙暗暗翻了个白眼,上次那是有小舞,泰坦巨猿的出现是个意外好不好。平常怎么可能在森林外围见到万年魂兽。

他将目光投向大师。

“你进入学院,我们就要为你的人身安全着想,你要是出了事,我们怎么向你的父母交代?”大师背着手,站在弗兰德的旁边,苦口婆心的劝着。

月九仙叹了口气,第一他无父无母,第二他们怎么就认定他会出事,想他点好不行吗?他平静了一下,叙述自己的陈年往事,试图打动他们。

“你们担心我,我知道,可我想对你们说,我的第一魂环是我在猎魂森林自己猎杀的,第二魂环是在星斗大森林,虽然有人跟着,但主要是我自己动手,最后是第三魂环,是我在星斗大森林自己猎杀的。”

言尽于此,他有实力保护自己,且有能力猎杀自己的魂环。

弗兰德脑门儿一疼,这是人干的事吗?月九仙不愧是大仙。

不过,这戏并不足以打动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