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大仙告白,笑笑休学

“你好,你们二位是毒美人和青鸟吗?”

因为大师离开,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凝固,炎笑笑和弗兰德打了个招呼,带着莫小棠先行一步。

刚走到大厅,二人就被前台的工作人员拦下。一天被拦了两次,炎笑笑冷冷的看向工作人员,“有什么事吗?”

“地狱使者让我告知你们,他有事今晚不回学院了。”工作人员无辜的说到。

“我知道了。”炎笑笑回应完拉着弟弟离开。

走出大斗魂场后,莫小棠在此拦住炎笑笑,炎笑笑不解的看向莫小棠,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

莫小棠指了指对面的酒肆,酒肆门口的那个人很像月九仙有没有?

炎笑笑顺着莫小棠的手看去,月九仙是她心心念念的人,一眼看去,当机认出了月九仙。

看着月九仙跌跌撞撞的模样,炎笑笑立马冲向对面。

莫小棠挑了挑眉头,一声不吭的朝着史莱克学院的方向走去。

月黑风高夜,酒醉月九仙。

他姐姐好不容易有一个和月九仙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是和一个喝醉了的月九仙单独相处。他这个电灯泡就不上前打扰了。

话说,他可是见识过月九仙喝醉以后的样子,他姐姐不是喜欢月九仙嘛,趁这种时候,干点什么,问点什么,起不正好?

嘿嘿,在这里提前祝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喽。

另一边。

月九仙扶着墙壁,慢慢悠悠的走着,天黑了,酒肆要关门了,他要离开了,不能打扰人家下班。

走出酒肆,月九仙看着街道的车水马龙,万家灯火通明,停下了脚步,内心有股淡淡的忧伤,他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只是目光所及,他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俊俏姑娘向他跑来。

那姑娘来到了他身边,环住了他的腰肢,居然不是幻觉,他摇了摇头疼欲裂的脑袋,将那姑娘推开。

炎笑笑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在此去扶月九仙,“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去。”

“萧萧不喜欢我身边有女人,让她看见了,会吃醋的。”月九仙退后了两步,不论是不是幻觉,他都要洁身自好,不能沾惹这些莺莺燕燕。

“你怎么就想着你家萧萧,喜欢你的笑笑也会吃醋啊!”炎笑笑眼神黯然。

月九仙闻言,摇摇晃晃的走下酒肆的台阶,自言自语的说。

“不会的,我在故意冷落她,她慢慢就不会喜欢我了,所以说,她不会为我吃醋的。”

“冷落?”炎笑笑冲到他的面前,他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故意冷落炎笑笑?”

月九仙迷迷糊糊的说到,“她不屈不挠的追求我,所以就想出冷落她这个办法啊。”

“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虽然月九仙不让她扶,但他摇摇欲坠的样子,看的炎笑笑直揪心,很担心他下一秒就和大地来个拥抱。

所以炎笑笑紧紧跟着月九仙,一边注意着人,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她问这话,真的只是随口一问,根本没指望月九仙会回答。

但月九仙喝醉了,是问必答,他挠了挠后脑勺,想象着记忆中的姑娘,“漂亮,善良,乐观,喜欢笑,很厉害。”

闻言炎笑笑愣了一下,除了第五点,她前四样都占了,怪不得月九仙会有些喜欢她。

渐渐的酒精上头,月九仙已经无力去支持身体的平衡,炎笑笑见人往头往后仰,身子往后倒,立马一把抱住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月九仙。

月九仙他看着抱着自己姑娘的脸,在神智消失之前,愣怔的说了最后一句,“这位姑娘,你好像我喜欢的炎笑笑啊。”

炎笑笑抱着月九仙的手一紧,眼中浮起薄薄的雾气,她转了转眼眸,最终抬起头看向天空。

她喜欢了他八年。

想象过少年各种各样的告白。

而现实里。

没等少年深情告白,她就先忍不住。

只是少年拒绝了她。

果然梦里什么都有,但梦只是梦,和现实大相径庭。在被少年拒绝过两次后,她也清醒了。

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不要妄想,却没想到在这个平凡无奇的夜,她听到了少年的告白。

她将迷糊的月九仙抱在怀里,眼泪在说话间划过脸颊。

“傻子。”

炎笑笑才不会因为月九仙的冷落而放弃喜欢,她只会更加努力。

毕竟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她先后挫败两次,一次比一次进步大,她有信心,将月九仙拿下。

……

“院长真的决定了,两个月后前往天斗加入皇斗学院?!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奥斯卡拖着下巴,坐在宿舍的台阶上,吃着香肠,回忆着中午的事情。

马红俊靠着栏杆白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可置信的。不就是名义上加入皇斗学院,借鸡生蛋嘛。院长这么大岁数,经历过多少风雨,怎么会想不明白这些道理。”

“也是,”奥斯卡闻言点了点头,说的有理。

“最让人没想到的不应该是那个玉天恒居然是大师的侄子嘛。”宁荣荣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个也同样让人震惊喽,大师出自蓝电霸王龙家族,居然会来到咱们学院当老师。”奥斯卡点了点头。

马红俊踢了他一脚,“大师会来是因为小三是大师的弟子好吧。”

被提到的唐三睡垂下入眼眸,老师他……

戴沐白听几人说中午的饭局,想到另一件事,“话说今天的饭局,大仙醉酒睡着没去,笑笑和小棠怎么也没去?”

这个马红俊了解,“上午去找院长的时候听了第一嘴,好像是笑笑又休学了。小棠估计是去送笑笑了吧。”

“哦。”戴沐白和奥斯卡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原来是休学了啊,怪不得。

听着三人的话,宁荣荣皱眉头,这都什么呀?是她错过什么了吗?怎么听不懂他们说的话?

耿直的小舞甩了甩头发,对于炎笑笑,她的印象还不错,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她将目光投向了戴沐白,“什么哦呀,笑笑怎么就休学了?”

“笑笑嘛,去年入学,刚入学没两天就和院长申请了休学,星斗大森林那次,是我们见他的第二面。在之后,你们也都知道了,平时不是和小棠大仙一起,就是独来独往,对于她我们了解的也不算多。”

戴沐白耸了耸肩膀,淡淡的说到。

小舞闻言兔毛都要竖起来了,“就这,听到了笑笑休学还哦,有没有同学爱啊!”

“我只爱竹青一人!”戴沐白摇了摇头,借此对朱竹清深情表白。

朱竹清冷哼一声,走向女生宿舍。戴沐白见此一脸落败。

小舞吐了人吐舌头,戴沐白也就朱竹清能治的了了,她搂着唐三的胳膊走向村外。

好不容易放假了,我在这里多无聊,她要让小三陪她出去逛街。

小舞和朱竹清都走了,宁荣荣自个带着也没意思,转身也离开了。

“这……”奥斯卡看着这里走的就剩他们三个单身狗,嘴角抽了抽。

三个人,坐在这台阶上,气氛尴尬,也不言不语,好凄凉有没有。

他们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辛悄悄的朝着宿舍走去。

而他们身后的宿舍,房间里,月九仙被他们的谈话吵醒,因为谈及自己不在时间里的东西,他就默默无闻听了下午。

越往后听,脸越沉。

他紧紧的握着手,最终叹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