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笑笑流弊,送金斗魂

“请问你们是地狱使者和青鸟先生是吧?”

下了台后,月九仙和莫小棠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月九仙对着人倒是有一点印象,一个月前,他们和狂犀发生冲突,就是他出手阻拦的,狂犀管这人叫敖主管。

月九仙挡在莫小棠前面,扶了扶自己漆黑的面具,冷声问,“有什么事吗?”

“我没有恶意,今天不是到月底了嘛,大斗魂场的积分已经核算清楚,我是来给你们送徽章的。”

敖主管将口袋里的写着地狱使者和青鸟的徽章递给月九仙。

月九仙接过后看了眼金灿灿的徽章,没什么反应,见敖主管还没有走开,问到,“还有其他事吗?”

敖主管摇了摇头赶忙让路,月九仙拉着莫小棠走向包厢。

“年少有为,不骄不躁,前途似锦啊。”敖主管感叹道,看了眼口袋里的另一块写有毒美人的金斗魂徽章,向另一个分斗魂场的走去。

……

第十分斗魂场。

瘦猴看着身材曼妙的毒美人咽了咽口水,他将手搭在毒美人的肩上,低喃了一声,“美人。”

他饥渴的扶上毒美人的面具,“让我瞧瞧你是哪里来的天仙啊!”

靠在栏杆上的炎笑笑看着自己武魂幻化出的分身和瘦猴暖昧的模样打了个寒颤,她摇了摇头,这也太恶心了。

赶快开始干活吧。

她手指晃动,散发着香气的黑雾飘向瘦猴。情动的瘦猴哪里注意到这点,他只以为是毒美人的体香,他沉迷的吸着。

而被炎笑笑操控的毒美人,她眼色冰冷,握着瘦猴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臭手就是一个完美的过肩摔。

瘦猴被摔的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他捂着胸口,艰难的呼吸着。

看着面前和栏杆处两个一模一样的毒美人,他意识到了自己中计了。

他撑着地,一个鲤鱼打滑,又重重跌回了地上。

听着观众的嬉笑声,瘦猴脸上一红,真是糗大了,他赶快乖乖的撑着地站起来,也不炫酷了,释放出自己的武魂弓箭,对着眼靠在栏杆上的毒美人就是一个第一魂技——三箭齐发。

“当当当”三声,箭羽穿透毒美人钉在了栏杆上,瘦猴愣了一下,毕竟是博弈比赛不是生死斗,他的第一魂技还没威力大到刺穿人体啊!而且,那女人都不躲得吗?

他急急忙忙看去,只见栏杆处的毒美人毫无受伤的感觉,摇头晃脑的打着响指,好似听到了什么天籁。

顿时他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感觉要升天。而那头,毒美人好似也注意到他了,见他瞧过来了,还给他了一个飞吻。

又中计了。

“大叔,我本人不好看吗?你一直盯着一个分身看?”

瘦猴闻声立马转身就是一箭。

箭羽当的一声穿过毒美人射在地上,瘦猴气急,看了一圈,场上不知不觉已经出现了数十个毒美人。

“你这场上的有一个真的!”

瘦猴向前一跃,高高立于空中,箭羽搭在弓箭上,对着场上来了个第三魂技万箭齐发。

密密麻麻的箭羽射在场上,却没有一个中招。都是幻影!

瘦猴落在地上,牛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在地上,难不成在天上?

踩着飞行器的主持人看着在自己飞行的毒美人嘴角抽了抽。

“都大半场过去了,你还不下去吗?”主持人拿开话筒,小声问。

炎笑笑摸了摸下巴,看了眼被她搞得快奔溃的瘦猴点了点头,“是该收场了,我下去了,你也准备准备宣布结果吧。”

“昂。”主持人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

炎笑笑撤去空中的黑雾幻境,飞到场地上,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好你大爷!”瘦猴看了眼消散的幻影嘴角抽了抽,被如此戏弄以后,他怎么能好!

他拨动弓箭的筋,“崩崩”的声音响起,顿时第三魂技射空的箭羽整齐划一的立于他的身后。

炎笑笑掰了掰手腕,两团黑雾分别包裹在她和瘦猴身上。

主持人激动的大叫,“是毒美人神秘的第三魂技!天啊,瘦猴先生还在拨动箭筋,他还不停下来,是想尝尝自己魂技的威力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我上!”瘦猴听着主持人的解说刘斧脑门儿一疼,毒美人因为神秘的第三魂技出名,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信那个邪!

对此,炎笑笑耸了耸肩,你有本事就射啊,主持人都提醒过他了,他不信,那就是他的事喽。

“嘣~”的一声响起,密密麻麻的黑箭射向炎笑笑,炎笑笑勾起嘴角,在箭羽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地时候,她动用了第三魂技,顿时瘦猴和她互换了位置。

瘦猴看着满天的箭羽,呼吸一窒,他是明白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

“啊!!!”

看着躺在地上的刺猬,主持人踩着飞行器飘到斗魂台中央,他语气激昂的道,“毒美人对战瘦猴,毒美人胜!”

结束了比赛,刚刚下场,炎笑笑就被亲自找上门的敖主管拦下。

身为大斗魂场的主管,敖主管每天是日理万机,上一次见他还是在一个月前,炎笑笑动了动手腕,所以,这是什么风把他给吹来了?

敖主管见炎笑笑有些警惕,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金色徽章,不愧是地狱使者的队友,面对不速之客,一样警惕。

等等,他怎么能说自己是不速之客呢?他明明亲切和蔼,是个大好人。

看着敖主管手上的金色徽章,炎笑笑愣了一下,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达到了金斗魂级别,完成了大师的二阶段训练。

如此,距离她计划的时间,也就不远了。

她抬头看向敖主管,问到,“地狱使者和青鸟的徽章也给他了吗?”

敖主管点头。

见此,炎笑笑眼中黯然一闪而过,要说她的计划,安排的妥妥的,就是放不下莫小棠。

他从小身子就弱,性子也软,因为被老爹和她护着,根本没有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委屈,而且莫小棠从小没见过世间苦恶,单纯的很。

所以,她最担心的莫过于莫小棠。

不过,看那小子每天屁颠屁颠的跟着月九仙,以月九仙护短的性子,应该是会保护那小子。

她握紧金色斗魂徽章,打起精神,走回包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