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互舔伤口,笑笑吃醋

“话说你这次可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惊喜啊!”炎拍了拍月九仙的肩膀,十二岁的三十八级魂尊,哪怕他们被称为武魂殿的天骄之子,也没能在十二岁修炼到三十八级。

这小子,当真不凡。

不愧是武魂殿教皇一而再再而三惦记的人。

月九仙手下一顿,心中无限凄凉,面露苦笑,惊喜?

鬼知道他一点也不想有这个惊喜。

只要他们在他的身边,他宁可一辈子没有魂力,普普通通的!

可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要是没有魂力,怎么保护他们吗?

他举起新打开的酒坛,对着月亮干了,酒水隐隐顺着嘴角留下,打湿他的衣冠,他抿了抿嘴唇,抱着酒坛低下了头。

胡列娜看着他这样心脏隐隐作痛,她将酒坛一把抢过,“不要喝了!”

月九仙抬起头,目光从胡列娜,邪月,炎的脸上一一扫过,他勾起了嘴角,“我从前和你们一样,也是三个人。”

他就像邪月,火萧就像胡列娜,迷沙就像炎。他们的关系比胡列娜他们还要亲近,他们相互舔舐伤口,相互依偎取暖,一起长大。

可是,因为他的一朝识人不清,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一切都不存在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街道中的万家灯火,眼角划过湿润。

老天就是喜欢给人出难题,让人面对两难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上,他自认为自己很努力了,完成的也很好,但有时候真的好累。

听着胡列娜和炎关怀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他真是醉了,居然在人面前失态了。

他摇了摇头,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抹了一把脸,扬起嘴角转过身,和他们继续有说有笑。

……

“嘶~”

看着刺眼的光芒,月九仙眯着眼连忙抬起手挡在眼前。等眼眸适应了以后,他捂着头坐了起来。

看着陌生的酒店房间,月九仙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想起来,他昨天和胡列娜他们喝高了,元高来接的他们四个。

因为他的一身酒气,想着他这样送回学院不太好,所以让元高给他在酒店开了间房。

不要多想,一人一间,很正经的那种。

他活动了下身体,晃晃悠悠走出房间,一出门,他就看见了元高。

元高面无表情的看着月九仙,眼中有一丝诧异,没想到月九仙既然会喝醉,他还以为月九仙是千杯不醉呢。

月九仙如若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反驳。

喝酒这个东西吧,你想醉的时候,神智清晰,仿若能理清所有思路,不想醉的时候,那肯定是醉的一塌糊涂。

他干咳两声,出声道,“关叔可有让你给我带什么话?”

元高点了点头,将怀中的信取出来,交给月九仙,“大人说让你照顾好自己,武魂殿对你的疑虑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过些时候做完任务就来看你,还说你有事可以和胡列娜他们三个说,有需要尽管吩咐他们。”

月九仙听完将信揉作一团,刚要毁尸灭迹就被元高拦住。

“你不看看嘛?”

“你不是都和我说了吗?”月九仙看了看纸团,元高都和他说完了,他干什么还要费神去看?

难道月关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写在信里?他疑惑的展开皱巴巴的纸团,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也没看出信上有什么元高没说的东西。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纸烧为灰烬。

元高呀元高,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他是月关最近安排的任务少,闲的发慌是吧。

“他们几个什么时候回去?”

“下午。”元高想了一下胡列娜几人请的假,又算了下来回路程时间,准确的告诉月九仙。

“我就不和他们告别了,你和他们说一声我会学院了。还有就是,如今教皇对我的猜测大减,等过些日子,不用关叔来看我,我也可以去看关叔和鬼叔了。”

元高点了点头,看着月九仙想起月关单独交代的一件事,“你的身体……”

月九仙愣了一下,转了转纳戒,嗤笑道,“哄骗教皇的把戏,你们还当真了?”

“行了,”月九仙拍了拍沉默的元高,又道,“我先走了。”

元高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月九仙的言行举止向来无可挑剔,这话,有几分可信度,不知。

……

史莱克学院。

炎笑笑失神的坐在台阶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草丛里的小红花花瓣。

揪了一个上午,地上满是花瓣。

莫小棠走到炎笑笑身边,拦住了残忍的炎笑笑,看着一地的花瓣摇了摇头,抱潜天物啊,“姐,九哥不是在大斗魂场护着你了吗?还和你打了那么漂亮的配合,你怎么还不高兴啊?”

“是很高兴啊。”炎笑笑听着莫小棠说的话,面上露出一丝笑容,但一想到最晚抱着月九仙揉弄的胡列娜,她就不开心。

“你说为什么他就认识那么多女的啊?学院里小舞,荣荣,竹青三个,他那妹妹火萧一个,四个还不够,现在又来了一个胡列娜!”炎笑笑越说越火大,最后将花梗一揪二半。

莫小棠对酸醋横飞的姐姐有些无奈,有些醋,吃就吃吧。

但小舞人家和唐三是一对儿,朱竹清被戴沐白看着,宁荣荣也被奥斯卡追着,至于火萧,都说是妹妹了,还吃人家的醋,更何况人家有喜欢的人,明确得很,是迷沙嘛。

至于昨天晚上出现的胡列娜,人家是从小认识的朋友,他们眼中相望并无爱意。

他姐姐也不知道吃的哪门子醋。

“就算她们美若天仙,是仙女下凡又怎么样?只要九哥不喜欢,她们就都什么都不是。放宽心哈~”莫小棠拍了拍炎笑笑的肩膀。

唉,做弟弟的真难。

不仅要安慰姐姐,还要为了姐姐找姐夫出谋划策。

做个懂事的弟弟更难!

叹气间,莫小棠看到了悠闲的赶往宿舍的月九仙。他挥了挥手,“九哥!”

月九仙闻声看去,是莫小棠。他笑着走到莫小棠身边,刚要说话就看到一地上话瓣。

“这是怎么了?”

莫小棠凑近月九仙的耳朵,悄咪咪的说了一句话。

坐在地上的炎笑笑鼻尖一酸,他和谁都能很好的相处,他以前和她也还不错的。

真的如大师说的,凡事应该考虑后果,做事留一线啊。

看看现在,拒绝了她不说,有意无意的躲着她。

见了面也视若无睹。

可是,若上天给她一个机会让她重新选择,看着月九仙身边的莺莺燕燕,她估计还是会选择告白了。

真是矛盾。

月九仙听完莫小棠点了点头,“创意很不错啊,不愧是长青的女王大人。”

“那可不,我姐是谁啊!”莫小棠骄傲的挺了挺心虚的胸,眼角瞅到失魂落魄的炎笑笑,舔了舔嘴唇,“对了,九哥,大师说等你回来以后一起去大斗魂场。”

“好啊,走吧。”月九仙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前行,走到一半,月九仙发现炎笑笑没跟上来,他拍了拍莫小棠的肩,“去叫你姐。”

“我姐姐正想的入迷呢,你去叫,我怕打扰到她思路,她揍我。”莫小棠说着,脚下步子不婷,一溜烟跑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