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嬉戏打闹,四人相见

“你这样太溜了吧?”

“你和笑笑组队,笑笑最后是怎么做到将对手击溃的?”

“还有,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都超过敏攻系魂师了吧?”

在众人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后,天已经黑了,几个男生勾肩搭背的讨论着月九仙的战绩。

现在在他们眼里,月九仙真的人如其称,是大仙啊!

两场比赛,完美的展示了他的反人类。

月九仙笑笑不说话,要他说呢,这些问题让他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自己发现探索出来的,才有意思。

“你们呢?对战狂犀战队怎么样?”

马红俊摆了摆手,“小意思。”

“小意思嘛?我看你们下场以后,小奥魂力都耗光了。”月九仙看了眼现在还有些虚弱的奥斯卡。

“他们可比我们惨多了。”奥斯卡耸了耸肩,这有什么?这是他为团队出力的光荣战绩。

“你们看着办,有需要打架欺负人的事叫我,哥哥给你们揍得他们娘都不认识!”月九仙搂住戴沐白和奥斯卡。

两人一把将他推开,什么哥哥啊,明明是他们大好不好!但位于月九仙的武力,两人默默不说话。

月九仙看着他们憋屈的样子捧腹大笑。

弗兰德和大师并肩而行,看着前面打打闹闹的十个孩子脸上笑容灿烂。

“对了,大师,你……”弗兰德正要问大师知不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就听到后面细碎的脚步声响。

这队伍里面,他们三个老师是走在最后的,而这条路又嫌少有人来往。

所有,后面的声音,是有人偷偷跟着他们了。

他扶了扶镜框,伸手拦住大师和赵无极,大师不解的看向弗兰德,这么晚了不赶快赶路回去,怎么还停下来了?

弗兰德冷哼一声,释放出武魂,七个魂环悬浮在脚下,他双手环于胸前,冲着身后道,“偷偷跟着有什么意思,有事当面聊聊啊!”

见此,赵无极也是释放出武魂魂环。

走在前面的十个人虽然嬉笑打闹,但时刻注意着后面的举动,如今听着弗兰德的话都停了下来。

月九仙挡在莫小棠身前静下心细细感受,果然,有人在这杳无人烟的街道里。

他拿出九龙鞭警戒的看着周围,同时自恋的想到,他上斗魂台,对手个个躺着下去,该不会是有人来寻仇的吧?

暗中的三人,被人识破后,不出片刻,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胖子看着一女两男惊呼,“怎么是你们?!”

月九仙看着三人也是不可思议,怎么是他们?

他们不该在武魂殿吗?

还有,他们要来怎么也没人告诉他?

看着三个俊男俏女,唐三拍了拍马红俊,“你认识他们?”

“认识,我上次不是被猥琐大叔揍了嘛,就是他们出手解救的我。”马红俊连连点头。

而走出来的胡列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邪月,狠狠踢了他一脚,眼神询问,不是说不会被发现吗?

邪月委屈巴巴的低下了头,他那不是看月九仙的老师有一个才二环嘛,就想着其他的老师应该也高不到哪去,谁能想到,月九仙的其他两个老师会是七环魂圣啊!

二环大魂师和七环魂圣,相差这么大,这谁能想到啊。

炎将邪月拉到身后,小声对胡列娜说,这也不管邪月的事。毕竟要是他们几个不跟踪,也不会有被发现这事。

但胡列娜还是不开心。

“你们干什么跟踪我们?”大师双手背后,面色不悦,他倒是听到了马红俊说的,但是,救人归救人,他们也不该偷偷跟踪。

月九仙叹了口气赶忙站出来解释,“误会,我认识他们。”

“大仙你怎么也认识?”戴沐白嘴角抽了抽,胖子认识他们属实是因为人家救过胖子,那月九仙呢?

总不会是朋友吧?

“他们是我朋友。”月九仙无奈的说道,戴沐白顿时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还真是啊。

“既然是朋友,干什么偷偷摸摸的?”

闻言弗兰德摆了摆手,示意赵无极收回武魂。

胡列娜出言解释道,“我们看几位老师跟着小九,估计小九还在上课,觉得贸然上前打扰不好,所以就跟在后面,想等你们结束再上前。不好意思,还是叨扰你们了。”

“没事。”误会说开就好了,弗兰德摆了摆手,让胡列娜几人去找月九仙。

胡列娜立马一脸激动的冲上前。

和刚才落落大方解释的人,判若两人。

……

“你们怎么突然来了?吓了我一条。”

酒肆里,和学院的老师和朋友告别的月九仙摆了一桌酒菜招待胡列娜三人。

他手提酒坛,大大咧咧的靠坐在在椅子上喝着酒。

胡列娜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说罢,她看了眼月九仙空了的酒坛,“小孩子家家,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一醉解千愁,喝酒的快乐你不懂。”月九仙摇了摇头,将手里酒坛里的酒一饮而尽。

邪月白了他一眼,屁大点的人说什么一酒解千愁?他这么点,能有什么忧愁善感啊。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关叔那边是解决了?让你们来试试水?”月九仙一边吃一边问到。

“是啊,过不了多久关爷爷和鬼爷爷也会过来看你的。”胡列娜看着他净吃些肉,将手跟前的菜给他夹了几筷子。

对此月九仙是颇为嫌弃的,菜哪有肉香?

见样胡列娜也没有说什么,小孩子嘛,挑食很正常,想到月九仙的那群朋友,她好奇的问到,“对了,刚才看见的那群小孩都是你的朋友吗?”

月九仙点了点头,“是啊,整体实力都在二十五级以上,除了我,还有五个三十级以上的,还不错吧?”

“的确,年纪还都那么小。再过几年,不会比我们差多少。”炎摸了摸下巴,中规中矩的评价道。

月九仙笑着和炎手里的酒坛碰了一下,“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和武魂殿说。”

邪月愣了一下,不说?就以他们的天赋,就算他们不说,过两年,武魂殿也会发现的。月九仙这样做保的了他们一时,保的了他们一世吗?脑子怕不是坏掉了。

“发现以后是发现以后的事情,现在,包括以后的一段时间呢,你们就当他们是平平无奇的少年。”

邪月想的事情月九仙早想到了,只不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和钱一样,谁会嫌多呢?

能瞒一阵是一阵吧。

至于往后,再说吧!

月九仙都这样说了,三个人虽然不赞同,但是也同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